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人秘境,Of Monsters And Men‎《Beneath The Skin》

你的作品,濃縮了你的人生。Of Monsters And Men的歌詞總是充滿野生動植物意象,而甜美清亮的嗓音像逼逼剝剝的火星子,是帶刺的奢華。若霧氣太濃,那就用一波波閱兵式的鼓點攻破吧。他們的白日夢灼熱如厚冰,接近群狼壓境的冷暴力,聽著聽著,引人思考自己皮囊之下究竟是澄澈的心靈多一些,還是混濁的慾望滿一點?‎《Beneath The Skin》用極簡符碼鎖住獸人們的秘密。

▲冰島獨立民謠樂團Of Monsters and Men(獸人樂團)創立於2010年,成員包括主唱兼吉他手Nanna Bryndís Hilmarsdóttir、主唱兼吉他手Ragnar Þórhallsson、吉他手Brynjar Leifsson、鼓手Arnar Rósenkranz Hilmarsson、鍵盤手兼手風琴手Árni Guðjónsson、貝斯手Kristján Páll Kristjánsson,巡演時加入小號手Ragnhildur Gunnarsdóttir。

2015年Of Monsters and Men發行第二張錄音室專輯‎《Beneath The Skin》,專輯名稱源自曲目2〈Human〉歌詞「甦醒的植物緩慢地在表皮之下成長」(Plants awoke and they slowly grow beneath the skin)。Ragnar Þórhallsson表示,2013年底結束首張專輯《My Head Is An Animal》巡演後,團員四散各自發想創作,一年後再齊聚交流想法。「這張專輯在歌詞、旋律上都更沈重。有些歌我是在丹麥寫的,之後拿出來討論時,我們心中都出現相似的聲音。某程度來說,這真的蠻奇怪的。」

原本Of Monsters and Men團員就是很好的朋友,在深入了解彼此之後,關係又變得更加親密。「對我們而言,要打開心扉彼此訴說自己的私事,這真的很難吶。不過,我認為如果我們夠誠實,這也能讓我們寫出更好的歌詞。」Ragnar Þórhallsson說道。

▲Of Monsters And Men於2015年發行第二張錄音室專輯‎《Beneath The Skin》,裝幀由Leif Podhajsky設計。

‎《Beneath The Skin》專輯裝幀由澳洲設計師Leif Podhajsky擔任藝術總監,封面以黑白灰為主色調,主視覺採用Of Monsters And Men的樂團既有Logo,亦即團名簡寫“OMAM”的字母造型,再搭配模切技術,與紋理豐富的底圖,兩相疊合後隨著形體變化不同,引人聯想月球表面、結凍湖泊表面、冰山、巨浪、荒土、枯乾的葉脈、蟬翼⋯⋯等意象,更直接渲染出冰島冷冽荒蕪的自然環境氛圍。極簡有力的設計,榮獲第58屆葛萊美獎最佳盒裝或特殊限定版裝幀(Best Boxed Or Special Limited Edition Package)獎項提名。

Leif Podhajsky的設計美學結合大自然,並運用鏡像對映、漣漪擴散、巨浪吞噬與宇宙混沌等手法加以抽象化,他在創作中探討聯通性、自然連結性、迷幻體驗,以及如何運用這些主題迫使觀者與周圍環境重新融合,而這些元素都是全人類共通的概念。

「我相信在現代生活中,我們已經喪失了許多類似的感觸。我們都在秘密地尋找真正的快樂與滿足的答案。」Leif Podhajsky說道。

▲澳洲平面設計師Leif Podhajsky曾為Tame Impala、Foals、Kylie Minogue、Of Monsters and Men等音樂人打造專輯藝術。

儘管為許多音樂人做設計,Leif Podhajsky並非來者不拒,他強調:「我嘗試與我敬佩的藝人合作,他們的音樂也要是我想聽的。有很多專輯上面有我的作品,呈現純粹的旋轉。在理想狀態下,我喜歡花費大量時間鑽研有經營故事與概念的音樂,藉此捕捉專輯中的感覺與流動。」所以他可以只用一張圖像(唱片封面)就承載整張專輯的故事與情緒,並進一步豐富整體感官體驗。

音樂不僅是Leif Podhajsky的繆思,也陪伴他運行日常生活。他說:「我發現音樂可以幫我關掉部分過度分析的腦部運動,並使事物有邏輯地關閉,讓我用一種更自然、流暢的方式構成組織。」

創作人都像野獸,在一場場生存戰中,有的成群結黨,有的踽踽獨行。而最好的作品,往往來自自我追尋,以及探索種種意識得到、感覺得到,但難以付諸言語的一切。人生之重,彷彿落在睫毛上的雪花,只要還有眨眼的力氣,誰就能享受片刻奢華,慶幸獸人們撿拾起他們的燦爛。

撰文:蔡舒湉

來源:leifpodhajskyHuffPost UKDAZEDbill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