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rt】Bon Iver的天書唱片,《22, A Million》符號解密

為了讓未知的外太空高智慧生物知道地球人的存在,1977 年 NASA 製作一張「航海家金唱片」(Voyager Golden Record),內容由美國天文學家、科幻作家卡爾・薩根(Carl Sagan)主導,收錄 116 幅圖像及地球聲音合集。金唱片被發射到宇宙,在時空銀河流轉中期待與未知相遇,傳遞地球上的訊息。

golden_record_cover

▲1977年NASA發射到外太空的「航海家金唱片」(Voyager Golden Record).

美國音樂人 Justin Vernon 創立的樂團“ Bon Iver ”(美好冬季樂團),2016 年發行新專輯《22, A Million》,視覺設計跳脫過往模式,充滿儀式性的符號群與航海家金唱片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些圖騰鋪天蓋地全面入侵 Bon Iver 的官網、Facebook、Instagram、專輯、MV、海報、壁畫,讓音樂與視覺藝術分化出不同的衍生物,又像宇宙引力般相互牽引,看似捲入時間歷史,充滿流動性,藝術家心中還是有一把尺謹守原則,讓概念保持統一。

8820_lillegraven-bon-iver-1-1024x683

▲“ Bon Iver ”是由美國音樂人 Justin Vernon 創立、包括 Mike Noyce 和 Sean Carey 的三人樂團,團名源自法文“ bon hiver ”的諧音,意指「美好的冬天」。

BI22_Gatefold_Outside

▲Bon Iver《22, A Million》專輯中每首歌歌名都被指定成各種神秘符號。

從數字演化出的符號群

Bon Iver 新專輯《22, A Million》從專輯包裝、壁畫、歌詞、影片及其他周邊媒材視覺,皆由紐約布魯克林藝術家Eric Timothy Carlson 一手包辦。與其說是用圖像為定義專輯概念,不如說是聯合載體、播放器、時間、地點、工具⋯⋯網絡的綜合資料庫。

Eric Timothy Carlson 在 Walker Art Center 採訪報導中提到,本案製作過程與 Bon Iver 團員 Justin Vernon 在錄音過程中分別進行圖像與音樂創作,Eric Timothy Carlson 有隨手塗鴉的習慣,每次拜訪錄音室都能產出許多速寫,他用圖樣做筆記就像寫作一樣,這些速寫之後成為最終作品的參考關鍵。

aprilbase02_003

▲Eric Timothy Carlson 的速寫塗鴉筆記。

《22, A Million》專輯中每首歌名都被指定成不同的「符號」(Symbol,遊戲規則是從數字開始發展,透過遵循數字與否,衍生十種象徵、十款壁畫、十支影片、一本 20 頁的書等。

這些歌曲一開始都是各式各樣的數字,我們聽過每首曲子,談論數字、探討歌曲、看歌詞成型、製作名單清冊、描繪圖騰符號,將實際參考資料與經驗拼貼成音樂及圖像藝術。我可以訪問、質疑每首歌曲,鑽研至奇怪的核心。經過一次次的錄音室拜訪,每首歌都發展出一套新生記號與符號母體。」

10deathbreastnotes2

▲Eric Timothy Carlson的錄音室歌詞筆記。

藝術家表示,《22, A Million》透過音樂與影像探討的問題介於命理學、形而上學與人文主義之間,堆積音樂相關的自然材料與符號系統,最後的成品是一種諷刺、一段傳說,他以榮格的《紅書》、失落的信仰、刻有古埃及法老詔書的羅塞塔石碑(The Rosetta Stone)、航海家金唱片做譬喻,認為《22, A Million》攝取了嚴肅的時間與心靈概念,提出很多未解的問題,是「一個遙遠的過去與未來,一個相當現代的內化旅程。」

「符號自然而然從我身上發出,因此我大量使用這些圖標(icon)、標誌(sign)、符號(symbol),他們都是文化的片段,只要精心製作,就能深刻嵌入我們的語言。我這輩子都在精神上搜集這些符號。我很享受一種比賽——坐下來畫出所有你知道的符號,不能參考任何標誌、符號、字母⋯⋯等,結果總是驚喜萬分,那些被我們深鎖在記憶的都一一重現了!」

bi22_allsymbols

01_bi22_collage_001b_small

02_bi22_collage_002b_small

▲從數字出發,懷抱音樂氛圍,藝術家挖掘記憶深處,聯想、創造、拼貼出繁複多姿的符號群。

Eric Timothy Carlson 設計的符號也有動物、人體器官圖騰與日常物件,代表安那其主義(Anarchism,又稱「無政府主義」)的“ A ”、太極陰陽圖、“ Mr. Yuck ”噁心先生(美國用來標示「食用有毒」的圖示)、代表「超級」的“ S ”、二戰期間美國流行的 Kilroy 塗鴉、和平符號⋯⋯等,時間性拉長,風格多元甚至衝突,藝術家希望為設計加入某種廣為人知文化符號。

14721653_10154762501879416_1063622599103538402_n

▲Eric Timothy Carlson設計的《22, A Million》宣傳海報之一。

設計的母體變異

Eric Timothy Carlson 的《22, A Million》設計案是龐大的意象森林,需要的數量與變化形式多且複雜,他形容本案藝術創作「是一系列數以百計的片段、圖標(icon)、點子、主題,大多數都是可以獨立表現的符號。適當的專輯包裝是符號的傳奇,你可以發現所有物件都被融合成一個完整的個體。當這些藝術作品應用到外部使用時(譬如壁畫、廣告、Instagram 貼文等),我們可以活用個別元件,不過都不會如專輯包裝的概念全面完整。」(註:Bon Iver 官網設計也值得一看!)

因應世界各地發行需求,音樂載體的格式變化成了本專案最大的挑戰,黑膠、CD、卡帶等格式在歐洲、南美、日本因印刷機、批發商的不同而有些許的尺寸差異,不過藝術家堅持每款設計都要追求怪誕包裝的各項細節,像專輯的母體變異,突變繁殖出稀奇古怪的《22, A Million》異次元宇宙。

22-million-cassette

▲Eric Timothy Carlson喜歡舊式卡帶,原本方正構圖在卡帶封面有了些微變異。

packagecomposit

▲全球發行的唱片要顧及各地各種格式的發行需求,考驗設計師的耐心與毅力。

歌詞MV的專業度挑戰

《22, A Million》MV 從縮圖很容易被誤會是歌迷的創作,歌迷常用 iMovie 或 Adobe After Effects 製作歌詞字幕影片,這種「業餘美學」手法是否適合作為官方 MV 呢?

歌詞字幕影片的設計構想最初來自 Bon Iver 團員 Justin Vernon,也參與 MV 製作的藝術家 Eric Timothy Carlson 表示,起初還有點猶豫歌詞影片的概念,主要擔心呈現品質不佳,期盼在不使用印刷的狀態下,製作全然抽象的、環境的(ambient視覺元素與音樂在網路上共生。

「像這種讓自由意志與想像力如脫韁野馬在專輯上馳騁的藝術操作手法,最重要也最困難的是信任所有參與合作的人。」

〈10 d E A T h b R E a s T ⚄⚄像修圖軟體工作過程:

〈33 “GOD"像瀕死的人生走馬燈(怎麼忽然變賤嘴風?!):

乍看之下,這些圖騰群複雜得猶如深海神秘生物,一旦獨立出每個符號仔細檢視,又顯得似曾相識,好像翻出了童年時期埋在大樹根部的餅乾盒,種種可愛珍寶的價值事實上更加仰賴記憶的完整度,以及自己到底還相不相信物件的魔力。

當然你也可以說Eric Timothy Carlson是運用普普藝術的概念,透過流行符號與日常物件,例如運動衫、啤酒罐、彩虹等,指涉相似的意象,象徵人的習慣與行跡,「每個人都喝同款的經典可口可樂」,的確聽起來相當安迪沃荷,有了類似古埃及、蘇美文明和道士方術的圖騰象徵表意系統,再拿掉繁複的鮮明色彩,自然而然烘托了Bon Iver環境音樂的想像氛圍,也為樂迷帶來更多設計解謎話題。

無論如何,豐富、大量的視覺意象與多元媒介格式變形,任誰都想好奇多看一眼。

BI22_EXC_Poster_02

 

撰文:蔡舒湉

圖片來源:voyagerParty AnimalWalker ArtFacebook

【Cover Art】超時空機械華麗,Daft Punk傻瓜龐克的假面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