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xit」,音樂產業exit了什麼?

不論支不支持Brexit(英國脫歐),木已成舟,制度的改變,勢必也會影響到環境現況。隨著英國正式脫歐,英國政府也公佈了新的移民制度。就歐洲來說,互相進出不再自由,在文化交流面也將造成衝擊。

一旦關起了門,過去的方便自然不再理所當然,根據2月19日宣布的新制移民計分方案,音樂人、表演者與運動選手將必須具有Tier 5簽證或工作簽方可入境英國從事表演工作,聲明一出,對演唱會、文化活動與音樂祭造成衝擊。而音樂圈也發聲,認為新的簽證政策提高了音樂表演者入境的門檻,將縮減英國的文化活動,對產業或是人民都是不利的影響。

英國作曲家Howard Goodall表示:「我們的音樂資產之所以豐富多元,有很大一部分是受到來自於全球各地藝術家的交流滋養,尤其是我們最親近的鄰居們。這不僅是個倒退的決議,也顯得自私小氣。」ISM(Incorporated Society of Musicians)執行長Deborah Annetts指出,在2020年12月Breixt過渡期結束前,進出英國尚無需任何費用或工作許可證。但過渡期結束後,表演者將面臨申請要價244英鎊的簽證,並提供過去90天內帳戶內具有1000英鎊以下的存款證明與贊助者證書(CoS)。而這也可能造成一系列的連鎖反應:經濟較不寬裕的音樂人可能降低來訪意願、那些無法負擔簽證成本與繁瑣程序的小型表演空間將面臨音樂表演大幅減少的窘境,為何要對樂團與音樂人設下如此障礙呢?

音樂圈不僅發難,也提出建議方案,如為期兩年的Musicians’ Passport,此兩年間表演者可自由進出所有歐洲聯盟成員國,這也能免除還得申請其他許可的繁雜手續,巡演人員、技術人員與必要的隨行人士也應納入,讓大家都能好好工作。Deborah Annetts更進一步以數字佐證,「創意產業每年創造超過1110億的價值,這數字與營建產業一樣,我們期許政府能重新考慮我們提出的兩年多次簽證方案。」

英國文化大臣Nigel Adam曾肯定,巡演是產業的命脈,若不賦予這些藝術家移動的自由,產業將面臨危險。英國尚有一年做出討論與改變。而儘管這是遠在地球另一邊的議題,那一頭音樂圈提出的見解,似乎也值得我們深思與借鏡。

撰文:Aggy Cheng
Source: Claissic FM、The Guardian、Dazed、Pitchfork、Music Week
Image: Pitchfork、Da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