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專訪》音樂旅程的偶然與必然:貝斯大師Jeff Berlin訪台(上)

jeff Berlin Cort Bass

※生命機遇的偶然

身為歌劇演唱家及鋼琴家之子,Jeff從五歲就開始接受小提琴演奏訓練,也受邀與許多紐約管絃樂團合作。在經過了十年的古典樂訓練後,披頭四熱潮席捲美國;14歲的Jeff 也在這波熱浪中發現自己對古典樂以外音樂的喜好,決定放下小提琴轉而彈奏貝斯。

1970年代,20初歲的Jeff就已經嶄露頭角,與許多重要音樂人如Patrick Moraz、Bill Bruford合作,巔峰時期的Van Helen樂團也曾邀請他加入樂團但被Jeff婉拒了;並持續以樂手和創作獨奏家的身份活躍於音樂界。

1996年,為了照顧罹患淋巴癌的4歲幼子,Jeff 暫時中止職業巡演生活,在佛羅里達創辦了Players School of Music,提供音樂人系統性的音樂學習架構,許多台灣優秀音樂人也都是他的得意門生。

至今他已經有超過10張的個人專輯,並持續的在音樂界及教育界發聲。

※音樂旅程的必然

從十幾歲就確定要成為職業音樂家的Jeff Berlin,在音樂上以明確的自我要求、發展精實的音樂能力完成自身期許;相較於音樂人感性、創意的一面,思路清晰的Jeff堅信學習練就一門藝術,跟實際運用展現那門藝術,是完全不一樣的事。

他認為唯有透過專心學習音樂,內化成自身能力,然後才能轉身在彈奏跟創作時言之有物,同時也訴之以情。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三篇訪談連載吧!

 

你現在已經是享譽國際的貝斯演奏家,回首過去人生歷程,請問你是在什麼時候決定要以音樂為職業的?

大概是在我開始彈貝斯的第一個月吧!我實在太喜歡彈貝斯也太喜歡玩樂團了。當我練越多越學越多,在音樂上也越感到滿足,也就越來越清楚知道這是我唯一想走的路。

所以一路上都沒有質疑過這個志向嗎?

一次都沒有。

除了彈奏貝斯之外,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做別的事。

但我得說自己是個很幸運的人,因為我太專注在貝斯上,漸漸發展出足夠的音樂能力,所以當人們找我做音樂工作時,我遊刃有餘;而當我為了自己的理想創作音樂時,也能在創作上得到藝術家的成就感。

我認為這些好運氣跟成就感伴隨而來的快樂,都來自於不斷的自我要求,一種想要彈得更好的自我期許。

這種良性循環讓我從十幾歲的時候,就確認自己要成為一個貝斯演奏家。

你在轉換到貝斯之前,曾接受長達十年的小提琴訓練,那段期間你沒有動過念頭想成為一個音樂家嗎?

說起來並沒有。

那時候我父母覺得我有一些音樂天份,所以鼓勵我學習小提琴,並幫我上了很多當時我很討厭,現在卻感激萬分的音樂課。我真的很感謝他們柔性的推我一把,勸誘我繼續學習。

然後當The Beatles出現時,我剛好也已經受夠小提琴了,貝斯在那時候闖進我的世界,成為我音樂人生裡最重要的東西。

古典樂的訓練帶給你什麼樣的影響呢?

我從中學會正確的練習方式,也學會紮實的旋律和聲基礎;直到今天我在solo的時候還是有很多古典樂的色彩。

我認為古典樂訓練指引我一個方向,讓我知道身為老師該怎麼教導學生,不管我的學生是什麼樣樂風的音樂人;也讓身為演奏者的我擁有個人風格。

檢視過往的音樂路程,你認為有什麼最重要的關鍵,或是你曾做過什麼最重要的決定,讓你達成年少時代的理想成為一個職業音樂家?

我認為是我的音樂訓練,讓我成為一個職業音樂家。我在音樂上的鑽研,讓我擁有所有足夠的技巧彈奏任何東西、勝任所有的工作要求。

我也知道怎麼透過正確的學習,彈奏搖滾樂、爵士樂、藍調音樂、放克音樂或是幫歌手或管樂演奏家伴奏,這是一般自學樂手很難做到的事。

Jeff Berlin 訪台專訪
Jeff Berlin 訪台專訪

下一篇,Jeff將提到自學者的盲點,以及如何判斷自己是否能成為職業音樂家,讓我們接著看下去吧!

訪談/文字:海棻(Hyphen)

(待續)

延伸閱讀:

嗨!音樂旅程的偶然與必然:貝斯大師Jeff Berlin訪台專訪 (中)

嗨!音樂旅程的偶然與必然:貝斯大師Jeff Berlin訪台專訪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