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巢幕後通行證》舞台光芒屬於表演者-演唱會導演伯駿專訪

「〈Milk and Honey孕期限定演唱會〉聽眾也許一時沒有注意到,但其實有一隻天鵝,呼應魏如萱說的童話故事。」採訪結束,伯駿拿出電腦打開檔案,開始如數家珍地解說起他過去製作過的演唱會,從宇宙人、魏如萱到江美琪,每一場都從頭到尾講解他埋在節目中的「梗」。

「我覺得我是服務型的導演。」如同電影導演一般,演唱會導演其實也各有擅長的風格,旁人常為他貼上「文青導演」的標籤,或許是因為合作過的音樂人大多形象較清新,但玩笑歸玩笑,有一點倒是很實在,伯駿是個會讓客戶有安全感的服務型導演,依照音樂人的需求打造需要的演唱會。

許多演唱會的人才,過去都出身電視圈。經歷過電視兒童時代的伯駿,退伍後經由在東風電視台工作的學長引薦,從助理做起。當時可還沒有網路,必須一個一個打電話找人參加節目。因為什麼都得做,也培養出他「多工」的能力。東風是如今影視人才們的搖籃,伯駿曾擔任東風衛視、超級圓頂的執行製作,為他打下基礎,後來進入知名的天空藍工作室,第一年就做了40多場包括縱貫線〈Super Band〉、陳綺貞〈太陽〉等巡迴演唱會,累積功力,現在則於必應創造擔任執行製作人與導演。

不管是執行製作人還是導演,伯駿認為,沒有什麼事是不能做的。小從撕掉寶特瓶的貼紙,大到在舞台上發號司令,沒有因為頭銜而有所不同。「導演要決定車子要往哪個方向開、要開多快。」將演唱會比喻為車子的伯駿說,導演看似出一張嘴,前提是對所有演唱會中的工作都有所認識,才知道要怎麼做、該怎麼做;同時也要是藝人與幕後團隊間的橋樑與潤滑劑,必須正確傳達與協調兩方想法,讓大家順暢工作,才能發揮到最好。

對伯駿來說,演唱會沒有SOP:「比起我想要這樣做,更想知道台上的表演者現階段需要什麼,再延伸、放大、實現它,舞台上的光芒是屬於表演者的。」伯駿認為,在籌備演唱會的過中,與藝人、各單位之間創意的碰撞最為有趣,年初江美琪《我愛江美琪》的演唱會,就是由伯駿擔任演唱會製作人,大家坐下來一起天馬行空發想,設定了一個菱形符號,以四角代表小美生命中不同的角色—歌手、母親、妻子、女兒。而娃娃魏如萱〈Milk and Honey孕期限定演唱會〉中,以娃娃的客廳為概念,儘管私人空間的概念並不新穎,但為了真實重現娃娃家的客廳,幕後團隊認真做功課,對娃娃的社群進行地毯式搜索,拼湊出可能的模樣,最後連娃娃都訝異:「你們挑出來的傢俱怎麼都是我會喜歡的東西?」,甚至連落地窗的風景都考究,複製娃娃家裡看出去的學校綠地風景,「我們就像歌手們的許願池,他們想要什麼,盡力幫他們實現。」

演唱會製作公司通常也會承接音樂節、頒獎典禮等大型演出活動,伯駿認為兩者的不同之處,在於演唱會著重創意發想,後者則講究順暢運作與執行,但不論是什麼樣的性質,對導演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溝通的能力。哪怕是請工讀生宣導舉燈牌的細節,都必須精確傳達。他們甚至會「潛伏」於樂迷粉絲討論區,只為了瞭解觀眾們準備了什麼應援活動,再搭配融入成為演出橋段之一,因為觀眾也是演唱會的一部分;伯駿深知他所服務的主要對象:藝人與觀眾,他認為演唱會應該要表現出藝人的想法與特質,不再只是單純表演,而是該凸顯藝人的「個人品牌」。

演唱會人才的培養,相對困難,必須「天時地利人和」才有機會踏入這個圈子。畢竟演唱會工作繁瑣多變,不是每天做一樣的事情就能訓練起來。伯駿建議有心從事的朋友先從工讀生、實習等機會開始,別預設立場,什麼都願意試才能對演唱會有更全面的認識。與實習單位建立起長期的合作關係,日後有合適機會自然會被想起。

幕後通行證採訪至今,儘管每位受訪者的崗位不一,卻共同擁有一種特質,那就是對所做之事的滿腔熱情,儘管低調卻熱烈得無法掩飾,想成為藝人們的「神燈巨人」,或許也要擁有如伯駿一般的真摯與熱情,才能實現舞台上的所有願望。

撰文:Aggy Cheng
攝影:傀儡

樂手巢雜誌 Vol.4,六月即將推出
#全台索取地點: https://mag.ysoli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