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果器嘉年華】迫於現實的停頓,不會讓我們忘記初衷(最佳人氣獎:Ted Liu)

effect-festival-story3

我與效果器的故事,得從 2016 年初說起。

「喂,要不要考慮改邪歸正?」

「蛤?什麼改邪歸正?」

「幹,回來一起玩樂團啊!現在只有我跟鼓手,就差你而已了!」

 

這天,透過一通電話,成軍十五年,但因為一些瑣事停擺了五年的樂團再次運作。我們約了練團的時間,不料眾人到場之後,貝斯手拿出一把全新的 Bass,在我眼前晃呀晃的:

「聽到你們要練團,我馬上換新的 Bass,這把要價五萬多,夠誠意了吧!」

「看……○老師咧,你他○玩真的喔!?」

「欸欸,是啊,你看人家這麼有誠意,你也該換效果器了。」鼓手在一旁幫腔。

低下頭看看用了快十年的「Boss MT-2」,心想:只有一顆破音效果器,加上音量踏板,這種過時裝備,居然還敢自稱吉他手?頓時感覺眼眶濕潤,兩眼微紅…後來我們找到了一家蠻氣派的樂器行,老闆跟我們年紀差不多,很有得聊。問起我的狀況,他給了我四個字:「砍掉重練」。

 

為了這四個字,我足足考慮了兩個月;某天晚上,我登門拜訪。

「老闆,我換新帳號登入…噢不是,我來試效果器。」

老闆很熱心,除了教導我效果器知識、串接、特性,還順便嘴一下我的吉他技巧。

「你要好好練吉他才行。」他用咳嗽時摀著嘴的手,指了指我的鼻子。

 

五年的空白,讓我在吉他技巧跟效果器的鑽研上確實落後很多,於是我把心一橫,決定將老闆的庫存全部拿來試到爽。老闆從倉庫裡拿來新品跟二手庫存,像展示洋酒一樣,把效果器排排站給我看。

我們從晚上九點半試到半夜兩點多,老闆沒有露出一絲不耐煩的神情。他說:「很難得在這個世代,還遇到這麼有心想玩團的人。試到天亮也沒關係…」憑他這句話,我很想給他多買個四五顆。但實在心有餘力不足,於是我改買練習用的音箱、裝效果器的硬盒子,還有電源供應器。

 

結帳之後,我拎著大包小包走出店門口;拾起年輕時代夢想的自己,特別踏實

 

文字:Ted Liu

延伸閱讀:【效果器嘉年華】創造3種經典Delay音色&空間感的密技大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