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哭,妖!A_Root 同根生《邊緣轉生術》為被壓抑許久的妖怪們伸冤平反、突破轉生

0
2171

融合臺灣文化、傳統國樂與西樂的 A_Root 同根生,於2022年推出專輯《邊緣轉生術》,希望能為妖怪們伸冤平反。在翻開《邊緣轉生術》專輯的剎那,一道強光震懾,仿若初聽同根生歌曲,蘊藏神祕力量的音符如電流般竄入血液之感;而照妖鏡中的反射,照出的是妖怪原形,抑或是人類外皮下的真面目?


▲ 同根生團員:由左至右分別為:智博(笙)、林喬(鍵盤)、怡婷(主唱)、DK(鼓)、小綠(柳琴、中阮)及皓羽(貝斯、提琴) 。

剝開妖怪故事皮囊,深入妖怪內心世界

「幹你娘都是查埔人」──〈林投姐姐〉

談及臺灣民俗傳說,你會想到哪些故事呢?在《邊緣轉生術》專輯製作階段,神鬼精怪與都市傳說等,皆曾是同根生的考量方向,「光是界定,就需要好好梳理它的年代跟分野。一開始還想說用《山海經》中的妖怪,可是感覺有點虛無縹緲。」為了讓設定更聚焦,在大量資料搜羅後,林投姐、陳守娘、虎姑婆等名字一一浮現眼前,他們發現大部分妖怪、厲鬼皆以女性為主,反映當時父權社會下,歷經磨難、擁有自我意識等的女性常被妖魔化的現象,於是便決定以「妖怪轉型正義」為定調並以「愛的執念」貫穿,小綠說道:「我覺得除了八寶公主跟黑皮夫人,其他的鬼怪大家應該都很了解,所以已經有那個既定印象,我們就決定要翻轉它。」

不論是痴痴守候最後復仇成功的「渣男剋星」李昭娘(林投姐本名)、倡導「吃素救地球」的黑皮夫人,又或是被人類嚇跑的紅衣小女孩,同根生利用「轉生術」為妖怪們套上幽默可愛的濾鏡,賦予祂們新生命。而妖怪們的轉生術咒語是什麼?怡婷笑著說:「靈感來得很突然,大部分都是智博的鬼點子。」智博分享,妖怪的存在,就是人們想像的映照,「很多時候如果變成太說教就不好玩,或太急著給答案,反而限制人們的想像力。我發現其實這些故事很荒謬!有了這個起心動念之後,看什麼事都會很好笑。」


▲ 同根生依據各個妖怪特別設計「愛の照妖鏡」心理測驗,一起測測看你是哪個角色吧!

國樂現形記

同根生的歌曲,宛若被施了魅惑之術一般,令人不自覺地一步步陷入充滿異象的世界,向下、向下、再向下⋯⋯在這裡,一切混沌未定;在這裡,亦充滿著無限可能。異象之下的神祕之源「國樂」,在他們的解說中紛紛現形。

小綠直白分享小時候選擇「柳琴」的原因,「我媽希望我選特別一點的,但古箏機車載不下。」到了國小三年級時,又學了中阮。「它們算是家族類型的樂器,彈奏方式是一樣的。」由於時常至戶外場所表演,太熱、下雨都有可能造成脫膠,也因此「除溼」是小綠最注重的部分,不僅有專門除溼的房間,還得依據每日天氣控制除溼時數,甚至光靠「聽」就能知道樂器大概的乾燥度。而在弦的部分,她不會特別上油保養,因為易鏽、易斷,只要有問題就直接換掉。


▲ 柳琴有著四條弦、左右各一個音窗,主要使用小撥片彈奏,聲音高亢清脆。小綠使用的改良式柳琴為雙共鳴柳琴,參考小提琴的發聲原理,在樂器內部增加了音柱及隔板。藉由音柱震動,使裡面的隔板產生聲波作用,並且也有反射的效果,讓柳琴的共鳴和聲響更好,音量也更為增大。

「比較像是樂器來選我。」智博說道,當初媽媽覺得揚琴的聲音很好聽,所以最早學的其實是揚琴,但因敲得不太好而改學笙,「事過多年她才跟我說『還好你有換樂器』。」他笑著說:「因為她要一直幫我搬。」接觸笙後,第一堂課就得心應手,也讓他心無旁騖地繼續學習。有著似合成器音色的笙,在與爵士或流行音樂合作時,常以管風琴效果使用。智博分享,笙是個循古法製作的樂器,笙腳與簧片需用黃蠟(蜂蠟與松香熬煮而成)黏合,硃砂也得用打火機慢慢燒、黏上去,但有時還是會因為太乾,在演出時突然飛掉造成走音,「每次臺上這樣我都超挫的,因為沒辦法救,只能硬演。」


▲ 笙,以竹子、簧片構成,智博使用的為改良版、加上合成金屬擴音管的笙。一根竹子對應一個按鍵,每個按鍵為一個聲音,靠著鑲在簧片上的硃砂控制音高,硃砂越多,音越低。發聲原理靠吹氣振動簧片,是自由簧樂器的一種。


▲ 〈山鬼阿妹〉MV 中,智博使用「葫蘆笙」,是少數民族的傳統樂器,以按孔(類似笛子)控制音高;小綠則是使用「中阮」,以「品」區格指板,不用像二胡、大提琴需自己抓音。

「水燈作為陰陽交會的儀式,從此岸到彼岸的過程中,固然有無數的牽掛與依戀,卻是成就圓滿智慧的必經之路。」

陰陽交會下,轉生時機隨之迸現;一如同根生的音樂,在將東西方元素揉合的同時,為國樂器帶來轉生契機。在渴望融合無數豐富元素的心情下,如何取捨內心依戀?「我們會滿常用色彩去討論旋律、傳統曲調的感覺,像小調比較有故事張力和情緒性;有時則是文本或符號上的操作。」〈山鬼阿妹〉擷取客家山歌曲調,在保留原生環境的氛圍又不過於冗長;〈虎姑婆〉則是捨調取詞,以乞食調文本為主。現今,也有越來越多以傳統民俗樂器和故事為出發的樂團,如:百合花、裝咖人,但彼此間仍散發著非常不同的色彩。對此,皓羽說道:「我覺得是背景不同的關係,因為智博和小綠原本就學國樂,他們的突破是把這個東西改變;但有些樂團他們可能本來不是學傳統樂器,所以反而會想把傳統完整帶入。」


▲ 貝斯、提琴手皓羽 。

「信念」是文化轉生術,在集體潛意識烙印形塑臺灣原生文化

「我相信妖怪文化存在,但只有我相信不夠,我必需讓很多人一起來相信這件事。」智博以韓國、日本為例,許多神話故事原型未必源自當地,但它們會再加入自身民族精神,並集結文學、影視與音樂等媒介的力量,共同建立屬於自己的文化,「它們就是這樣建構神話的,從小教育,說久了,這個文化就印到他們腦海裡。只要那個族群的人都相信,它就成為了他們的在地文化。」

妖怪、民俗故事往往反映著當下的民風,近期也漸漸成為顯學,對此,智博認為與社會氛圍有關,「現實社會做不到的,或許可以靠他者來描述。」隨著本土意識興起,人們開始想找尋自己的故事,「從過往到現在,大家就喜歡透過妖怪來訴說當代故事。其實文學、視覺的運動早了很多年,在這個基調再加上各種意識的抬頭,如果作為創作者看到這些仍不聞不問的話,這塊領域可能無法流動。」怡婷則抱持著另個觀點,人們背負著越來越大的生活壓力,觀看或收聽犯罪案件(如:《台灣啟示錄》、《異色檔案》、《出塊True Crime》等)彷彿成了人們抒壓的管道,「很奇怪,看了就覺得滿爽快的,很想去挖掘那個地方,我覺得現代有些人應該也是這樣。」


▲ 主唱怡婷。

「萬物既是他者,也是自身。那是一個個人與外界還未明顯區分的時代,當我們內心的黑暗投射在什麼事物上時,它就成為什麼種類的妖怪。妖怪故事的碎片化說明了人類心靈的多樣化。」──鐘穎《傳說裡的心理學③厲鬼與妖怪》

面對巨大壓力的無所適從與厭世感,變形幻化為妖怪形態四處作祟,給予人們心靈黑暗面宣洩出口。

也許,妖怪未曾需要我們的救贖;需要轉生術的,從來都是人類自己。


「穢土轉生術」年終專場
時間|2022/12/30(五)20:00(19:00 進場)
地點|The Wall Live House
粉專|FacebookInstagram
售票連結|KKTIX

撰文:Yuki Liu 劉韋琪
圖片提供:A_Root 同根生

樂手巢雜誌Vol.15獨家專訪Suede麂皮合唱團,10月5日重磅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5/

無需要去想傷濟,百合花《燒金蕉》用本土丟直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