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音樂設計教父 李明道Akibo:流行,就是反映時代與有用於世

在音樂圈做了三十多年設計,李明道(Akibo)不只坐在工作室裡畫圖,他英挺的身姿也常出現在活動現場,雙手抱胸,臉上掛著微笑。為了陪伴當時住在溫哥華、年方四、五歲的兩個兒子,他開始創作機器人寄託思念和父愛,豈知後來越搞越大,陸續發展出反思日本311大地震與福島核災的「光虫」、進軍貢寮海祭的「閃閃電光樂團」等龐大的機器人家族。「一開始做這些東西還不敢讓歌手朋友知道,因為不夠搖滾。我是要跟兒子對話,所以做得非常可愛,後來紙包不住火……」回憶初期的作品,Akibo直說「實在太幼稚」,但也正是這種率性任真定義了他的設計風格,以及前輩對整個產業鏈的疼惜與期待。

▲李明道(Akibo)生於1961年,是台灣唱片設計先驅、裝置藝術家,近年來專注在策展、舞台設計,以及擔任大型運動會與藝術節慶藝術總監。

與時俱進,創意沒有SOP

早期為了在西門町 Tower Records 前的三角窗張貼超大視覺,Akibo 時常得開車到中和借印刷廠的機器做數位排版,也曾在電腦室連睡三晚趕工。走過沒電腦和 AI 無法配色的時代,他越加體認到工具只是工具,「創意行業好玩的地方就在於不能用 SOP 格式化。身為專業工作者,不管興趣、感受度如何都要認真到位才行。」

圍繞 Akibo 的創作都有難以掩藏的父愛,之所以做機器人,是為了搭建與兒子的情感橋樑,放置在中山站的裝置藝術音響機器人「Bigpow」即是由大兒子命名,造型靈感則是孩子小時候洗澡時亂抓頭髮泡泡的樣子。男孩長大後,他一度遲疑是否該繼續創作這些人型機械,用小孩的方式說話。兄弟倆告訴老爸,這些機器人並非只為他們而生,而是一路陪伴,成為彼此生命的重要養分。

「當爸爸不是一個開關,昨天是,今天不是。是小孩生下來後教我怎麼當爸爸。」Akibo 的設計有時童真畢現,像是2010年伍佰 & China Blue《太空彈世界巡迴演唱會精選實錄》視覺,選用色彩飽和的玩具吉他和貝斯打造銀河武器。伍佰的每一張專輯都由 Akibo 設計,他與伍佰 & China Blue 樂團是合作20幾年的老夥伴、老朋友,機器人「說話」的技術還是鍵盤手大貓給他的靈感。問起搖滾天王如何回應設計時,Akibo 笑得曖昧,說:「他跟我一樣都是摩羯座,不會說出來,但是我知道。」

用作品說話,有信念的藝術

曾經一個月做出40張唱片封面設計,隨著數位發行成為市場主流,近年來 Akibo 將重心轉向大型音樂節,專輯裝幀只接老朋友的案子。儘管大眾接觸專輯封面包裝的機會變少,甚至沒有看過實體,他認為設計師依舊要站在時事的最前線,用設計傳遞感受、觸發反思。譬如這兩年來 COVID-19 疫情逼得地球人關在家中,不能在大型慶典聚眾時,他思索如何從音樂或視覺產生新的形式,讓大家可以感受到共同的氣氛,這也是全世界都在挑戰的事。

「不安穩的亂世對許多藝術而言是更好的養分。疫情爆發前,我每天都忙得要死,忽略很多事情。現在靜下來自我觀照,反思生命的價值,覺得應該把浪費掉的再撿回來。」當代藝術大多建立在追求烏托邦或美好未來的基礎上,鮮少以世界性災難為前提。過去 Akibo 從反省日本311核災而生的「光虫」是曬日光浴就能發電的太陽能機器人,系列作品至今已發展出9隻。他呼籲不要視網路、電力為理所當然,在缺電的日子,Akibo 用作品回答:「我還是要表演,用音樂和燈光視覺安慰大家的心靈。」他的「簽約藝人」閃閃電光樂團(SIAMSIAM)就是最佳例證。

不僅做唱片設計、藝術機器人,他更擴展出策展、舞台美術、現場裝置等業務。八仙塵爆後,貢寮海祭取消,Akibo 於是發想一年一度的「漁人舞台」,設計以魚為意象的主視覺,打造出獨具特色的音樂祭小舞台。又如操刀台中搖滾、桃園鐵玫瑰音樂節主視覺,他主張音樂節要經營品牌識別,獨闢自己的風格。「如果唱片是歌手的平台,音樂節就是城市的文化平台。」

流行,就該反映社會脈動

歷任2009高雄世運開幕秀美術總監、2013台北燈節巨型投影秀藝術總監、2016與2017台北白晝之夜藝術總監、2017台北世大運藝術總監、2019台北燈節主視覺設計與活動策展人,以及2021台北燈節策展人與設計牛年主燈,也當過幾屆金曲獎專輯裝幀評審,Akibo 觀察金曲獎音樂設計相關的獎項只有 MV 和專輯裝幀,隨著演唱會視覺、明星周邊商品設計形成新主流,建議可納入獎項,藉此鼓勵設計師往更大的舞台發揮。此外也提醒設計師應注重經營出自己的風格,用設計反映時代跟社會。

「『流行』顧名思義就是要連結社會脈動,發展出自己的設計語言,設計師可以為這塊土地做更大的貢獻!」

撰文:蔡舒湉 Lala
圖片提供:李明道 Ak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