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搖滾吉他之神Eddie Van Halen怎麼「搞」吉他!

image001

被稱為「吉他英雄」的荷蘭裔美國吉他手Eddie Van Halen(同時也是製作人和鍵盤樂手)也同時被譽為「80年代搖滾吉他之神」;而你不一定知道,Eddie Van Halen同時是個發明家與專利擁有者,過去35年在這作室重新製作吉他與擴大機,以尋找屬於他自己的代表音色。

以下內容整理了Eddie Van Halen說明他都怎麼玩吉他或者『搞吉他』,一起來看看:

遺傳自父親的DIY精神

「我一直都是一個喜歡修修補補的人,這是遺傳到我老爸。成長的過程中,我們住在加州Pasadena一間沒有私人車道的房子裡。你習慣性會用房子與房子後面之間的巷子到你的後院或車庫。」

「我們後面的鄰居有一台連著千斤頂的拖車,裡面裝滿煤渣磚。有一天凌晨三點,我老爸表演完回到家。他喝了點酒,有點火氣。他說:『這鬼玩意又擋住我了,我進不去!』他下車然後試著移動它。他一抬高拖車,千斤頂倒了下來,然後削斷了他的手指。」

「這讓他的生活出了大問題,除了不美觀之外,他平常要吹奏豎笛與薩克斯風。吹薩克斯風時你不用以手指按住音孔,有閥門蓋會將它蓋住;不過吹豎笛時,你需要按住音孔,於是他把薩克斯風的閥門蓋改裝到他的豎笛上。

在他老了開始掉牙齒時,發生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吹奏簧樂器(樂器中使用簧片,如口琴、薩克斯風等)時,要使用下排的牙齒。他沒去找牙醫,自己用鐵氟龍(Teflon,氟塑料的一種)作了一副形狀完美的假牙,恰好填補了掉了的真牙。他要吹奏時就把假牙塞進去。看著他做這些事情引發了我的好奇心。如果東西沒有符合你想要的,你一定有辦法搞好它。」

image003

現成規格的吉他

「我的彈奏風格真的是因為我買不起破音效果器而發展出來的。我必須想辦法在我的吉他上『擠出』這些音色。

我真正第一次的改裝是在我的臥室裡做的。我增加了拾音器,因為我不喜歡原來的拾音器。我買不起刳刨機──我甚至都不知道刳刨機是什麼──所以我就用螺絲起子開始挖。這樣完全沒用。大塊的木頭被削掉而整間房間到處飄滿著木屑。但是我有個使命,我知道我想要什麼所以我只是堅持直到我終於做到為止。」

「我買不起破音效果器。我必須想辦法在我的吉他上擠出這些音色。」

「大部分的吉他琴頸背面太圓了,於是我用砂紙把琴頸背面磨得非常平。早期我還重新為一些吉他上音階線(refret),因為我想要刮平指板讓整支琴頸更扁平。指板越平,推弦可以推得越多而不會推不上去,或越不會再彈高把位時音彈不出來。另一個問題,特別是Fender,在琴頸上會上透明漆。

當你流汗時,你的手指要不就到處滑來滑去,要不就會黏黏的。這我無法忍受,所以當我自己做吉他時,我使用不上漆的原木。我自己的汗與油會吸進木頭讓它變得平滑。要到這種程度一定是需要經常彈它,不過最終,比起任何你可以找得到的合成產品,它感覺起來就真的好太多了。」

「震音桿(又叫搖桿或顫音桿)就是會走音,而問題出在上弦枕(nut)。在第一張專輯中我使用的是標準、非鎖定式的Fender顫音桿。琴弦以下壓的角度由上弦枕拉到弦鈕,造成張力。當你使用搖桿拉緊放鬆琴弦之後,琴弦無法回到原來調好音的位置。

我自己製作了有著非常平滑凹槽的上弦枕──既寬又圓就好像船底的形狀一樣。我在上面點上一滴潤滑油,所以弦會特別滑順。加上我繞弦時不會往下繞造成下壓角度形成張力,我會往上纏讓琴弦從上弦枕到弦鈕都是平的;否則當你狂野地玩搖桿時,弦會卡在上弦枕使得吉他走音。這樣做唯一會造成的問題是彈開放弦時,手指沒有壓到的弦,會因為沒有下壓張力的關係彈出上弦枕。所以我必須記得把手指放到上弦枕邊邊,讓弦不要彈開。」

擴大機

「」如果可以動、可以轉、或者看起來可以上下調整,我會惡搞讓擴大機負載加大。我把擴大機打開看,隨後發現偏壓控制器(bias control),它控制流到輸出真空管的電流。我到處亂摸,然後突然間我碰觸到一個藍色的東西,我的天啊,這就好像被拳王泰森(Mike Tyson)一拳打在胸口上。我全身僵硬,而我至少被拋出五英尺遠。我摸到了電容器,而我不知道這裡面有電。

從我工作的店裡搬回家的Marshall擴大機,你要把它開到底才會好聽。稍微轉小聲一點破音就不見了。我需要這種音色,但是在任何地方表演都不可能開這麼大聲。於是我嘗試了所有方法,從為它套上厚的塑膠套、到將擴大機朝向後面、甚至到將擴大機朝向地面。我每小時要燒掉保險絲兩次。

很幸運的,沒多久我碰巧發現Variac變壓器。我買了另一台Marshall擴大機,而我不知道事實上它是歐規的型號。我插上電等著它暖機,接著我想,我被騙了,根本沒發出任何聲音!我氣炸了,一小時之後回來再試一次。我讓擴大機一直開著。我不知道它的電壓是220伏特,所以當我轉開我的吉他音量時,擴大機聽起來像是火力全開的Marshall,除了它非常非常安靜之外。

當時我瞭解原來這跟電壓有關。我把它連接到一般家裡都有,那種爛爛的旋轉式電燈開關。當然我倒著接所以讓整個家裡的電路都短路了,因此我去Pasadena的一間店,並且問他們有沒有一種工業用調整式變壓器可以讓我調整電壓,而他們推薦Variac給我。它其實就是一台超大型旋轉式電燈開關。我把它插到擴大機上並且用它來控制電壓。它變成了我的音量控制鈕。我會依據演奏場地的大小來調整電壓,在任何音量下我都可以得到我那回朔(feedback)的音色。

拾音器

我第一把真正的吉他是Les Paul Goldtop。我是個完完全全的Eric Clapton迷,我看到他彈Les Paul的舊照片。他的裝有雙線圈拾音器,而我的是單線圈的P-90拾音器。我對這把吉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從後面鋸開然後裝上一個雙線圈拾音器。當我們在表演時,人們一直說:『他是怎麼從單線圈拾音器上做出那種音色?』他們不瞭解我裝了雙線圈拾音器,因為我的手把它蓋住了。

我的那把黑白吉他上,我裁切自己的保護板來蓋住我已經拆掉的拾音器的洞。不過當我把那把黑白吉他的表面塗成紅色時,就如同現在這樣,裝上黑色的保護板看起來不酷,保護板把顏色都蓋住了。我決定罷開關塞在中間然後在前面裝上一個沒有作用的拾音器,因為我也不用它。我沒有想要騙任何人,重點是我不知道怎麼把他接回去。

最後一步是為我的拾音器浸蠟。拾音器會產生非常高頻率的尖叫聲,就像是有時候你聽到有人用麥克風講話時那種惱人而刺耳的回朔。我認為或許是因為吉他線圈震動所導致的。所以我做的是──我不知道這個想法是打哪來的──買一個電熱盤和石蠟磚,然後聰我媽那裏借來一個咖啡罐來裝蠟。當然我搞壞掉很多拾音器,因為在我還來不及把拾音器拉出來前塑膠殼就融化掉了。不過終於,當我真的有辦法注意時,我一看到拾音器加熱到開始有點縮的時候我就把它拉出來。哇,我第一次把它裝到吉他上─現在有了Variac變壓器、野獸般的Marshall、以及現在不會亂回朔的拾音器─這個組合真的太理想了。我好像升天了!當這些東西全在一起時,這好像,好,我會瘋狂使用搖桿、我的Marshall裝了Variac變壓器,沒什麼東西可以阻擋我。

Eddie Van Halen的專利

他有三個專利,其中一個2015年初到期,另外兩個還有效。

美國專利號碼388117. 吉他弦鈕

將弦鈕反向裝在琴頭的另一邊會增加琴弦維持張力。同時可以不需要在琴頭安裝弦壓,弦壓化造成琴弦下壓而且讓換弦時不方便。

美國專利號碼4656917 ­樂器支撐架

image005

從吉他後方撐住吉他的托架,將吉他以與身體呈90度的方式支撐住,讓你可以像是彈奏夏威夷滑弦吉他(lap guitar)的方式彈奏。

 

如何彈得像Eddie?

Eddie從2007年開始自己生產EVH Gear品牌的樂器。他最新的產品,the Wolfgang WG Standard,在今年春天上市。以Van Halen的兒子來命名,這入門級的吉他使用超輕量且多孔的椴木(basswood)琴身,專為強調高頻音色的樂手提供了絕佳的共振。琴頸是楓木,而且刻意用最少量的消光塗裝。「木頭的孔洞越多,你越能得到更多音色,」Van Halen表示。「我的吉他不塗裝,所以它們會呼吸。木頭的天然汁液會消散,然後逐漸熟成。」如果你使用搖桿的技術純熟,這特製的Floyd Rose bridge將琴弦鎖定在兩個地方,即使你知道你會於演奏時完全壓鬆琴弦做出dive bomb的技巧──或是在歌曲結束時狂拉衝高音,你都知道怎麼試都不走音。

 

 

文字整理:Steve老狗﹑Nana

資料來源:popularmechanics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the June 2015 issue of Popular Mechanics.

 

全新音樂平台,樂手巢網站
http://ysolife.com/
隨時補充音樂新知,歡迎加入樂手巢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YSO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