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Sabbath《Paranoid》,偏執狂擋下的戰豬跑哪去?

Black Sabbath 原始成員都在1940年代後期出生,在英國伯明罕長大,這座工業城市於二戰期間飽受烽火摧殘。這樣的時代環境,四個小夥子的宿命原該是前途黯淡,未來會站上工廠裝配線工作個幾十年苦苦養家,因為這就是社會現實啊。但他們從預設值中跳出軌合組 Black Sabbath,並在1970年連續發行兩張定義流派的專輯,此後將世界的舵轉向了重金屬。不過黑色安息日還是在大好的開創階段跌了一跤,不明所以的戰豬就寫在專輯臉上,而掛名的卻是矛頭指向自己的偏執狂。樹林中揮刀的螢光豬人是攻是守、是躲藏是現身,儘管尷尬模糊,卻也歪打正著。

▲英國搖滾樂團 Black Sabbath(黑色安息日)於1968年在伯明罕成軍,由吉他手 Tony Iommi、鼓手 Bill Ward、貝斯手 Geezer Butler 與主唱 Ozzy Osbourne 組成,被視為重金屬的先驅。

繼首張同名專輯在英國排行榜上衝出好成績,Black Sabbath 馬上在專輯發行的四個月後,跟製作人 Rodger Bain 一起回到了錄音室,緊鑼密鼓地用六天時間製作出第二張錄音室專輯《Paranoid》,兩張作品都在1970年發行。《Paranoid》絕大多數歌曲都是從舞台即興表演中 jam 出來的,收錄包括〈Iron Man〉、〈War Pigs〉、〈Paranoid〉等代表作,被視為重金屬流派早期發展中具有影響力的作品,同時也是他們在2013年發行《13》之前,唯一一張登上英國專輯榜榜首的專輯。

與專輯同名的主打歌〈Paranoid〉是最後階段,大概花兩小時創作出來的。鼓手 Bill Ward 說,樂團沒有足夠的歌曲製作專輯,吉他手 Tony Iommi 只彈奏了 lick(意指主音吉他演奏的小單位樂句或段落)而已,從頭到尾只花了20-25分鐘,Ozzy Osbourne 創作旋律,貝斯手 Geezer Butler 回憶:「他們在五分鐘內寫出這首歌,然後我坐下來盡快寫下歌詞。」鼓手 Bill Ward 則根據 Geezer Butler 的低音發展出隆隆鼓奏。

《Paranoid》專輯最初命名為《War Pigs》,不過當時正值越戰期間,唱片公司擔心 Black Sabbath 遭到支持者抵制,所以撤換這些敏感詞彙,另一方面也覺得用單曲〈Paranoid〉直接命名專輯,會更具市場價值,當時這首歌已衝上英國單曲榜上第4的佳績。1970~1972年間在華納兄弟公司擔任執行副總裁的 Joe Smith 表示,華納兄弟的其他成員不希望扯上任何關係。「我們自己的國家正處於戰爭之中,而且他們的理由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知道我們不會把它叫做『戰豬』。」他播放〈Paranoid〉時把音量調大到震動整棟建築物,褒揚這是張具突破性的專輯,雖然不了解歌詞意蘊,但認為〈Paranoid〉蠻適合當專輯名和單曲名稱。

▲Black Sabbath 1970年專輯《Paranoid》。

算盤雖打得精,但封面藝術已經來不及更改了。《Paranoid》專輯就在「War Pigs」的概念下,委託 Keith Macmillan(藝名 Keef)設計和拍攝封面藝術,模特兒是他的助理 Roger Brown,場景位於英格蘭白金漢郡韋克瑟姆(Wexham)郊野的黑公園(Black Park)。最初的英國黑膠唱片,折疊封套裡有樂團在戶外草地擺姿勢的黑白攝影,這幀影像同樣由 Keith Macmillan 拍攝,這也是 Black Sabbath 首次出現在專輯藝術中。

但事實上這張專輯真的與戰爭無關嗎?當然不。〈War Pigs〉譴責政客與戰爭,〈Hand of Doom〉講述越戰的恐怖和許多回家後對鴉片上癮的士兵,〈Electric Funeral〉想像一個被核彈摧毀的世界。在《Paranoid》你可以聽到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核浩劫,種種反戰之聲提醒人們在黑暗之中保持真實。

最後專輯名與封面這種牛頭不對馬嘴,Black Sabbath 也莫可奈何,Ozzy Osbourne 在1998年說,專輯名稱與專輯封面沒有關係。「我不知道一個打扮成豬、手上拿劍的傢伙他媽的跟偏執有什麼關係?但他們決定在不改變藝術作品的情況下改變專輯名稱。」Geezer Butler 說:「我們根本不喜歡它,但廠牌把它湊在一起,所以我們無法擺脫。原本叫『戰豬』時,封面看起來已經夠糟了,後來改名『偏執狂』就更沒道理了。」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lightpaintingblogN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