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使我成為藝術」,喬治男孩Boy George畫「臉」探究魅力

許多創作者透過音樂或裝扮展現個性,英國新浪潮樂團Culture Club主唱Boy George有著濃妝和多層次造型,他在1980年代帶領樂團以〈Karma Chameleon〉、〈Do You Really Want to Hurt Me〉等金曲邁向成功。雌雄莫辨的他無論在視覺或聽覺上都是話題焦點,一路至今走在時代尖端、引領著浪潮,而屬於Boy George的華麗和精彩也表現在他的藝術創作中。

Boy George 1961年出生於倫敦,年輕時他短暫以本名George Alan O’Dowd加入英國新浪潮先趨Bow Wow Wow樂團,就此踏入英倫新浪潮時代之途。但很快地,他在1981年改名為「Boy George」並成立Culture Club,曲風融合新浪潮、靈魂樂、搖滾和電子流行,首作《Kissing To Be Clever》發行即橫掃千軍,接連推出強勢單曲,成為1980年代最具代表性和影響力的樂團之一。

作為Culture Club的靈魂人物,Boy George的舞台魅力和特質令人耳目一新,除了帶領樂團邁向成功,他的個人音樂作品也受讚譽,創造跨越年齡、性別、種族、信仰的全球影響力。在前衛的思想之下,Boy George曾透露他的家庭思維很傳統,但父親是一個詩情畫意的人,會寫書法還會唱歌,母親也會寫作,但家中有六個孩子要養而沒有機會展露創作才華。

雖然家人保守規矩,卻出乎意料的豁達,Boy George回憶起自己15歲向家人出櫃時,父親完全不介意也不驚訝。根據《Monaco Life》專訪,Boy George說自己對於化妝的重要啟蒙來自一位叫Josie的姑姑,「過去許多男人蜂擁而至地追求她,就是她讓我也想變得有魅力、想要看起來美麗。」而融合男女裝扮的時尚風格,則是受到David Bowie和Marc Bolan的啟發。至今Boy George的獨特造型成為指標,在時尚和彩妝圈也都極具影響力,就連剛拿下首座葛萊美獎的Harry Styles都曾向他致敬。


▲Culture Club樂團。

Boy George一直以來都用鮮豔色彩、飛濺的亮片、大膽表情來展現自己,華麗妝容成為他出場時不可或缺的元素,「我覺得創造力是與生俱來的,我必須釋放它、必須冒險,他人對於這些創意表達的反饋,一直都是我真正的創作動力。」而這些關於「臉」的裝扮與創意,也轉而表現在Boy George的畫布上。

2019年,Boy George在摩納哥的G&M Design Gallery舉辦首次個人藝術展《Scarmen&Other Imperfections》,他的視覺創作大多是以人的面孔為主,就像他在乎自己臉上的彩妝一樣,「我覺得臉是充滿力量的,而且我畫的那些面孔也不平凡,他們有態度且各具幽默感,是刺激又神祕的人。」

成長歷程參與了1970年代後期的英國新浪漫主義運動,龐克搖滾、華麗搖滾、雷鬼等時尚風格充斥著Boy George的生活,也因此70年代的美學對他的審美和藝術尤其具有重大影響。像畫作《Yamamoto》就啟發自1972年David Bowie身著山本寬齋服裝登台表演的戲劇化視覺效果。

作畫風格則受美國藝術家Keith Haring啟發,有著1980年代紐約街頭文化的普普塗鴉風格,Boy George以簡單的線條和色塊創作每幅作品,筆觸如孩子一樣單純大方,不過從構圖中可看見他大膽的用色哲學,也少不了華麗閃亮、屬於Boy George的元素。

但事實上,Boy George未接受過正式的畫畫訓練,他創作的每件藝術品都是從小幅的手繪圖開始發展,他形容整個過程就像寫歌作曲一樣,「所有正在構建的東西都是從很小的地方開始,漸漸蛻變成華麗的樣子,最終得到登上舞台上的機會,就是一切努力的回報。」

近年他時常以藝術作品投身公益,2020年的疫情期間,他獻出《When Things Get Dark Reach For The Light Switch》作品,為英國國民保健署(NHS)和醫療慈善組織HEROES募資。《Punks Against Pollution》作品的拍賣則是為了籌集用於保護海洋的資金。即使現在網路發達,原創或是獨一無二的事物已漸稀少,但Boy George認為每個人都擁有自己對一切事物的詮釋,如此就能產生自己的價值和美麗。「我認為生活使我成為藝術」,最近他也順應加密藝術趨勢,與交易網站Crypto.com簽訂協議,準備推出獨家音樂與視覺藝術創作進軍NFT市場,在數位的時代創造更多屬於Boy George的記號。


▲《When Things Get Dark Reach For The Light Switch》。

LONDON, ENGLAND – JANUARY 22: Boy George attends the unveiling of the Project Zero art installation on Carnaby Street on January 22, 2020 in London, England. (Photo by David M. Benett/Dave Benett/Getty Images)

▲《Punks Against Pollution》。

文字整理:Anita/樂手巢編輯部資料來源:MonacolifeBoy George e/PageFADThe SunObserverLiss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