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別不等於遺忘,Abandon Teddy 奔等泰迪的Emo拾荒

第二屆樂手巢創作新秀獎 第五名:Abandon Teddy 奔等泰迪

音樂人都是善於記憶拾荒的,只要用一首歌的時間,就能讓故事歸零重演。曲風以Emo為主軸的Abandon Teddy 奔等泰迪,由主唱兼吉他手熊、吉他手瞇瞇、貝斯手阿葛、鼓手邱仔組成。2018年在台北成軍時,邱仔的孩子即將出世,他們說好,組團是為了延續夢想,凡事要以家庭為優先。如今,他們分別佔據音樂產業鏈的不同位置,以各自的節奏持續發散概念。原來,那個看似被遺棄和走走停停的團名,事實上是A band on Teddy —— 用樂團烙印所有不願遺忘的溫情。

沒有不玩團的理由

為什麼想創作?「因為嬈尻川。(台語:不甘寂寞而自找麻煩)」熊灑脫地說。最初他跟隨父親的腳步彈吉他,大學時主修文化資產維護,同時開始寫歌,現在共有Abandon Teddy 和Beware the Sky Falling 兩個團,而主業是影像製作,以及2015年開設的Line in 籟音音樂影像工作室。正因為經營練團室,熊結交一群樂團圈好友,看著大家不受年齡或工作限制而努力不懈,他意識到自己不該捨棄創作。「就算一個團停了,我不該停。」身為樂手,他看重的是情緒強度,「沒有人會挑剔Kurt Cobain 的吉他演奏,因為他的音樂給你夠多的情緒。只要可以引你進入他的音樂,就是好的吉他手。」

▲主唱兼吉他手熊。

吉他手瞇瞇幼時學鋼琴,大學主修資訊工程,現在是錄音師與混音師。「做幕後比較穩定、長久,也不易消磨掉創作的熱情。」他與貝斯手阿葛是雄中同學兼室友,因雄中、雄女共構古典吉他社,他們一起展開古典吉他的旅程,之後才分別轉向電吉他與貝斯。瞇瞇最欣賞Slash 髒髒的Tone,自勵廣泛涉獵強者的技巧。貝斯手阿葛現任知名社群媒體的專案經理,大學主修土木工程時組了系團,開始參與小型作場演出,曾參與Go Go Rise 美好前程。鼓手邱仔主修運動管理,大學加入熱音社後,將打籃球的身體協調度延伸到打鼓的全身律動感,現在經營樂器行,同時參與台式放克團Bacon Slap 培根巴掌!

▲左起:瞇瞇、邱仔、阿葛。

因為共同喜愛EMO、Screamo、Metalcore、Post-hardcore、Pop Punk、Nu Metal 等曲風,在熊的號召下他們共同組團,熊負責創作與影音,瞇瞇執掌音樂製作,社群由阿葛運作,邱仔則安排活動。

用Emo銘刻殞落的生命

原創曲〈Goodnight, My Dear〉意境單純、情緒直接,是熊寫給當年辭世的朋友ChicKNUP 奇克拿主唱小摳,因為她喜歡用英文寫詞,再者用非母語創作也更敢直抒胸臆,所以創作英文歌。第一次主歌由回憶開展,經riff、bridge 鋪陳旋律線後,第二段主歌改披上質問,後半段才加上嘶吼一舉宣洩所有的心有不甘,結合大小調堆疊情緒。

翻唱曲〈Ocean Eyes〉由熊一手包辦,他主張Cover 的精髓是在聽得出原曲的前提下賦予新意,而不是只換樂器或任性拆解得面目全非。改編時,他採用Emo-Punk 的常見手法,例如頑固音(重複出現riff)、大片的和弦、些許的空間系堆疊,以及half-time 的鼓點。熊在拆解過程也發現:「Billie Eilish 很喜歡作怪的聲響,這首歌雖然基本上只用三個和弦,但聲響做很多設計,反映出臥室音樂人受設備侷限,轉向在聲音刺激上下很多功夫。」

談及樂手巢,身為樂手的他們都較關注各類器材報導,以及國際搖滾或獨立音樂新聞。在精進音樂的路上,瞇瞇推薦看大師教學影片;邱仔認為創作跟表演靈感都來自生活,喜愛平易近人的教學文章;阿葛則建議媒體善加整合演出訊息,介紹更多表演管道與多元的節目。

入圍第二屆樂手巢創作新秀獎前8強,Abandon Teddy 抱持平常心。熊說,組創作樂團就是不想唱別人的歌,也認為音樂無分好壞,只有喜歡與否。樂團雖年輕,但願景十分遠大。熊與邱仔皆以世界巡演為目標,瞇瞇夢想站上數萬人的大舞台,阿葛則崇尚在大自然中的音樂祭徹夜演出。無論訪談或音樂,他們一貫率性直白。「做音樂就是要以自己開心為主,這就是Emo。」瞇瞇說。

撰文:蔡舒湉 Lala
攝影:猫形影像製作
場地提供:Aloft Taipei Zhongshan 台北中山雅樂軒酒店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Vol.10 創作新秀獎特輯 一月正式出刊:https://mag.ysolife.com/

種下武道館夢想種子,四季春的日台混種搖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