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Erik Satie:音樂人的一天。

By Sonia y natalia (Own work) [CC BY-SA 3.0]

日前曾寫到許多音樂家的規律生活作息,而法國前衛音樂家先驅、作曲家Erik Satie (1866-1925) 也曾發表一篇文章,「很認真」的寫下身為一個音樂人,每天按表操課的時間分配記錄表。

這篇名為《A Day in the Life of a Musician》的文章真的很妙,也跟大家分享!

《音樂人的一天》

以下是我每日活動內容的精確時間表。

起床:早上7點18分準時起床;

上午10點23分到11點47分是靈光乍現、腦力激盪時間。

午餐:中午12點11分開始;12點14分吃飽離席。

在空地上騎馬的健康休閒時間:下午2點19分到2點53分。


更多靈光乍現時間:下午3點12分到4點07分。

各式活動 (劍術、沈思、靜坐、作客、冥想、游泳等):下午4點21分到6點47分。

晚餐時間:晚上7點16分開始,7點20分結束。

交響樂曲朗讀時間:晚上8點09分到9點49分。

我固定於晚上10點37分就寢。

每週二則是凌晨 3點19分起身開始工作。 

飲食我只吃白色的食物,像是蛋、砂糖、骨頭、動物屍體的脂肪、牛犢肉、鹽、椰子、白煮雞肉、米、蕪菁、以及義大利麵、白乳酪、白沙拉和某些魚類。

至於酒,我會煮開後放涼,和深紅色果汁一起調製來喝。

我的胃口很好,不過吃飯時絕對不說話, 擔心我會一時衝動嗆死自己。


我一向小心翼翼,每次只呼吸一小口氣。
我可以熟睡同時保持雙眼睜開。

我在床的頭部位置挖了個洞,正好完美符合我的頭型。

每隔一小時,僕人就會進來幫我測量體溫。

我固定訂閱時尚雜誌。頭戴白色遮耳帽、腳穿白色長襪、身著白色西裝背心。

我的醫生經常要求我別忘了抽煙。他的建議如下:「我的好傢伙,來根煙吧。就算你不抽,別人也會抽的。」


▲Santiago Rusiñol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不過即使Erik Satie寫了這麼諷刺的文章,他還是保有自己生活的規律:Erik在三十歲左右因為經濟狀況拮据離開了蒙馬特,搬到巴黎郊區的Arcueil去;從此他幾乎每天早上都會步行十公里左右到巴黎辦事或是拜訪朋友,途中也會在他喜歡的咖啡店逗留,直到凌晨一點才搭末班車回家。如果喝得太醉錯過了末班車,他就會再走上幾個小時返家。作家Roger Shattuck認為,Erik Satie音樂裡常出現的重複段落和相似節奏,應該是從他日復一日在同樣的景色裡散步的規律得來的。

一起來聽聽他的音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