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面第一首,那首被耽誤的主打歌

在電影《女朋友。男朋友》中,主角阿仁說:「雖然我不是主打歌,但我是 B 面第一首。」梁詠琪在2016年發行了一首歌〈B 面第一首〉,「現在是我/B 面第一首/傳唱不多/卻最像我」,吳青峰為這首歌填上的詞,寫得是時間、是轉變,也是希望。

何來 B 面第一首?

卡帶作為80、90年代人的集體回憶,近年來因復古流行文化復興而再次被推上了浪尖。雖然遠遠不及現在網路的便利性,但卡帶體積小便於攜帶,且可以簡單進行錄音的操作性,讓卡帶稱霸了世界約30年。一般常見的卡帶一面大約可錄製30分鐘的音訊,兩面加起來60分鐘相當於一張專輯10首歌的長度,所以習慣性的將1-5首歌稱作 A 面,而6-10首則稱為 B 面。

過往唱片公司習慣將專輯第一波主打歌(通常是動感歌)放在第一首,而第二波主打歌(通常是抒情歌)則放在第6首,也就是 B 面第一首。

宣傳先決策略

A、B 面之所以會產生如此階級差距,主要還是來自於卡帶本身的限制以及當時的宣傳媒介兩大因素。習慣了 CD 甚至如今網路串流的播放模式後,很容易就會忘記,卡帶是沒辦法指定播放曲目的,只能單向式播放,只有在 A、B 面各自的第一首才能夠精確的掌握播放時間。而在當時,歌手大多以廣播及電視作為宣傳管道,為了讓上節目或者電台 DJ 更容易播放主打歌,最終形成了將主打歌們放在兩面第一首的策略。

根據唱片公司的邏輯,第一主打應該是經過評估最有市場價值、最容易抓著觀眾耳朵的歌,在宣傳機會有限的情況下,第一主打才是公司重點宣傳的對象。這使得 B 面第一首貴為第二主打,但得到曝光的機會卻遠不如第一主打。即使如此,B 面第一首身為主打之一並不是毫無原因,通常是歌手個人最喜歡的歌,或是另一首洗腦的歌但因緣際會並沒有被選上第一主打。但到頭來,B 面第一首並不是被拿來填時間的棄子,有時候他可能才是整張專輯裡最具代表性的一首歌。

飄蕩的煙,燒的是無盡的無奈/張雨生〈沒有煙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是張雨生以中國學運領袖王丹的同名現代詩譜曲作成。1989年王丹於北京六四天安門事件後遭逮捕判刑,致使他從此戒菸,並寫下這首詩,抒發著自己壯志未酬的無奈與對徬徨未來的恐懼。

詩詞固然淒美,但加入了旋律編成歌曲後加上張雨生那冠絕時代的嗓音,讓詩句從紙張躍然出水,就像巴黎的上流們第一次觀看「火車進站」時一樣震驚。受到西方80年代搖滾樂影響,張雨生的音樂常添加許多 hard rock 元素,例如這首歌裡的吉他彈奏 power chord 以及酷似 Van Halen〈Jump〉的 solo 音色,搭配張雨生那標誌性高昂、遼闊的聲音,字句皆化為白鴿穿過五臟六腑,帶來的是感動,帶不走的是憂愁。若說詩詞的〈沒有煙抽的日子〉像是王丹手中香菸的裊裊青煙,那唱成歌後就成了張雨生在夜空下升起的篝火濃煙,不變的是都承載著時代下無能為力的傷痛。

你已遠走,我仍繼續獨舞/王菲〈過眼雲煙〉

什麼是離別最好的方式?一聲不響地悄然消失?互相傷害後恩斷義絕?王菲在這首〈過眼雲煙〉裡唱出了一段面對分別沉痛又成熟的心境,既內斂且優美。

以鋼琴、弦樂與吉他伴奏,沒有了鼓組,整首歌緩緩地散發出悠然仙氣。就像沉入冰冷的湖中,整首歌的情緒籠罩著濃濃的冷色調,起伏雖不大,卻能在兩遍副歌中聽出細細的差異,而就在那細微之中存在著無盡的無奈與哀戚。王菲就如同先前介紹的張雨生一樣擁有高穿透力的嗓音,若說張雨生像一隻翱翔天際的鷹,王菲就像棲息在朦朧湖畔的鶯,每個尾音餘韻都縈繞在周圍,好像能夠看見她在霧中獨舞的身影。如此絕美的聲音,唱著「我們已經不用依賴曾經需要對方的日子」,看穿往事如同過眼雲煙,而今後已無需再見面。「對弈的人已走,誰還在意推敲紅塵之外的一盤殘棋。」張愛玲寫下這句話時,應該與王菲唱的相同:「別說再見,都是眷戀才讓愛情危險。」

誰還記得當初那些溫柔/張惠妹〈記得〉

「誰還記得是誰先說/永遠的愛我」相信第一句歌詞就能喚醒許多人內心深藏的旋律,張惠妹這首〈記得〉可說是被放在 B 面第一首但備受傳唱的代表作,甚至成為了專輯的第一主打。像在苦苦哀求愛人別離開一樣,〈記得〉的歌詞流淌出淡淡的怨懟,希望對方回想起過往的美好回憶與曾經的承諾。但其實心裡面清楚,曾經說好手牽手一起走到最後,現在這條路已到了盡頭。林俊傑所寫的副歌旋律非常有辨識度,音階的升降跟情緒貼合,自然地像是在與朋友吐露心聲,卻又十分優美。這首歌先後被方大同、蕭敬騰等歌手翻唱,連作曲者林俊傑也重新編曲演唱,張惠妹也以該專輯《真實》獲得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

歷久不衰的 B 面金曲

在今天收音機、卡帶,甚至 CD 光碟都已經逐漸被淘汰的時代,加上網路取代廣播、電視成為最主要的宣傳媒介,B 面第一首的意義已經不存在。換個角度來說,跳脫了過往的諸多限制,現在的專輯歌序安排變的更自由,專輯不只再是多首單曲的集合,而是作為一張完整的作品被設計。不過,即使這股風潮已消失,那些金曲本身帶給人的感動並不會因為環境改變而消失,反而更添了些許情懷。

文章轉載自:TRENSSE

Editor / Asta

Author / Rex Tong

Photo Credit / pinterest, superunknown.studio , Swapnil Sharma by Pexels

樂手巢雜誌 Vol.15 獨家專訪 Suede 麂皮合唱團,10月5日重磅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5/

「想你到月球」張雨生特展,25年後,在地球上的我們依然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