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音樂旅程的偶然與必然:貝斯大師Jeff Berlin訪台專訪 (中)

在專訪系列的第一篇裡介紹了Jeff Berlin的音樂背景,以及他怎麼決定走上職業音樂家這條路;在這篇訪談裡Jeff將提及自學者的盲點和如何判斷自己是否準備好成為一個職業音樂家。

Jeff Berlin訪台專訪
Jeff Berlin訪台專訪

延續你說的自學者盲點,一般音樂自學者要如何確保學習和練習的方式是正確的?

一般自學者是做不到的。

學習彈奏只有兩種方式:
一種是沒有任何限制的自主學習。什麼是自主學習?所有你想得到的事:你在聽的音樂、你選擇一起玩音樂的樂團夥伴、你接觸到任何的樂風,還有你透過聽到別人在彈什麼而學習,甚至是聽到路邊一台卡車行駛過去發出的聲響而學到什麼。

自主學習是沒有任何限制的。

另一個方式,就是只學習音樂。
我說的「音樂上的鑽研」,指的不是一種藝術形式,或個人創意、情感的表達,就是單純硬邦邦、音樂上面的硬知識和技術。單純的學習、鑽研音樂:旋律和聲、大調聲響、小調聲響、和弦趨近音 (Approach notes)…等等。

就像台灣學校教育所有學生識字、寫字和閱讀,語言教育給了所有人一個能夠溝通的基礎平台,不管是溝通想法、傳達立場,或是情感上的表達,比方說「我對政府的所作所為感到憤怒…」等;這些「情感上」的溝通表達,都是建立在語言基礎,也就是聽說讀寫能力的教育上。

所以當人們問到該怎麼學會彈奏,你就是只有這兩種方式:

1.透過自主學習
或者是
2.透過尋找適當的老師,純粹的鑽研音樂。

你得確保你的老師除了音樂之外什麼都不教。不然你就是在浪費錢。

為什麼?因為不管是groove、感覺、時間感、心、情感、感知能力這些,都是得透過自學才能學到,不是別人教你的。你透過跟別人一起玩音樂、一起演出、在錄音室裡演奏…通通都是從自身經驗中學習來的。

如果你要付錢學習音樂,你唯一的方式就是找到一個專門只教音樂的地方,而且他的教程必須要有循序漸進的完整規劃。

現今世界上學習的選項太多了,到處都是YouTube影片、音樂學校、暑期進修班、冬季進修班、研習會….但是大部份的貝斯手跟音樂人,並沒有因此彈得更好。就是沒有變得更好。

問題出在哪裡?要嘛是你選的音樂教育有問題,或者是你沒有正確的練習。

▲在這個教學影片裡,Jeff Berlin也再次探討了學習的兩個面向。

我記得你曾在訪談中提到,太多音樂愛好者在自己還沒準備好前,就急著想要成為職業樂手、錄音室樂手或是音樂家。但是他們的初衷跟年輕時的你一樣,是希望能夠以音樂作為職志,那該怎麼判斷是否準備好了?

我會說判斷的基準是「正當性。」(Authenticity)
他們必須清楚了解自己的課題,就像是在台灣,藥劑師要具備怎樣的資格和能力?當駕駛訓練班的老師要有怎樣的資格和能力?當一個舞蹈老師要有怎樣的資格和能力? 或是廚師?當你不了解烹飪,卻想要做一個烹飪節目?

就像你剛提到的,我在學生時代就跟Pat Metheny, John Schofield, Mike Stern, Steve Smith這些樂手玩音樂,我是跟這些人一起玩音樂長大的。

所以我是先有了正式的訓練、跟很多頂尖的音樂家演奏、錄音、合作,才變成一個Artist。但是現在很多人是在沒有調音器就不知道怎麼辦的狀況下,就急著要成為Artist。

大部份的音樂人對音樂的了解不夠多,以至於他們也不清楚自己其實可以成為什麼樣的音樂人。

我知道音樂人「想要」以音樂為生,但是除非

  1. 他們清楚知道可以用自己的樂器做到什麼;
  2. 或是他們透過自學,在自己選定的樂風裡面擁有足夠的代表性。

不然他們無法如願以償。

Jeff Berlin臺北講座
Jeff Berlin臺北講座

你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投身於音樂裡,你有曾經對音樂失去興趣或感到麻木、失去情感的經驗嗎?

從來沒有。

但是我聆聽音樂的方式的確有所改變。現在我只選擇聽某些特定的音樂,比方說我現在非常少聽當代的音樂 (contemporary music),現在的人們太急著想要呈現、錄製太多的東西,而那些東西我可能在四十年前就彈奏過或是聽過了。

我這麼說不是一種侮辱,只是因為我從1970年代就開始學習音樂跟貝斯,所以經過幾十年到了現在,我拿到一張新的CD作品,真的很難從中找到新意。

我還是會聽貝多芬、斯特拉溫斯基  (Stravinsky)、德布西 (Debussy), 我會聽我喜歡的爵士音樂家John Scofield, Pat Metheny,Wayne Shorter, 有時候我會聽Keith Jarrett, Sonny Rollins 。

那你是否有從現代的音樂裡,比方說電子音樂,得到一些有趣的啟發?

對我來說,我認為電子音樂的來源比較不是從音樂,而是從電子的角度發展,比方說,人們可以透過合成器「創造出」獨一無二的「聲響。」

我認為在電子音樂裡,「聲響」比你在彈奏什麼「音樂」來得重要。所以從音樂的角度,其實我沒有什麼興趣去聽。但是我的確會在電子音樂裡,聽到有趣的「聲響」,非常獨特、非常有意思的聲響。

所以回答你的問題,的確我偶爾會聽到一些非常有趣、非常棒的電子音樂,或是透過朋友介紹,我會聆聽那些音樂,也因此帶給自己一些影響。

你本身是知名演奏家,但同時也是立場明確、投注很多時間心力在音樂教育上的教育者;請問你個人比較喜歡演奏貝斯,還是從事音樂教育呢?

當然是演奏囉。

我會想要投身教學,是因為現在的音樂教育環境很糟,而我所受過的訓練和音樂的歷練,讓我知道該怎麼扭轉這個狀態、幫助音樂人走上正確的學習道路。

Jeff Berlin 臺北講座
Jeff Berlin 臺北講座

系列訪談的最後一篇,Jeff分享了他曾暫時離開舞台回歸家庭的歷程,也在最後給了年輕樂手們一些寶貴的建議。一起來看看吧!

訪談/文字:海棻(Hyphen)

延伸閱讀:

嗨!音樂旅程的偶然與必然:貝斯大師Jeff Berlin訪台專訪 (上)

嗨!音樂旅程的偶然與必然:貝斯大師Jeff Berlin訪台專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