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rt】披頭四《花椒軍曹與寂寞芳心俱樂部》,偶像拼貼名人堂

站在偶像真人大小看板旁合照是許多粉絲幹過的蠢事,小心翼翼湊上2D看板,借助正前方相機拍出3D效果,用幻象滿足想像,拼貼出不存在的跨時空同台,感覺越開心就越凸顯出現實的不可觸及。

有共鳴嗎?歡迎加入披頭四的寂寞芳心俱樂部。

cover

▲披頭四1967年專輯《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封面。(via

2

▲專輯封底。(via

The Beatles於1967年發行的《花椒軍曹與寂寞芳心俱樂部》專輯 (註1.),封面由普普藝術家Peter Blake與Jann Haworth共同設計,McCartney繪製墨水畫,Michael Cooper攝影,Robert Fraser擔任藝術指導。作品獲得1967年葛萊美獎最佳專輯封面圖像設計獎 (Grammy Award for Best Album Cover, Graphic Design)。

【註1】《花椒軍曹與寂寞芳心俱樂部》英文原名「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也譯作『胡椒中士與寂寞芳心俱樂部』、『比伯中士與寂寞芳心俱樂部』等。

4

▲喬治當時剛自印度之旅返回,他是披頭四率先蓄鬍者,鬍子是偽裝,也代表著迷印度文化,四位團員一起蓄鬍更反映出當時的嬉皮狂潮。披頭四扮演的花椒軍曹身著鮮豔的螢光緞面軍裝,開了英國軍裝時尚一個玩笑。(via

《花椒軍曹與寂寞芳心俱樂部》被稱為概念性專輯,錄音工作室不再只是錄製音樂作品的場所,而是實驗音樂的工具之一,封面藝術也呼應了這種音樂思想,應用拼貼手法,讓扮演扮演花椒軍曹的披頭四站在一群真人尺寸大小的名人紙板中間,名單皆由披頭四成員提出自己想放的人物,儼然1960年代名人堂縮影。

5

▲立在披頭四旁邊的是從杜莎夫人蠟像館(Madame Tussauds)借出的披頭四蠟像。(via

披頭四寂寞芳心名人堂共有57張影像看板以及9尊蠟像,包括披頭四自己的蠟像、歌手Bob Dylan,電影明星Marlon Brando、Tony Curtis、Marilyn Monroe、Marlene Dietrich,喜劇演員Stan Laurel、Oliver Hardy(或稱W.C. Fields),作家H. G. Wells、Oscar Wilde、Lewis Carroll、Dylan Thomas,拳擊手Sonny Liston,足球員Albert Stubbins,藝術家Aubrey Beardsley,印度靈性上師馬哈瓦塔・巴巴吉(MahavatarBabaji)、Sri Yukteswar及ParamahansaYogananda等。比較溫馨的名單如披頭四前團員貝斯手Stuart Sutcliffe,Stuart在1962年因頭疾死於21歲。

6

▲專輯內頁有封面人物檢索。點擊看大圖via

藍儂的名單本來還有大獨裁者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政治人物甘地(Mohandas Gandhi),以及天神耶穌基督(Jesus Christ),因為擔心冒犯聽眾、影響銷量,在最後的合照版本出局。

保羅・麥卡尼曾被問及為什麼寂寞芳心俱樂部不包括貓王Elvis Presley?保羅回答,因為貓王太重要,且地位遠高過其他俱樂部成員,貓王不只是一個流行歌手,而是「王」,所以沒有把他算進名單裡。

7

▲披頭四前團員貝斯手Stuart Sutcliffe。(via

9

▲「我們準備了四處搜刮來的古怪玩意兒,把它們放在一起。我們都選擇了自己的顏色和自己的材料:『你不能拿那個,他已經用了⋯⋯』」——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

beatlesclose

▲攝影師Michael Cooper自肥把兒子Adam Copper叫進去跟巨星披頭四合影。(via

「有些人拒絕出現在那裏,說:『我又不是寂寞芳心』,或『我不想在那裡出現』。因此必需寫信給所有希望放在封面的人,得到他們的允許,真的有些人拒絕我們。」——喬治・哈里遜(George Harrison)

12

14

▲專輯內頁。(via

15

▲專輯內頁附加類似紙娃娃的可拆卸式紙板設計,包括一張花椒軍曹肖像明信片、假八字鬍、兩副軍士條紋、兩個翻領徽章、軍曹裝披頭四立體紙版,樂迷可透過這些物件扮演花椒軍曹。(via

pepperfool

▲花椒軍曹的封面最初由荷蘭團隊“the Fool”(也是迷幻風格樂團,團名以塔羅牌中的「愚人」命名)設計,畫面為流星彩鳥飛舞花草山林的歐洲迷幻風格,不過這個方案被否決了(via)。

16 17

▲專輯封面中的低音鼓鼓皮由視覺藝術家Joe Ephgrave於1967年三月設計,字型呈現裝飾藝術(Art Deco)風格。低音鼓2008年在倫敦拍賣出541,000英鎊,折合新台幣約2,543萬元。從約翰・藍儂(John Lennon)在家裡拍的照片推估,藍儂也擁有花椒軍曹鼓一段時間。(via1)(via2)

18

▲Joe Ephgrave共設計兩款鼓皮,圖中這款是貼在另一面、較少露面的版本,被用在盜版專輯封面。(via

19

▲這面較少露面的花椒軍曹鼓皮曾出現在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家中。(via

沸沸揚揚的“Paul is Dead「保羅・麥卡尼已死」都會傳說,在花椒軍曹專輯抓取不少線索,譬如封面排列成Beatles字樣下方的黃色花朵與枝條,形狀神似保羅的樂器吉他,也像排成“Paul?”字樣;保羅的藍色軍裝左袖臂章繡了“O.P.P.”縮寫,保羅已死派解讀成“O.P.D.”——“Officially Pronounced Dead”「官方發佈已死」的縮寫。不過,披頭四製作人George Martin表示這個臂章是歌迷送的禮物,是“Ontario Provincial Police”「安大略省警察局」的縮寫才對!甚至設計封面的藝術家Joe Ephgrave也被指為子虛烏有,傳說他的名字“Ephgrave”是“Epitaph-grave”(墓誌銘-墳墓)的縮寫。

20

▲披頭四字樣下的黃色花叢被「保羅已死」派指為保羅的吉他形狀與“Paul?”字樣。(via

21

▲保羅左手臂章繡了“OPP”縮寫,「保羅已死」派認為意指“Officially Pronounced Dead”。(via

各種“Paul is Dead”疑雲資料看來看去,內心不禁升起一陣讚嘆:真不愧是寫出福爾摩斯和哈利波特的民族啊~諷刺的是,「被死亡」的保羅・麥卡尼是目前披頭四唯一活躍的團員,大型音樂季都還看得到保羅的表演。

保羅曾在“David Letterman show”談到他的心情,表示當初拍Abbey Road照片時覺得太熱了,就把鞋子踢到一邊,沒想到竟然開啟這一連串死亡傳說,對於那些黑色謠言,保羅一笑置之:

當時一般專輯封面藝術預算約50英鎊,《花椒軍曹與寂寞芳心俱樂部》設計製作費卻超越60倍,高達3,000英鎊!日本藝術家橫尾忠則(Tadanori Yokoo)在其自傳《海海人生!!》曾寫到與披頭四的認識淵源與對花椒軍曹專輯設計的看法:

「這年年初披頭四發行了一張將LSD經驗轉換為音樂的專輯,名為《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可是我感興趣的不是專輯內容的音樂,而是專輯設計的設計費,他們竟然付了三百萬日圓的鉅款給設計師。在我為這種物質層次的事情感動的時候,全世界年輕人的思想確實透過音樂正在進行轉變。

雖然我自認是披頭四迷,可是反而像是在隱藏什麼那樣,身邊一張披頭四的唱片都沒有。當我接觸到紐約的嬉皮文化,我才第一次聽懂披頭四的音樂,或者他們重要的思想意涵。在紐約接觸到各式各樣的嬉皮風潮之後,我也才第一次發現,披頭四的思考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奔向自己伸手無法觸及的遠方。」

——摘自《海海人生!!橫尾忠則自傳》p.175

(via)

via

有些歌迷把花椒軍曹封面看成一場盛大的葬禮,有時也會點到歌迷把自己照片合成進去的偽封面,發現時哭笑不得,彷彿在玩尋找威利。

削弱實的血氣,補足虛的意志,寂寞芳心俱樂部的拼貼遊戲以「亂入」剪接內心世界,真正原因或許只有團員自己知道,也許不久也被遺忘。

撰文:蔡舒湉

延伸閱讀:【Cover Art】Prince《Around the World in a Day》,名字重要嗎?一個符號環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