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果器嘉年華】無法歸還的效果器(最佳故事獎:Ken Wang)

effect-festival-story1

身為一名吉他手,表演時用上幾顆效果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每個看過我效果器配置盤的人,都不約而同提出一樣的問題:「為什麼你會有一顆Bass專用的效果器?」

時間回到大學時代:那時我和彈Bass的朋友M組了一個樂團,玩的是藍調搖滾、Hard Rock的曲風。有天練團,我們編曲進度陷入了瓶頸,因為我的吉他音色沒辦法創造出更特別的樣子。不管是換了Fuzz系效果器營造綿密的音色、還是加了Compressor要壓縮一點,都沒辦法成功;甚至連換了顆音箱,聽起來還是不行。整個情況就像是艘卡在淺灣的船;進退維谷,不知該往哪個方向去。

忽然,朋友M靈機一動,把他的一顆效果器拔下來給我。

「靠,直接用這個試試看啦,說不定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火花咧!」

說來也神奇的很,那顆效果器串上效果器盤後,和弦刷下去、即興幾個小節,那顆粒分明又個性鮮明的律動,好像Jimi Hendrix附身。不但吉他音色的問題解決了,也因為音色太令人陶醉,不到幾個小時,我們就編好了預定的兩首歌曲,還加碼即興了一首新歌。

練團結束後,我們買了啤酒來紓壓一下,舉起酒瓶對著那顆效果器致意:

「敬效果器之神!喝了啦!」

就這樣,那顆本該是Bass專用的效果器,就一直放在我的效果器配置盤裡,陪伴我們南征北討表演和編寫許多的歌曲。後來朋友M因病去世,陰錯陽差之下,我永遠沒有機會把那顆效果器還給他了。

從此,那顆效果器變成我的效果器盤上不可更動的配置,不管我換了什麼效果器。那顆Boss出廠的Bass Eqalizer GE-7B,外表早已是傷痕累累,但串出來的效果,卻依然像那晚一樣神奇。

某天樂團在一個小酒吧表演,我因為小感冒發燒,整場演出都有些昏沉暈眩。奇怪的是,每次我踩下那顆GE-7B、紅色指示燈亮起來後,身體都有股通電的感覺,接著整把吉他好像變重,弦也好像變粗,彈出來的聲音渾厚不已。

表演結束後,有位觀眾跑來跟我聊天,他說:「我覺得你的音色頗為神奇,怎麼說呢?有點不太像是單純的電吉他聲音,好像是……疊了一把Bass在後面幫你彈的感覺。」據事後音控與台下朋友的描述,都說我們那天的演出是無懈可擊,整個音場的平衡可說是臻至完美的境界。

常有人問我:「你是彈吉他的,為什麼會有一顆Bass專用的效果器?」

沒辦法在短時間講完故事的我,總是回答:「我希望我的音色可以厚一點,所以就拿來試試看。效果還不錯喔!」

除了音色,還有更難以言喻、更加抽象的理由:我希望能以此紀念我的朋友,敬那天晚上的一切,還所有一起度過的音樂青春。

文字:Ken Wang

延伸閱讀:迫於現實的停頓,不會讓我們忘記初衷(最佳人氣獎:Ted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