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rt】Spiritualized太空漂浮,開給眾星塵的一帖藥

「在晴天的夜晚,我們可以看見幾百萬、甚至幾十億年前宇宙的面貌。所以,我們可以說正在回家的路上。」⋯⋯

「你我也是在大爆炸時開始,因為宇宙所有的物質整個是一個有機體。在萬古之前,所有的物質都聚合成一大塊,質量極其緊密,因此即使是小如針頭般的一塊,也可以重達好幾十億噸。在這樣大的重力作用下,這個『原始原子』爆炸了,就好像某個東西解體一樣。所以說當我們仰望天空時,我們其實是在試圖找尋回到自我的路。

——JosteinGaarder《蘇菲的世界》(SofiesVerden)

1

▲Spiritualized靈魂人物Jason Pierce身兼作曲、主唱,會的樂器包括吉他、貝斯、鋼琴、打擊樂、班卓琴、揚琴、豎琴等,是多才多藝的音樂家。(via

不聽Spiritualized的人,大概覺得Jason Pierce藥癮很重吧?

1990年,當Jason Pierce還在「Spacemen 3」樂團時期,發了一張專輯名叫《Taking Drugs To Make Music To Take Drugs》(嗑著藥做嗑藥用的音樂),七年後以Spiritualized樂團身份發行《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專輯包裝乾脆設計成藥盒、藥錠,甚至周全地準備了用藥指示。不禁讓人好奇當時的Jason Pierce到底經歷了什麼?

2

▲Spiritualized 1997年專輯《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包裝由Mark Farrow操刀,Mark Farrow是寵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與Spiritualized固定合作的設計師,特殊的藥盒設計吸引全球樂迷收藏經典。(via

3

▲專輯在藥廠中封裝,忠實詮釋藥盒、錫箔裝藥錠、用藥指示說明書等細節。(via

《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專輯名稱靈感來自挪威作家喬斯坦・賈德創作的小說《蘇菲的世界》。這張專輯是在Jason Pierce與Spiritualized鍵盤手Kate Radley分手後不久完成的,1995年Radley與The Verve團員Richard Ashcroft秘密結婚。Jason Pierce在這首歌裡氣若游絲、行尸走肉地唱著:

“All I want in life’s a little bit of loveto take the pain away”

我人生要的只是一點點的愛來帶走傷痛

“I will love you till I die

我會愛你愛到死

And I will love you all the time

我無時無刻愛你

So please put your sweet hand in mine

所以請將你美好的手放在我的掌心中

And float in space and drift in time”

於太空中漂浮,時間中漂泊

還有什麼能比失戀更能激發創作力呢?《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專輯在1997年底贏得新音樂快遞音樂獎(NME Awards)的年度專輯獎,打敗Radiohead廣受好評的《OK Computer》及The Verve的《Urban Hymns》,也算是一種男性的復仇,失之情場,就創作出能陪伴頹喪時刻的音樂為大家的精神止痛療傷。

5

▲唱片猶如藥片包裝在鋁箔紙中。

6

▲「用藥指示」紙條,除了標示曲目與版權訊息,也幽默地寫上「僅限『耳服』,請在醫師指導下服用,每片效用70分鐘,保存於乾燥地點,避免光照,放置在兒童不易取得之處。」還有Q&A提問Spiritualized有什麼作用?答以「Spiritualized是用來治心與靈魂的。」圖為黑膠版本,點選看大圖。(via

89

▲《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後續發行黑色限定版本。專輯中12首曲目分別以3英寸光碟獨立包裝。(via

Spiritualized就像一艘做成膠囊的太空船,服用後在體內宇宙飄浮探索,溶解的音樂成為拉出靈魂的引力,攪散積澱的思緒,以顛倒治療顛倒,重心重新定義。

縱使這是一張因失戀而有的專輯,也只有在心碎時才更好奇到底自己是否存在?(在妳生命中)如何存在?不是嗎?

11
via

那段用來取做專輯名稱的《蘇菲的世界》講得夠醒世了:

「這世界就像魔術師從他的帽子裡拉出的一隻白兔。只是這白兔的體積極其龐大,因此這場戲法要數十億年才變得出來。所有的生物都出生於這隻兔子的細毛頂端,他們剛開始對於這場令人不可置信的戲法都感到驚奇。然而當他們年紀愈長,也就愈深入兔子的毛皮,並且待了下來。

他們在那兒覺得非常安適,因此不願再冒險爬回脆弱的兔毛頂端。唯有哲學家才會踏上此一危險的旅程,邁向語言與存在所能達到的頂峰。其中有些人掉了下來,但也有些人死命攀住兔毛不放,並對那些窩在舒適柔軟的兔毛的深處、盡情吃喝的人們大聲吼叫。

他們喊:各位先生女士們,我們正飄浮在太空中呢!但下面的人可不管這些哲學家們在嚷些什麼。」


延伸閱讀:【Cover Art】天空爆炸Explosions in the Sky《The Wilderness》,給放生顏料的流浪地圖

撰文:蔡舒湉

【Cover Art】搖滾好驚恐?King Crimson《In the Court of the Crimson 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