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巢幕後通行證》打造演唱會世界觀!多媒體視覺整合-遊樂製品

▲盧廣仲《大人中》演唱會。

採訪當天,遊樂製品正為盧廣仲的11週年《大人中》演唱會忙碌著,看著螢幕上的令人費解的線條與不知所謂的數值,想被「劇透」可能也得先有些天份。儘管正值最忙碌的準備期,工作室的氣氛倒不見緊繃,想起遊樂製品的英文名字:Chill Production,組成團隊的三人,第一眼感覺很酷,談話中輕鬆有態度,真的挺chill。

遊樂製品共三位成員,分工非常明確,個性壁壘分明:老闆兼產品PM、音樂總監的Krish,同時負責鑽研開發、丟出艱澀詞彙毫不費力的技術總監品辰,還有與數位為伍又眷戀著藝術的美學總監樂樂;因為前輩覺得三人個性投契,鼓勵他們一起開公司,於是遊樂製品誕生了。過去的作品包括安溥的《煉雲》、林俊傑的《偉大的渺小》線上新歌演唱會等,並與鄧紫棋、田馥甄、蘇打綠等音樂人合作,應用多媒體技術讓表演藝術更為多樣,滿足觀眾在「體驗」上的需求與想像。

▲操刀演唱會多媒體視覺設計及整合的遊樂製品團隊,左起樂樂、Krish、品辰。

當單純「聽」音樂成了「看」音樂之後,現代的音樂表演中,視覺表現比重也越來越重,「多媒體視覺」究竟在演唱會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品辰為我們做了解釋:「視覺最直接的就是影像、LED成像等,而多媒體等於是與其他工法、媒材做橫向的連結,例如燈光、舞台、機械,基本上都是空間的東西;若在虛擬的世界裡,就是訊號、資訊等。所有東西,經過我們的觀點去消化詮釋、橫向整合後,再以不同的方式呈現。」

▲林俊傑《偉大的渺小》線上新歌演唱會也是一項創舉,品辰坦言,當時大家都不知道遊樂製品的團隊在規劃設計些什麼,但不同單位包括藝人本身都很配合,需要全體人員的信任,是一場默契與整合度俱佳的經驗。

執行演唱會專案,最令三人感到棘手的,總是時間壓力,但與不同音樂人、幕後團隊擦出的火花,是每個專案中最好的紀念。安溥在《煉雲》演唱會中,毅然決然地將施工對位圖放進演出橋段中,是對幕後人員的致敬,也讓Krish覺得很浪漫,或許未來再也沒有其他演唱會能比照辦理。

▲安溥《煉雲》演唱會中播放對位圖。

▲Krish。

Krish、品辰過去都是劇場設計出身,樂樂則原本就學多媒體設計。而Krish其實也是音樂人,因為玩樂團,找不到吉他手,就開始做VJ幫樂團作影像視覺。進這行誤打誤撞,但他與音樂的淵源讓他理解音樂人與解讀音樂面向更得心應手,這也是「音樂總監」的由來。而品辰從劇場跳到演唱會,或許覺得突兀,他本人倒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同,「對我來說,兩者都是『Performance』,都是現場。」

這是一份講究技術同時強調創作的工作,腦力、勞力、體力同等密集。私下品辰靠著看漫畫儲存靈感,樂樂則以看電影、挖掘新的藝術家作為充電方法。儘管從事數位工作,樂樂私下反而不大看新媒體,畫家和建築師等更能為她帶來靈感,而文字,對她來說,意外地,也比影像更能激發想像力。或許是因為身處數位環境,樂樂反而看得清楚:資訊氾濫,大家基本上都在接觸一樣的東西,培養自己的眼光才能做得不一樣。Krish則鼓勵對這行業有興趣的朋友,要多看演出,但「不要以娛樂的心態去看待娛樂場合」,試著去解析、感受、評論,而非單純當個接收者,會很有幫助。

▲遊樂製品負責多媒體設計的樂樂。

從三人對「好表演」的看法,也可以觀察出各自的特質。Krish難忘多年前Massive Attack在南港展覽館的演出,美學或整體性都絕佳,以各種隱晦或顯明的方式表達他們的觀點。而注重技術的品辰則是被Perfume 演出的精準度嚇到,深為其專業讚嘆。樂樂呢?她說:「只要音樂能感動我,就是好的表演。」語畢,三人異口同聲地說,「對啦,其實視覺沒那麼重要啦!」

視覺的重要性或可留給眾人各自表述,但演唱會中,「視覺」的不可或缺卻是事實。過去可能是表演服裝、舞台道具,現在則是運用新科技、新媒體,打造出過去僅存想像的視覺效果。接下來的趨勢,品辰回歸原點看待:「現在說的新媒體過幾年也不新了。這行業本就要不斷更新自己的技能。回歸到人,人需要什麼東西,多媒體也只是需求的一部分。」

在台上純粹彈吉他唱歌可能真摯,但現在的演唱會相當依賴視覺表現,品辰認為這是單純器物變遷的結果。有了器物,就有了服務,也就有了需求,自然要得更多。但換個角度想,人的慾望雖無止盡,但表現手法也不設限,過去靠舞台燈光呈現,現在則可以進一步將意念具象化,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模樣。但唯有一點是無法被取代的,那就是演唱會現場的共感。「現場」,是直播、虛擬實境(VR)等無法複製的特性。Krish認為,VR必須提出新的觀點,而非專注於移植這份「臨場性」。人的肉身必須到了現場,才能體驗經驗,如何填補肉身與現場這一段距離,會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現代的演唱會,若單靠各自耳朵評斷,經驗就無法與他人共享;眼見為憑,讓「視覺化」成了體驗音樂的最大模式。而或許,在音樂的世界裡,聽覺與視覺並非總是二元對立的世界觀,最終,它會是相輔相成創造出的極大值。

撰文:Aggy Cheng
部分影像提供:遊樂製品
攝影: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