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料裡摻主唱血液獻祭,波蘭金屬團 Behemoth 賦形撒旦教徒

Behemoth 的《The Satanist》是主唱 Nergal 被診斷出白血病後的首張專輯,在厄運背景下,極端金屬纏繞綿密的糾結與焦躁,所以你可以聽到,一開始鼓在行軍,而非掠奪;貝斯沉在深淵,低調地為絕望撐篙。Behemoth 想要確保你能聽到 Nergal 的聲音,並且理解他,即使他表現得就像個肆無忌憚的異端。表現在唱片封面上時,研究神秘學的藝術家用不太張狂的撒旦意象營造想像。諷刺的是,不想說白的他,多年後竟遭遇張狂的人改作他的魔鬼詩篇。只是「猥瑣小偷」的胡鬧,有可能勝過原作嗎?

▲波蘭極端金屬樂團 Behemoth 於1991年在 Gdańsk 成立,由主唱兼主音吉他手 Nergal、貝斯手 Orion、鼓手 Inferno、節奏吉他手 Seth 組成,風格從90年代後期的傳統黑金屬,轉變為由 Nergal 和 Krzysztof Azarewicz(波蘭詩人、作家、神秘主義者和哲學家,1996年與 Piotr Weltrowski 共同創立環境音樂組合 The Fourth is Eligor,是廠牌 Moonwheel Records 的共同創始人,同時為 Behemoth 創作歌詞,並於2003年創立獨立出版社 Lashtal Press。)創作的神秘主題。

2014年 Behemoth 發行第十張錄音室專輯《The Satanist(撒旦主義者)》,關於專輯名稱,主唱 Nergal 表示:「我們花了二十多年才想出一個能夠說明一切的標題,雖然我們的新歌在藝術上採取了令人驚訝的冒險方向,但我們的訊息堅定不移——驕傲和激進。《The Satanist》代表在生活各方面對解放和愛好自由的永恆嚮往。考量到生活中經常發生的戲劇性轉折,我想不出更恰當、更合適的說法來說明我們現在的身份與處境。」

金屬團往往設法用歌詞、曲目、視覺、造型編造出盡可能完整的神話宇宙,而 Behemoth 並非漂浮在奇想之上,而是根植生活地發出哲思,譬如歌曲〈In the Absence ov Light〉中引用了波蘭小說家和劇作家康布羅維奇(Witold Gombrowicz)的戲劇作品《婚姻(pol. Ślub)》中的一段話:「我拒絕所有的秩序,所有的想法/我不相信抽象,不相信教義/我不相信神,也不相信理智/忘記所有的神!我不相信神。給我男人!/願他像我一樣,煩惱和不成熟/困惑和不完整,黑暗和晦澀,這樣我就可以和他一起跳舞!/覬覦他!奉承他!/強姦他,愛他,重新塑造自己/從他身上重新開始,這樣我就可以透過他成長,並且/以這種方式/在神聖的人類教堂慶祝我的婚姻!」

《The Satanist》封面由俄羅斯藝術家 Denis Forkas 操刀,他以設計金屬專輯視覺聞名,他在創作《The Satanist》封面的漆料裡混入 Nergal 的血液,畫面中可以看到暗色調裡浮現一張徐徐吐出火焰的男子,他下巴蓄著白鬍子,皺著眉頭,凝神望著自己的傑作,從面部幅射出的金色形體像火、頭角,又像翅膀,恰恰完成了撒旦的三個意象。晦暗處有更多黑影細節,隱約可看出手舉圓盤狀物件的女子、山羊、紅紗巾……等元素,引人聯想此處舉行某種祭儀。比起常見的魔鬼詩篇,這幅畫面顯得壓抑而收斂。

▲Behemoth 2014年專輯《The Satanist》由俄羅斯藝術家 Denis Forkas 設計。

然而內斂的藝術家 Denis Forkas 最近在社群裡大鳴大放自己的不滿,點名的還是話題饒舌歌手 Kanye West,因為他認為自己2017年創作的作品「Hortus Aureus」被 Ye 的〈Hurricane〉 MV 抄襲了,指責剽竊創作者是猥瑣小偷。Forkas 在 Instagram 貼文中聲明:「參與製作的任何一方從未聯繫過我,只是從網絡上盜版並重新製作為MV。」「現在我懷疑是 Kanye 本人授權了這種不正當的胡鬧,但仍然希望他的知名藝術家至少有一定的道德、品質控管和尊重。」

除了 Behemoth,Forkas 還與 Wolves In The Throne Room、Locrian 和 Horseback 等樂團合作設計他們的專輯,不過他並不將自己定位為金屬頭。「我有時喜歡聽重金屬,但我認為我不喜歡稱自己為重金屬粉絲。重金屬是一種深深根植於神話、宗教和哲學的文化,這些也是我在工作中選擇探索的主題。我很高興仍有藝術家、音樂家、藝術愛好者、聽眾拒絕遵從當今普遍較低的審美標準。天賦是一項重大責任,我將盡我所能不辜負客戶的信任。」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metalbladeloudwirepitchf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