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rt】Guns N’ Roses《毀滅慾》,尋找槍與玫瑰最初的小孩

美國重搖滾(Hard Rock)樂團Guns N’ Roses(槍與玫瑰)於1987年推出首張專輯《毀滅慾》(Appetite for Destruction),經典歌曲如〈Welcome to the Jungle〉、〈Sweet Child o’ Mine〉、〈Paradise City〉都收錄在這張專輯中。

大家都知道想表演吉他solo要練「槍與玫瑰」,但你知道為什麼《毀滅慾》有兩種版本的封面嗎?這可不是為了誘惑粉絲蒐集不同封面的專輯喔!

1

▲Guns N’ Roses1987年發行首張專輯《毀滅慾》(Appetite for Destruction)設計了兩款封面。via

想了解封面藝術,得先倒轉影片,讓子彈退回槍管、凋瓣收進玫瑰花心,追溯到1987年《毀滅慾》專輯發行前20年,故事得從美國60年代改裝汽車(hot rod)設計師、插畫藝術家Ed “Big Daddy" Roth(1932~2001)散落畫筆和螺絲起子的工作室開始說起。

Ed Roth是1950年代晚期到1960年代改裝車界的關鍵人物,以創造改裝汽車icon“Rat Fink”(芬克老鼠)聞名於世。

Rat Fink是一隻面目猙獰、眼睛咕溜大、舌頭像藤蔓亂竄的綠色老鼠,設計師將它繪製在改裝汽車車身、排氣管和車後輪,起初RatFink只用在裝飾汽車,60年代中期開始,RatFink竄紅成潮牌,圖案遍佈T恤和文具用品上,支持者相中Rat Fink代表的改裝車速度感及客製化的個人主義酷勁,當然還包括誇張粗暴的漫畫美學。

2

▲美國改裝車的經典圖騰“Rat Fink”由Ed Roth創造,已發展成潮牌。via

接著將鏡頭轉向另一位才華洋溢的新秀藝術家Robert Williams(1943~)身上,這個年輕人正處於事業瓶頸期,苦惱遍尋不著合適的表現機會,當時藝術界以抽象鮮豔色彩為主流,但Robert Williams擅長表現細節,偏向寫實風格,無法獲得關注。時不我與的Robert Williams頹喪地走向就業服務處,希望可以找到插畫的頭路。經過一系列徒勞無功的職缺媒合,就業服務處的經理終於掀開最後一張底牌,亮出被很多人說過「恐怖」的職缺。Robert Williams在自己的書《Malicious Resplendence Paperback》中寫道:

「他們告訴我經營者是某個叫“Big Daddy”(大老爹)的怪咖,我說,且慢!該不會是Ed Roth吧?他們說是,我說讓我去!我是為這個工作而生的!」

Robert Williams新工作範圍包山包海,不只設計T-shirt,還要協助設計客製化汽車,1970年Roth關閉工作室後,Robert Williams才搬到地下漫畫刊物《Zap Comix》,和藝術家Robert Crumb、Rick Griffin一起工作,這兩個設計師都設計過專輯封面。

Robert Williams算是個能屈能伸的設計鬼才,他可以像荷蘭大藝術家般靜下來一筆一畫,卻因地下漫畫和美國改裝車T恤出線,攀上事業高峰,與其熱血地說他不停戰鬥,不如說是隨波逐流,等待機遇一舉成名。

3

▲美國藝術家Robert Williams。photo: Katie Falkenberg(via)

終於踏入勝利組的Robert Williams領悟到:用類似「卡通」的誇張模式,反而是最寫實、純粹徹底的抽象範例,稱卡通是20世紀最能真實傳達,且讓人容易親近的藝術。Robert Williams進行了一系列“Super Cartoons”(超級卡通)的創作,這些漫畫作品以精緻細膩的畫工講述明目張膽的內容。其中一則作於1978年,內容描繪銷售“Mr. Mini-Mite”發條玩具機器人的年輕女販無意識地躺在路邊,她的洋裝被撕裂,內褲被褪到小腿的位置,一旁還有個穿著像漫畫家Robert Crumb的機器人(1943~,Robert Williams在地下漫畫《Zap Comix》的同事),嘴巴戴著捕獸夾,不僅腳下踐踏發條機器人,還用鋼鉗的手壓碎這些桃色玩具。

此外,在後方木頭圍牆的另一端,跳出某種紅色裝甲怪物,它的尖齒獠牙是整排銳利的匕首,舌頭和Rat Fink一樣軟趴趴地下垂。再仔細一看,怪獸還戴有類似為非作歹飛車黨的頭盔,獸身又好像射精般噴出骷髏頭精子。

這幅畫標題就叫做:〈毀滅慾〉(Appetite for Destruction)

4

▲Robert Williams畫作〈毀滅慾〉(Appetite for Destruction),看似天馬行空、離經叛道,卻暗藏道德與正義議題,機器人螳螂捕蟬強暴女孩,噴精的變形機器怪獸黃雀在後,執行獵殺行動。Robert Williams的漫畫作品輯《The Lowbrow Art of Robert Williams》即使用〈毀滅慾〉作為封面。(via)

那這幅超現實的畫作又是怎麼成為「槍與玫瑰」1987年7月首發專輯《毀滅慾》的封面呢?

繞過長髮飄飄的主唱Axl Rose背後,我們看見他手中握有一張Robert Williams的明信片,翻到背面,上頭印著大寫的英文小字:APPETITE FOR DESTRUCTION。

Axl把這個消息告知「槍與玫瑰」團員和Geffen(格芬)唱片經紀人Warner Brothers(華納兄弟),不過大家都為這個封面點子陷入天人交戰。Axl表示,〈毀滅慾〉畫面的確比較不倫不類,不過如果你覺得他很淫穢,『那也是你選擇看到的』,對他來說,畫中的機器人代表社會,女孩是樂團或人類個體之象徵,整幅畫在講西方文化的發展過程遠遠超越了人類精神及感情足以負荷的程度。via

6

▲是時候搭一張Axl Rose的帥照。(via)

Axl這段很適合寫進作文的話成功說服了夥伴和公司,Robert Williams的〈毀滅慾〉順利被採用了,不過專輯一發行,這個太具爭議性的封面馬上遭到唱片行反彈,美國和英國的供應商聯合拒絕上架!

7

▲「槍與玫瑰」首張專輯《毀滅慾》,因採用Robert Williams畫作設計封面,遭到英美唱片行聯合抵制。(via)

Geffen唱片總裁Eddie Rosenblatt表示,公司希望能盡全力支持樂團,樂團對藝術作品有社會性詮釋:機器人代表工業化系統,污染(強暴)了我們的自然環境。不過,既然藝術屬開放性解讀,為了不觸犯大眾觀感,另外再提供新封面,如果唱片行覺得第一版不妥,可自由替換上第二版。(出自《洛杉磯時報》報導

為了避免《毀滅慾》專輯真的被毀滅,第二版封面由刺青藝術家Billy White設計,也就是那個經典的黑底骷髏頭十字架,而Robert Williams的作品便從封面被請進專輯內頁,以免冒犯閱聽大眾。

8

▲Guns N’ Rose《毀滅慾》第二版專輯封面由Billy White所設計,每個骷髏頭各自代表一名團員。(via)

9

▲上方的骷髏頭代表節奏吉他手Izzy Stradlin。(via)

10

▲左方的骷髏頭代表鼓手Steven Adler。(via)

11

▲中央的骷髏頭代表主唱Axl Rose。(via)

12

▲右方的骷髏頭代表貝斯手Duff McKagan。(via)

13

▲下方的骷髏頭代表主奏吉他手Slash。(via)

14

▲《毀滅慾》第二版結合骷髏頭與十字架的封面,令人聯想到摩托車俱樂部的補丁(gang patch)設計,也有一點《加勒比海盜》傑克船長的感覺。(via)

《毀滅慾》被打槍的封面點子其實還有一個!

2011年主唱Axl Rose在接受「That Metal Show」節目訪問時說道,他最原始的封面構想是放上1986年「挑戰者號太空梭」爆炸解體、刊在《時代雜誌》封面的照片,不過被唱片公司拒絕了,公司說他很沒品味("in bad taste")。

✪ 主唱Axl Rose的經典舞台時刻

在搖滾的星球上,樂團難免緣盡情滅、拆分重組,樂眾眼中也總有特別耀眼的星星一枝獨秀,成員們共享著分配不均的榮耀,在技藝本事之外,有些更叫人玩味的東西需要處理。

Guns N’ Roses除了主唱Axl Rose,其他成員不斷洗牌,對因為一張經典專輯瘋狂愛上的樂迷來說,他們最在乎的,或許只是一個再也回不去的時代,認著一塊「槍與玫瑰」的招牌,還是希望新作品能拍響心中逐漸僵硬、沈默的琴箱。

但,不得不說,只有Axl Rose是老團員的Guns N’ Roses在2014年表演的〈Sweet child of mine〉,讓人看了有點錯愕,有樂迷留言他們需要用到兩個吉他手去補Slash個人solo的部分,也有人感嘆Axl曾經是個非常棒的歌手,還有人反諷這是他聽過最糟的翻唱版本,看完連replay鍵都按不下手。

相對的,在1996年就退出Guns N’ Roses的Slash,不但保持高水準,琴技好像也隨著年紀遞增,多了溫柔的穩重感,當然也要感謝Myles Kennedy的演唱,讓〈Sweet child of mine〉又活了起來。

槍與玫瑰很久之前就丟了槍,玫瑰有刺,那騎士的寶劍又何必強留揮舞?

樂團和樂迷大家都要向前走,只要記得那個最美好的時代曾經發生,經典作品被留下了,繼續影響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搖滾心靈,這就是偉大樂團的價值。

16

▲Guns N’ Roses槍與玫瑰。(via)

撰文:蔡舒湉

延伸閱讀:【Cover Art】衝入月的陰暗面,Pink Floyd《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