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Purple《Stormbringer》,一照三用的深紫龍捲風

風傳播生機、捎來消息,因為難以捉摸、能量幻變,也時常被擬人化成為神話戲劇與科幻電影裡的神。特別是高破壞性的龍捲風,它可以是齣灑狗血的鄉土劇,也可以是首不能再想的情歌,然而,治理搖滾王國從來不能依賴激情,而是要在變局中,保持冷靜、指出方向。讓我們回到70年代,一起跟著Deep Purple乘風破浪,見證這場瑰麗的風暴如何跨越時代,幻化成三張經典唱片封面。

▲英國硬搖滾樂團Deep Purple創立於1968年,被視為重金屬與現代硬搖滾的先驅,音樂風格歷經迷幻搖滾、前衛搖滾、重金屬等轉變,2016年進駐搖滾名人堂。

1974年Deep Purple發行第9張錄音室專輯《Stormbringer》(直譯:興風者),收錄〈Lady Double Dealer〉、〈Soldier of Fortune〉等名曲,還有令人驚豔的放克調調〈You Can’t Do it Right〉。這年他們換掉主唱Ian Gillan和貝斯手Roger Glover,改由David Coverdale和Glenn Hughes接替。不過新陣容很快就出現裂痕,特別是討論樂團的音樂方向時,吉他手Ritchie Blackmore開始與兩位新人起爭執。誕生於緊繃時期的專輯《Stormbringer》,名稱源自Michael Moorcock奇幻小說中的魔法劍,這把巨大的黑色寶劍由混沌之力創造,劍刃上刻滿古怪的符咒,由帝王Elric of Melniboné持有,首見於1961年小說《The Dreaming City》。但David Coverdale否認這個說法,1974年接受訪問時,他說他歌詞寫的奇幻生物Stormbringer在超現實故事中製造許多麻煩,無關作家的小說。

專輯名興風作浪,現實中團員們也沸沸揚揚。幸好在搖滾的邏輯裡,吵得再不可開交也無礙專輯銷售,這張唱片還是賣出紅盤。1975年Ritchie Blackmore不能忍,於是離團另起爐灶,組了他自己的新樂團Rainbow。

▲Deep Purple 1974年專輯《Stormbringer》。

《Stormbringer》專輯封面看似雨過天晴,有超過90%的比例是天空,在魔幻雲彩左邊亮部,有一道污灰的颶風斜橫切過畫面,左上方還停了一隻展翅的白馬,抬起前腳狀似跳躍,馬背後有一道彩虹,而底部轟隆風暴距離唯一一棟農舍相當靠近,令人看了心驚肉跳,不知這團混沌是要往哪個方向捲?這幀戲劇化的意象並非源自神話,而是一張真正的照片。1927年7月8日,攝影師Lucille Handberg拍下靠近明尼蘇達州賈斯珀市(Jasper)的龍捲風,這張新聞影像後來刊登在《San Antonio Light》報(《聖安東尼奧新聞快報》(San Antonio Express-News)前身)。

▲攝影師Lucille Handberg於1927年9月2日為《San Antonio Light》報紙,亦即後來的《聖安東尼奧新聞快報》(San Antonio Express-News)拍攝龍捲風。

Lucille Handberg的經典照片被重新後製用作唱片封面,而且不只是Deep Purple,前有最偉大的爵士家Miles Davis拿來運用在1970年專輯《Bitches Brew》的封面,成為鮮豔的圖繪元素之一;後有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蘇西與冥妖樂團)1986年專輯《Tinderbox》的封面也用了同一張圖,風格像古典樂似的,統一成古典的酒紅色澤。

▲Miles Davis 1970年專輯《Bitches Brew》。

▲英國搖滾樂團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1986年專輯《Tinderbox》。

以藍調嗓著名的主唱David Coverdale最後在Deep Purple待了3年,1978年另組Whitesnake樂團,也取得銷售佳績。2015年Whitesnake發行《The Purple Album》,重新詮釋Deep Purple的經典作品,他當然也挑了〈Stormbringer〉,比起1974年的原版,新版聽起來效果加得多且悍,有樂迷推崇比原本更讚。作為最有資格翻唱Deep Purple的歌手,用更有爆發力的聲音向41年前的自己致敬,那絕對是很了不起的事。

撰文:蔡舒湉

來源:billboardgetrevuemyrockmixtap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