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鐵路公司欲以「無調音樂」威嚇遊民,音樂家用無調演奏抗議成功!

台北捷運有悠揚的列車進站音樂打造聲音地景,以音樂之美陪伴市民與遊客。然而,德國國家列車運營商德國鐵路公司(Deutsche Bahn)日前卻企圖在柏林的S-Bahn 公共鐵路沿線播放無調性音樂,希望用「不友善」的音樂抵制無家可歸的遊民和吸毒者,這個饒富爭議的手段在音樂家群起抗議後,已宣布廢除計劃。

▲德國城郊鐵路S-Bahn。

在有屋簷與空調火車站,往往成為街友遮風避雨的棲身之地,德國鐵路公司為有效管理,提出的對策竟是採用被視為「不友善的」無調音樂驅離社會邊緣者,原定在柏林的賀曼街(Hermannstrasse)地鐵站進行實驗。此舉引發不少音樂家與市民不滿,當代音樂組織Initiative Neue Musik 更以實際行動在地鐵站外舉行一場「無調音樂」抗議演奏會,以正視聽。即興抗議演奏會共計300人參加,參與的街友也獲得食物。同樣出席現場的S-Bahn經理Friedemann Kessler隨後決定放棄這項計劃。

▲調性(Tonal)音樂與無調(Atonal)音樂差異。無調音樂為全音階形式,沒有系統主音,12音地位對等,任何組合均可構成和弦,被視為對傳統音樂的一種反叛。

抗議成員Lisa Benjes 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表示:「除了明顯的不人道,該計畫也嚴重扭曲無調音樂。無調音樂最初在20世紀初發明,解放傳統調式音階層級,超越傳統八度的八個音符,因此在耳朵聽來是複雜的。」

「作為一種藝術形式,它回應社會上的日常生活問題,那又要如何讓人只感受到愉悅呢?沒有人期望當代視覺藝術只表現出美好的樣子。」

「藝術不應該被視為對抗人的武器。無調音樂是被納粹歸類為墮落音樂,並加以禁止的音樂形式之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年輕一代的作曲家試圖以與納粹政權沒有關聯的方式,致力於創作無調音樂。」控訴不該利用該藝術形式對抗弱勢群體。

文字整理:Lala/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NMEguardiankcrwber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