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Purple召喚嬉皮大軍,《The Book Of Taliesyn》中世紀詩歌與四字神名加持

身為創團成員,Deep Purple前吉他手Ritchie Blackmore在團裡長達1/4世紀,然而被束縛的羈絆感一直揮之不去,1993年離團後,Joe Satriani曾一度替代他的位置,目前由Steve Morse擔綱吉他手。Ritchie Blackmore最近受訪時對他們都讚譽有加,但也對「正確、完美」提出反思:

「Joe Satriani是傑出的演奏者,但我從沒看過他真正在尋找音符,我從未聽過他彈錯一個音。」「Jimi Hendrix以前常彈錯一大堆音,因為他時時刻刻都在探索。當他找到對的音符時,哇!那真是精彩絕倫啊!如果你總是彈奏正確的音符,那就錯了。因為你沒有探索,你沒有伸手攫取任何東西。

幫Deep Purple畫過封面的插畫家也提到探索的重要性,這次我們要把手伸回中世紀抓故事。

▲Deep Purple為1969年與皇家愛樂樂團合作協奏曲〈The Concerto for Group and Orchestra〉進行預演。

英國搖滾樂團Deep Purple創立於1968年,被視為重金屬與硬搖滾的先驅之一,音樂風格經過數次改變,與Led Zeppelin、Black Sabbath被視為「70年代初~中期英國硬搖滾和重金屬的邪惡三位一體」,成員歷經數次輪替,1976~1984年間休團,最知名的團員陣容為主唱Ian Gillan、鍵盤手Jon Lord、貝斯手Roger Glover、鼓手Ian Paice、吉他手Ritchie Blackmore。2016年入駐搖滾名人堂。

1968年Deep Purple發行第二張錄音室專輯《The Book Of Taliesyn》(塔利埃辛之書),名稱源自14世紀的中古威爾斯語手稿《塔利埃辛之書》(Book of Taliesin),收錄的56首詩歌中有許多源自10世紀之前。為進軍美國勢力龐大的嬉皮市場,《The Book Of Taliesyn》的封面藝術和唱片包裝採用「四字神名」(Tetragrammaton,意指「四個字母」)意象。四字神名是猶太教、基督教所信仰的獨一神的名稱之一,在《希伯來聖經》用四個希伯來子音「יהוה」表示,尊敬代稱為上主(the Lord)。唱片包裝上的文字特別用神秘風格寫成,藉此召喚《塔利埃辛之書》吟遊詩人的精魂,作為聆賞這張專輯時的嚮導,深入探索搖滾樂團的創作與演奏世界。

▲1968年Deep Purple發行第二張錄音室專輯《The Book Of Taliesyn》,封面由插畫家John Vernon Lord操刀。

《The Book Of Taliesyn》第一版封面由英國插畫家、作者John Vernon Lord用墨水筆繪製而成,有趣的是,他的名字和Deep Purple鍵盤手Jon Lord相當類似,這也是他生平唯一設計的一張唱片封面。畫面中有城堡、皇室、吟遊詩人、音樂家、馬戲、航海、西洋棋盤、農人、雞、兔、魚⋯⋯等飽含故事性的元素,筆觸細膩,意象密集,以暖色調呈現。專輯名與樂團名用不同的排列與色彩重複出現三次,並標示所有團員姓名與負責的樂器,令人聯想《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奇詭玄妙情節。

根據John Vernon Lord於2014年出版的回顧書《Drawing upon Drawing》,這張封面藝術畫並未歸還他,當時由經紀公司Saxon Artists指派這個專案,經紀人僅提供專輯名稱,轉告藝術總監希望有「亞瑟王式的奇想觸感」,並用手寫字體書寫專輯名稱與樂團名。插畫家根據《塔利埃辛之書》詩歌內容發揮,獲得30英鎊報酬,其中還要再扣掉經紀公司25%抽成。

▲《The Book Of Taliesyn》新版封面。

An #illustration in #Aesop’s #Fables, Cape, 1989

A post shared by John Lord (@johnvernonlord) on

▲John Vernon Lord的插圖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由Deep Purple鍵盤手Jon Lord作曲、主唱Ian Gillan填詞的〈The Concerto for Group and Orchestra〉(深紫與管弦樂團協奏曲),是有史以來搖滾樂首度結合完整管弦樂團的先例。當我們讚嘆Metallica的S&M演唱會,或Roger Waters的The Wall – Live in Berlin時,別忘了是Deep Purple首開先河,大膽實驗古典樂交融搖滾樂、流行樂的諸多可能。

這首協奏曲最初由Deep Purple與英格蘭皇家愛樂樂團(The Roy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在1969年首演,同年12月發行黑膠唱片。自從1970年曲譜失蹤後一度成為絕響,直到1999年重新譜曲才再度被演奏。

中古詩歌、神、搖滾樂、絢爛細膩的圖像藝術,四者共構嬉皮世界的一角。嬉皮生於戰亂時代,目睹世界的荒謬與殘酷,他們將真實人生架構在虛浮幻夢做文章,也間接促成古詩歌、藝術、哲學重新為世人注目,甚至成為搖滾樂的一環。

John Vernon Lord曾說:「年輕的本質就是探索,人要不停地嘗試並保有探索的精神。」「年齡越大,你越要懂得怡情養性、自我挑戰,讓生活變得更有趣。」活躍至今的Deep Purple做到了。

撰文:蔡舒湉

來源:futuroprimitivotimesofmaltatheargusguitar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