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動物也愛音樂》安溥:與貓生活,意識著牠們的心情狀態

「第一卷錄音帶是媽媽送的潘越雲《天天天藍》,第一卷存錢買的錄音帶是張雨生《帶我去月球》,第一次受到搖滾樂啟發是Pink Floyd,國中那年影響我的女性創作歌手應該是Tori Amos ,高中遇見Fiona Apple;18歲時最喜歡的是Galaxie 500,然後,那時候我也喜歡 Yo La Tengo、Explosions in the Sky,Beck影響我很大。」

「我覺得音樂生活中最重要的物件應該是活頁筆記本跟筆,我小時候的習慣是很喜歡抄書,包括歌詞,我都會手抄過…Neil Young全集,或是Nirvana全集。」

安溥描述音樂的啟蒙和喜好直觀而清晰,題目很廣,答題卻簡而有力,說寵物則像人們回憶相戀過程,體會對方的傷、看見對方的好,但面對某些情狀心底的苦澀卻仍模糊。

鉛筆和蚵蚵都是撿來的浪貓,「原本想叫2B,但聽起來有點難聽。鉛筆有圓潤的身材,膨得像氣球,在洗車場用一斤砂糖換來的。」她回憶帶回家第一天直接帶牠去洗澡,牠先是處於被帶到羊肉爐店處理的驚懼,洗完澡後卻發現自己還活著,那個晚上把毛吹乾後,就跑上床跟她睡覺。

蚵蚵則是安溥照顧的第一隻母貓,原先怕不夠體貼,但蚵蚵不害怕人,像跟非常有禮貌的小孩相處。⸢我覺得他是充滿尊嚴、罕見且聰明的貓咪,跟人相處很少反抗、也很少刻意示好。人類比起動物多了很多繁文縟節,但蚵蚵卻能意識到人類正在做什麼,觀察事物的方式不太一樣。」

原本打定主意在音樂圈採訪找到一些貓奴知音,然而安溥的回應更讓我們無邊想像牠們的貓生和人類是否沒有不同:個性鮮明、回憶生動,就算是老朋友還能隱藏某些面向,但她的貓不會。「我『盧小』的地方可能很像鉛筆,還算懂事的時候可能是蚵蚵。」安溥描述著所有貓奴都有的人貓越來越像的症狀,卻又不斷在描述中體會牠們心情狀態:「我始終覺得動物也有自我認同;蚵蚵很小就異常聰明,我不確定東西被拿走牠會不會感受什麼。去結紮的時候,牠對於身體受了傷其實是很激烈的,那或許也是蚵蚵唯一一次不信任我吧。」

大概待貓如家人,她後來覺得如果用純數字的方式計算,待在自己爸媽身邊不過就短短十幾年,那段朝夕相處包括不見得愉快的時日,扣除三歲前的模糊印象,人跟人之間相處的記憶事實上沒有那麼長。「第一隻貓就陪了我十六年,我也就比較在意牠們,常常提醒自己出門、回家都有個室友,動物的理解是全面的,不是在於牠懂不懂妳的語言,不能當作牠只是小孩。」

但和貓的共同生活與音樂倒沒什麼特殊關聯,安溥的貓甚至沒那麼喜歡她的工作。彈奏時蚵蚵會選擇出去走一走,結束就會回來,但只要一彈電鋼琴、錄音唱vocal,彈吉他,鉛筆就會一直大叫。

我問:「牠不喜歡你的歌?」
安溥:「但我彈的是John Mayer。 」

安溥用幽默感回答我們,瞬間再回到對牠們的體貼:「可能真實樂器聲音對它們來說太大聲,Daft Punk牠也會叫,也不愛後搖和數字搖滾,只喜歡曬太陽跟聽雨聲。牠不喜歡音樂,但對頻率可能非常敏感。」代表牠們的樂曲安溥則挑選了Ben Howard〈black flies 〉和Chet Backer〈let’s get lost〉,當Ben Howard唱起「Maybe you were the ocean when I was just a stone,」歌曲的氣氛狀態也與她和貓兒們的共同生活一樣同感互相依賴與包容。

樂迷們或許已知道年底前她和團隊最重要的工作是《煉雲》演唱會原聲帶,這張翻唱作品對安溥而言比較特殊,既非定義自己,也不是用來凌駕原本的創作者,一次性預購,想給今年願意在這狀態下支持前來演出的兩萬個觀眾。

安溥同時也在錄製新專輯和寫詩集,她說開心的是雖然總覺得很忙很忙,但工作夥伴都是了不起的一時之選;深感花去的時間確實不如產品產出快速,但眼前的事情、想要表達的都還是會跳進去籌備。這仍是安溥,陪大家一起拆解。

《煉雲》演唱會原聲帶
預購期間:11/7~12/06
實體發行:12/24
文字:謝濬如Nana
影像提供:聯成娛樂

樂手巢雜誌Vol.2,12月正式發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