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冰島夢遊》嗨!冰島配樂家Jóhann Jóhannsson:「陰鬱是被眾人誤解的情緒」

Jóhann Jóhannsson (黑衣站立者) Photo by :Deadline
Jóhann Jóhannsson (黑衣站立者) Photo by :Deadline.com

日前有機會親訪冰島音樂人Ólafur Arnalds,他在訪談中提及自己最喜歡的配樂家之一,就是同鄉配樂家JÓHANN JÓHANNSSON
。JÓHANNSSON是現今最受矚目的配樂新星,他先前以「愛的萬物論」拿下第72屆金球獎最佳配樂,以及奧斯卡獎的提名,
旋即又為電影「怒火邊界」製作了沈重緊迫的配樂。除了從事電影配樂,他個人也創辦了藝術公司/唱片廠牌Kitchen Motors
,並出版了數張個人專輯跟電影原聲帶;日前他接受 The Talks網站專訪,談及他對配樂的熱情跟看法,訪談內容中有許多他個人特別的見解,一起來看看吧!

【延伸閱讀】:音樂如北極冰原美麗:冰島小王子Ólafur Arnalds

陰鬱的心境

JÓHANNSSON 的電影配樂及管弦樂曲中,給人一種黯黑陰鬱的氣質;但他在訪談中提到,他認為「陰鬱」其實是被眾人誤解的情緒。這年頭,尤其在社群網路媒界上,每個人似乎都得異常開心的生活;但是對他個人來說,陰鬱才是最舒服、怡然自得的生活狀態。那並不代表心情很糟,只是一種複雜的情緒,源自以悲觀的角度看世界、看藝術。他也特別容易受到這類型的藝術、電影、文學、音樂和繪畫作品吸引。

透過音樂直接傳達訊息

音樂家STEVE REICH曾說過:「不管別人對我的工作了解多少,我只希望聽到音樂的人能受到感動。」JÓHANNSSON也抱著一樣的心情,期許自己的音樂作品以毫無屏障的方式,簡單傳達給聽者;他為自己設下標準,檢視作品是否確實去除所有不必要的複雜度與隱晦感。他希望一般人不需要對他的音樂有任何了解,就能夠輕鬆直覺的欣賞聆聽,畢竟這也是大多數人聽音樂的方式。

◎以音樂訴說故事

JÓHANNSSON個人音樂創作通常都具備故事性的層面,像是他個人專輯「「IBM1401」就是很好的例子。

IBM1401是世上第一代量產型電腦,也是JÓHANNSSON父親在冰島任職工程師及程式設計師時所使用的電腦。他父親也曾經使用這款電腦的打孔卡,編寫各種短篇弦律樂句,把電腦當成樂器用。然而在70年代,隨著科技進步,這款電腦終究面臨淘汰命運;於是他們把這些電腦音樂錄製下來,像是為這款電腦辦了場音樂告別式。JÓHANNSSON進一步用父親設計的音樂,為IBM1401寫下一首輓歌。這首歌寫的是人類與電腦的各種關係,關於懷舊、關於淘汰、也關於老化。

Photo by: Billboard
Photo via: Billboard

主動地聆聽

JÓHANNSSON認為「聆聽」會帶給聽眾更主動的聽覺感知和參與度。

他個人聽音樂時只採取主動聆聽的方式,從不把音樂當成背景。舉例說明,像是聆聽La Monte Young的 The Second Dream of The High-Tension Line Stepdown Transformer這種長篇樂曲時,連續一小時的樂章幾乎都是喇叭吹奏C大調,如果沒有主動認真傾聽樂曲,這樣的樂章聽起來會像是附近吵死人的喇叭噪音。

對他而言,這樣的循環樂曲非常基礎,也極為本能,可傳達身體中最基本的共震頻率。但是如果聽者主動聆動,就可以聽到極為複雜的聲音世界,並且在這個非常簡單的音樂素材之間,聽見聲波、和音、弦律與整個世界之間的複雜關係。

Photo via: Blackfilm.com
Photo via: Blackfilm.com

關於音樂創作及工作

從事音樂創作時,他會先試著關閉大腦較主要的功能,達到讓想法自然流過的境界。通常會需要好幾天時間才能進入這種狀態,他認為要創作出各種音樂素材,就像是製造出蓋房子所需的磚瓦,人必須要進入另一種狀態,才能用更敏感也更直覺的態度進行。

JÓHANNSSON認為在進行電影配樂工作時,是把自己鎖定在預設的框架中, 讓許多首兩三分鐘長度的微型音樂能在既定影像中正確發展。而在個人創作時,則是自己為自已設定框架,可以有更大的範疇,也有更多時間、更多空間讓音樂不斷發展。

【延伸閱讀】:嗨!【音樂工作者】CSI影集配樂家的10個職涯建議

但除了電影和個人音樂作品專輯之外,JÓHANNSSON也為劇場、芭蕾舞團及電視劇製作音樂。這些不同性質的工作,讓他像是在進行不間斷的對話一樣,提供一種不停歇的燥動感,讓事物充滿新鮮感,也讓他更加有活力的進入各式工作的狀態。

JÓHANNSSON不喜歡重覆相同的工作,也期望每次工作中都能有新挑戰;所以幾乎不會連續發兩張個人專輯,也不會連續做兩部電影配樂,即使他自嘲這對事業發展而言,這種作法似乎不太聰明;但是他認為,如果所謂事業上的成就,在於找到自己擅長的事,接著就一輩子重覆做到老的話;那他對這種成就發展沒興趣,他只想透過每一項工作,拓展身為藝術家或作曲家的語言溝通能力。

Sicario電影原聲配樂“The Beast” 

【延伸閱讀】:去冰島夢遊》小野洋子給約翰藍儂的愛-「Imagine Peace Tower」

訪談資訊來源:The Talks
文字整理:Hyp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