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rt】David Bowie「搖滾變色龍」大衛・鮑伊的封面藝術回顧(下)

搖滾樂有個很大的主題是自我認同,透過不甚具體的歌詞,逆毛撫摸每顆反叛的心,歌手唱出私密的自己,但他拒絕過多著墨,當迷離的燈光掃過舞台、灑向座席,請樂迷自己對號入座,詮釋出剩下的故事。

大衛・鮑伊的音樂亦是如此,他拋出的質問很多,歷年封面裡,也可以看出他認真詢問「我是誰?

1

▲1973年專輯《Pin-Ups》。(via

大衛・鮑伊1973年專輯《Pin-Ups》封面令人聯想到阿莫多瓦的電影《切膚慾謀》,一旁陪伴展示「變臉」的是60年代超模Twiggy,這是大衛・鮑伊第一次與他人共同出現在封面,照片由Twiggy當時的經紀人Justin de Villeneuve在巴黎拍攝,原本是為了《Vogue》雜誌而拍,因為大衛・鮑伊的爭取,才變成專輯封面。

2

▲1974年專輯《Diamond Dogs》。(via

所有專輯中爭議性最大的封面,莫過於1974年發行的專輯《Diamond Dogs》了!比利時藝術家Guy Peellaert將大衛・鮑伊畫成人面狗身,引起話題的是原始畫作把生殖器畫得太清楚了,RCA Records唱片公司擔心風波不斷,連忙撤回這張唱片,請藝術家再將狗狗的生殖器「處理處理」,修正成敦化後的版本。至於那些已經流傳到市面的未處理版本,想當然爾變得相當值錢,據說已喊價到$10,000美元!

3

▲1977年專輯《Heroes》。(via

大衛・鮑伊曾和美國搖滾樂手伊吉・帕普(Iggy Pop)一同飛到日本邀請攝影師鋤田正義(Masayoshi Sukita)為他們拍攝照片,並且將作品用在大衛・鮑伊和伊吉・帕普同於1977年發行的專輯《Heroes》、《The Idiot》封面上,兩人在封面擺的動作都受德國藝術家Erich Heckel畫作〈Roquairol〉所影響,各自擺出相似的動作。鋤田正義自此而後展開與大衛・鮑伊超過40年的合作關係。

※攝影作品參閱:David Bowie by Masayoshi Sukita

4

▲德國藝術家Erich Heckel畫作〈Roquairol〉。(via

5

▲伊吉・帕普1977年專輯《The Idiot》封面,由日本攝影師鋤田正義拍攝。(via

6

▲1980年專輯《Scary Monsters And Super Creeps》。(via

封面也可以結合攝影和繪畫,1980年專輯《Scary Monsters And Super Creeps》封面的大衛・鮑伊身著專輯曲目〈Ashes to Ashes〉MV中的服裝,攝影由Brian Duffy拍攝,繪畫則由Edward Bell操刀,成果頗有時尚插畫趣味。

7

▲1989年專輯《Tonight》。(via

1988~1992年,大衛・鮑伊曾短暫組過樂團「Tin Machine」,在1989年專輯《Tonight》封面便留下歷史印記,「Tin Machine」成員除了大衛・鮑伊,還包括吉他手Reeves Gabrels、鼓手Hunt Sales及貝斯手Tony Sales,封面簡單的構圖象徵大衛・鮑伊音樂革命的新起點。

8

▲1991年專輯《Tin Machine II》。(via

以「Tin Machine」樂團身份發行的第二張專輯《Tin Machine II》,封面羅列四個看起來一樣的男性雕像,為讓雕像上的男性生殖器不要過意突顯,採用噴刷的方式模糊化重要部位以防爭議。

9

▲1977年專輯《Earthing》。(via

1977年專輯《Earthing》,大衛・鮑伊穿上由英國鬼才時尚設計師亞歷山大・麥昆(Alexander McQueen)設計的英國國旗大衣,這套服裝充分襯托出大衛・鮑伊英挺高大的身材。在此之前,麥昆也為大衛・鮑伊和他的樂團設計一系列舞台服裝。

【延伸閱讀】:【Cover Art】Björk《Homogenic》,時尚鬼才Alexander McQueen高怪跨刀

10

▲1999年專輯《Hours》。(via

大衛鮑伊1999年專輯《Hours》封面乍看之下帶有幾分科幻感和90年代男孩團體的年輕氣息,這張封面由Rex Ray設計,Tim Bret Day及Frank Ockenfels共同執掌攝影,畫面中現代的大衛・鮑伊宛如垂死的羅密歐躺在茱莉葉一般的年輕長髮大衛・鮑伊腿上,這張專輯同時釋出3D封面限定版本。

11
Masayoshi Sukita , Heroes Contact Print (Piece No. 32), 1977. Copyright Masayoshi Sukita / The David Bowie Archive

▲鋤田正義拍攝的大衛・鮑伊。(via

黑色星星大衛・鮑伊的視覺藝術還有許多精彩故事值得講,他也喜歡談時間歲月,在歌曲〈Sweet Thing〉中唱著:

I’m glad that you’re older than me

我很高興你比我年長

Makes me feel important and free

讓我覺得自己重要且自由

幸好每個喜歡搖滾樂的孩子,心中都有一塊不老的幼稚與叛逆,因此我們略懂略懂大衛・鮑伊想說什麼,可以跨過現實與時空差距與樂手溝通,並且喜歡上他。

最後送上比錄音版本更有魅力的live版甜玩意兒,讓我們約定在大衛・鮑伊的明天。

延伸閱讀:【Cover Art】David Bowie「搖滾變色龍」大衛・鮑伊封面藝術回顧(上)

撰文:蔡舒湉

#本文於2016/10/10文字勘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