電影《Almost Famous成名在望》,70年代風尚再現

almostfamous7

almost_famous_5

電影《Almost Famous成名在望》描述70年代美國大變革時期,對搖滾樂和大麻毒品、性解放等熱度高昂,十五歲的少年William不顧母親的意見成了《滾石雜誌》記者,跟著搖滾樂團在美國巡迴,也道出時代追求底下的青年徬徨。

很多年以後,AlmostFamous始終是一部讓我忘不了的電影,印象最深的一幕,就是最後Penny Lane仰藥自殺,醫生終於趕到處理,William靜靜坐在一旁,這時響起的音樂竟是Stevie Wonder訴說甜蜜情衷的My Cherie Amour,劇情處理的輕鬆,但只讓人覺得傷心,那一瞬間,我彷彿和Penny Lane一起心碎了。

almostfamous3

Penny Lane這個滿身矛盾的女主角,既天真又世故,脆弱也堅強,看似遊戲人間卻又企盼真愛,成就了一個舉手投足盡是魅力、讓男人無法抗拒的繆思形象。飾演Penny Lane的Kate Hudson因為本片一戰成名,成為新一代的美國甜心,可惜的是,在那之後,我對Kate Hudson的印象自此停留在敢愛敢恨的Penny Lane,她那揮灑自如的神秘魔力也彷彿在此片用盡了。

almostfamous8

或許這也表示,Kate Hudson創造出的Penny Lane太過鮮明,太過令人難忘,這個在影史上絕對會被寫上一筆的女性角色,也暗喻著搖滾樂的本質:最純粹的美,與那莫名勾人的群眾魅力,愛上她不需要理由。當然,她與其他“Band-Aids”的穿著打扮,也忠實呈現六、七零年代的時尚精神。在這樣強調時代特性的電影裡,你不得不肯定戲服與場景的重要性,不夠到位,都無法惟妙惟肖地重現當時的氛圍。

 

almostfamous4

而若你看過「成名在望」,一講到Penny Lane,腦海中浮現的該是她那件與性格一樣顯眼的毛毛麂皮大衣,這件外套不屬於任何品牌,而是由當時負責戲服的服裝設計師Betsy Heimann操刀設計的,事實上,戲裡所有的戲服除了牛仔褲外,即便是簡單如一件具70年代風味的T-Shirt,都由Betsy Heimann親自設計。而為了呈現出濃濃復古味,這些新衣還得經過特殊處理,才能像是從二手舊衣店「淘」來的老衣服。

皮草外套

almostfamous6

電影裡的牛仔褲則是到西雅圖的Buffalo Exchange等二手店裡的衣服堆裡挖來的,Penny Lane穿得就是舊款501s。而短上衣也是70年代的重點單品之一,Penny Lane的短上衣其實(真的)是用針織桌布剪下來做成的,對Betsy來說,Penny Lane這個角色並非是最適合懷舊風格的一個(反倒是劇中的Polexia被設定為最有Vintage風格的角色),但大衣絕對是最Penny Lane的單品。「她是一個外表在笑、內心在哭的脆弱女孩」,Betsy表示,「所以我要一件很有份量感,有著大領子的外套,讓她像是被藏起來一般」。這件外套,如Betsy所說,就是她的盔甲與保護,只要她套上它,彷彿就進入她想像中、完美無暇的Band-Aids世界,只要穿上它,LadyGoodman就可以瞬間變身Penny Lane。

almostfamous2

而其餘Band-Aids女孩的穿著打扮,當然也寫滿70年代特色:收邊長裙、印花、頭巾、流蘇、約翰藍儂式的太陽眼鏡還有各種牛仔單品,而奉行不受拘束自由主義的70年代女性,當然也不會追求過度無暇的妝髮,一切講求自然,與忠於本色的直率態度。

otherbandaids

almostfamous

otherbandaids1

Almost Famous裡頭七零年代的他們,穿著大膽又眼花撩亂,遊走在失序的生活邊緣,不過就是在追求著Be Cool;而如今的我們又何嘗不是?這部2000年的電影,不論什麼時候看都覺得經典,或許是因為除了搖滾樂外,它也點出了我們每個人都曾面臨過的掙扎與渴望;而多年過後,我終究沒有變成cool kid,我想William如果長大了,應該也跟我一樣,只是我們成熟了,終究不再執著,也終於可以理直氣壯地說:I am always home, I am uncool。

almostfamous1

Image: Pinterest, Elle

部分資料來源:el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