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人的空間對話》夜晚紛擾中的庇護所—喝了吧!Asylum。

午夜將近的Asylum的吧檯依舊有些人獨自用著電腦、看書寫字,手邊一杯酒,搭配一座座暈著綠光的圖書館燈,為昏暗喧鬧的氣氛中增添了一孤單城市的浪漫風景,形成店裡一種有趣的對比。這地方就是這樣,你可以熱絡也可以靜,無論醉了沒有,至少你可以是你自己的模樣。

藝術家的靈感似乎總在夜晚特別活躍,如果再配上一杯好酒,文思泉湧。柯家洋是南瓜妮歌迷俱樂部主唱,寫詞寫曲近十年,他習慣一個人到酒吧,坐在吧檯點上威士忌,然後寫出一首首曲子來。然經歷幾間自己常去的店收掉後,喜歡邊寫邊喝的他決定開個能讓自己跟身邊的朋友們能自在聚集的地方,他將曾經台北那些對自己而言像是私密去處的感受收集起來,成了現在的Asylum

位在復興南路安靜的巷弄裡的一個轉角,老窗櫺內似乎有光影透露,漆黑低調的大門打開後滿是晃動的燭光,在陰暗的氣氛下白色的大理石地板彷彿成了銀色般閃亮閃亮,墨綠色牆面配上皮沙發,這裡沒有太過張狂的裝潢,卻有點當代夜宴的氣氛。老實說我感覺這空間似乎一直以來都存在在台北,他像是這座城市裡本來就有的那間酒吧,也許這就是柯家洋收集來的那種歸屬感在奏效,你不會覺得來到一個全新的空間而必須去調整適應,而是找到了似曾相識的老地方。

我問怎麼想到要取Asylum這名字的?
柯家洋:「其實就是由想提供一個庇護所的概念出發,我希望大家在這裡是很有歸宿感、安全感、私密感的喝酒。而有趣的是大家在喝了酒以後總是會變得瘋瘋鬧鬧,百態盡出,那樣的景況同時也符合了Asylum的另一個字意 — 瘋人院。」他這一說也解釋了進大門就掛在牆上的那件瘋人院用的古董束衣、包廂的病床,或是廁所裡搖搖欲墜鐵朽吊燈等等,看似有那麼點詭譎卻又異常合理的安排。

「我開Asylum的時候沒有想要去強調某一個點或什麼強項,但我要求在每方面都要做到九十分以上。」柯家洋說。
Asylum經營一年多,幾乎每次來都是客滿。這裡紅白烈酒的選擇都極多,調酒也很有特色,但就像他說的,不是那種要端出去比賽的調酒,卻讓你喝了一杯再一杯。而食物更是有餐廳以上水準,為了吃碗魯肉飯或酸辣麵而來的大有人在。那音樂呢?在我的印象中,這裡迴盪著Dave Brubeck或Jarvis Cocker,當然還有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我其實不太控管這裡的音樂,一方面我什麼都聽,一方面我想讓我的員工來放他們覺得符合當天客人心情與氣氛的曲目。但肯定不會在這裡聽到的是純鄉村或電子舞曲,我不是討厭這些音樂,只是這裡的真的不適合。」

那麼如果請你選一首歌來代表Asylum呢?
「南瓜妮的〈 渴〉吧!」柯家洋想了一下說:「不是故意選自己的歌,這首剛好是我在這裡完成的其中一首,我覺得它能代表我對這裡的感覺、我在這裡的感覺!」

翻翻那詞寫到:「喝了吧 / 用你自己的模樣」,正如同所感受的Asylum那麼切確,「掛上了滿天星花金光搖晃」,這歌詞也太像預備好的答案了吧?是來對了我們所屬的庇護所,還是已經醉瘋了?

Asylum
復興南路一段219巷10號

撰文:Sophie
https://svmorning.com/as-writer-tzusing/
Photo Credit: CYH ChingYi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