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學院派亞洲Trip hop音樂新勢力-ElectroO2(上)

8455-1024x949

自從上個世紀末,Massive Attack、Tricky以及Portishead等團體在全球掀起熱潮,1994年「Trip hop(神遊舞曲)」一詞誕生,這種以中慢速節拍融入R&B、dub、house…等元素的音樂風格,儼然成了主流音樂中品味獨具的一個分支,近年臺灣也出現了像「凱比鳥」或「法蘭黛」這樣的樂團,在作品中渲染上神遊舞曲的迷濛色彩,2015年春季,我訪問到了「ElectroO2」這支完全以Trip hop為創作基底的女子雙人團,這組來自新加坡與臺灣兩地的Berklee College of Music(百克里音樂學院)畢業生,正卯足全力打造著中文化的Trip hop。在滂沱大雨中的小咖啡廳一隅,我與人在臺灣的鼓手Betsy,手機連線給人在洛杉磯的主唱Cheryl,用她們最習慣的創作方式完成了這次有趣的訪問。

如氧隨行的音樂理念

「我們的團名EletroO2,結合了『電子音樂』與『O2』兩個元素。我們是很喜歡電子音樂的二人組,而且我們認為音樂必須像氧氣一樣自然的存在,並在生活中被迫切的需要。」

ElectroO2,目前由臺灣創作人兼鼓手Betsy Hsu,與來自新加坡目前旅居美國的主唱Cheryl Lee兩人組成。2011年樂團由Betsy與前團員「崔」成立,與一般獨立樂團不同,由於團員都是專業音樂人,甫成軍的ElectroO2旋即投身Trip hop的創作工作中,在2012年夏天推出了同名專輯《ElectroO2》,並邀請Betsy在留學時認識的新加坡籍主唱Cheryl跨刀獻聲。

Cheryl@Esplanade-453

熱愛Massive Attack、Portishead、Alphawezen…等樂團的Betsy說:「Trip hop不疾不徐的速度,讓人有種不斷行進的感覺,很適合旅行的時候聽。當初我只是在Youtube搜尋輕一點的電子樂,卻意外找到了Trip hop團體Alphawezen,覺得這種曲風節奏不重,元素簡單,旋律琅琅上口,真的是太!好!聽!了!(大笑)但再深入搜尋卻發現Trip hop的中文作品非常稀少,所以才開始嘗試自己創作。」

走在時代尖端,隔著太平洋也能寫歌!

之後崔離團,Cheryl正式加入樂團,並於2015年初發行了第二張作品《跨越》。這張作品緊抓Trip hop的靈魂,從「旅行」的概念作為出發,文字與弦律的描繪更為細膩,音效與聲音處理也比前作更為飽滿。Betsy:「但即使隔著太平洋,每首歌我們都還是一起創作,一人負責曲一人負責詞,或一起編曲,並且都在空中完成(T:事實上這次的訪問也是囉!),就連錄音也是透過Skype溝通,常常做完都搞不清楚到底誰做了什麼。(大笑)」

「作品第一首歌〈一個人旅行〉,原本是寫給在紐約工作的朋友——這張作品的側標撰寫人蘇郁涵(2013年金音獎得主/旅美爵士鐵琴演奏家)。在國外生活什麼都要靠自己,非常辛苦,原本是打算要寫一首描寫生活到底有多苦的歌曲…(笑),但後來我將這種心情轉化為一種旅行,雖然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去面對,但也要享受這樣的過程!」

而除了旅行,她們也寫內心層面的作品,就像這張專輯最早寫的歌〈不想回家〉,探討了家庭中言語暴力帶來的陰影,曲末Cheryl更加上了鼓舞人心的歌詞「When dawn breaks, everything’s new again.」希望能為作品與聆賞者帶來更多盼望;〈End of the Day〉則是在描寫已結束的初戀或最真摯的友情,她們更錄了丟銅板擲筊的聲音,為當下的情感祈願。

此外,Cheryl更寫了〈媽媽的愛(Mother’s Love)〉送給母親。Cheryl:「亞洲國家的父母大都希望小孩從醫或從商,因此決定要走上音樂之路很不容易。正因為很少人能有幸受到父母的支持與祝福,所以媽媽對我從小到大表演的肯定讓我感動不已,這也是我一直以來全力衝刺的動力。這首歌我也想送給所有全力支持小孩夢想的媽媽,是向妳們致敬的作品喔!(淚)」

被《星際效應》無限啟發的全新力作

〈媽媽的愛〉編曲受到Betsy非常喜歡的電影《星際效應》所啟發,她看完久久不能自己,音樂與氣氛都在腦袋中盤旋,且剛好這部片也在講親情,於是便把這些感覺加入編曲中;《星際效應》的衝擊最後甚至大到足以影響整張專輯的設計。(笑)

Betsy:「我們跟專輯設計師真的講了很多關於《星際效應》的事情(大笑),所以在內頁繪上了星星以連線每首歌,並透過漫遊宇宙的設計呼應了Trip hop的概念,色彩上也採用很宇宙的風格。此外,通常CD都是先壓白色再上彩色,但這張專輯拿掉上底色的步驟,還原了光碟原有的金屬色澤,加強了星際的感覺。加上專輯講的是我們的故事,所以也強調了像故事書一樣的章節呈現。」

1414694456-119437578_n

「之後這首歌還會推出由我自製的MV,現在正在惡補軟體,並且持續募集照片中。除了照片,我也會製作很多類似《星際效應》的太空畫面喔!(大笑)」(T:到底是有多愛啦!哈哈!)

我想讓觀眾感受到最真實的衝擊力!

即便已吸收了許多民眾熟悉的元素,但畢竟對臺灣大眾來說,Trip hop仍屬陌生的音樂,而在LIVE HOUSE以搖滾樂團為主的印象裡,電子音樂的演出似乎又更加衝突,Betsy也直接回答了我的疑問。

「因此我們在電腦特效之外仍緊抓『人』的情感。2013年的演出我們採用live band加上programing的組合,雖然以團為主並不是EP中作品的模樣,但這樣做反而呈現出另一種不同的風格。今年二月我們採用更簡單的方式,我打鼓、Cheryl主唱,再加上一位鍵盤手,其他都採用programing,讓整體效果變得更電子更貼近ElectroO2的原貌,類似Zero 7現場超多樂手再加上電腦的表演方式。樂團加上programmer是個趨勢,我們也希望現場能有電腦操控現場表演兼具,不過我還是堅持表演必須要用真鼓,唯有真鼓才能讓觀眾感受到最真實的衝擊力!」

除此之外,目前Betsy也擔任搖滾樂手「流氓・阿德」的鍵盤手,其中〈放。捨〉的編曲更是出自她手,加上她在百克里主修編曲與打擊樂,因此我也詢問了她對編曲的看法,她回答我:「當時阿德老師找我這個鼓手當鍵盤手時,我還以為他找錯人了!(笑)但還是抱著挑戰的心情接下了這份工作。其實編曲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織度』(texture),也就是頻率的分配,一個好的編曲應該盡量涵蓋高、中、低頻率,以樂團的方式來想的話,鋼琴可以負責較高的頻率,吉他彈奏中間頻率,貝斯就用在低音的頻率,爵士鼓就涵蓋了高中低三個頻率;然而如果從頭到尾只用鋼琴編曲,就要盡量使用到鋼琴從高到低的鍵,才不會讓樂器都只集中在一個窄音域,不只是讓音樂更寬廣,久了也會造成聽覺上的疲勞。其次就是創意了,多嘗試新的樂器組合、新的音色,找出自己最喜歡的和聲方式和聲響,在慣用的手法之上加入新的元素,真實面對自己的想法,忽略多餘的顧慮,當完成作品的時候就跟中頭獎一樣的開心!」

cover

「現在,ElectroO2除了有很容易唱的弦律與親切的詞曲風格,我們也很誠實的面對自己的喜好。我認為只要是『誠實』的音樂大家就會接受,也許接案的時候必須配合客戶的想法做修飾,但是自己的專輯就是想誠實的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

文字、圖片提供:Troy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