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變幻自在男聲,日本和聲團體DEEP SQUAD六人都有主唱功力!

DEEP SQUAD以6個變幻自在的男聲組成,任何一個團員都有擔任主唱的功力,是LDH JAPAN事務所團隊中獨一無二不跳舞的和聲團體。他們從2006年的男聲樂團COLOR開展,其後深度經營音樂,2009年改名為DEEP,TAKA、YUICHIRO、KEISEI不斷追求唯有歌手才得以成就的全新可能性。2019年透過選拔賽迎來宇原雄飛、杉山亮司、比嘉涼樹3位新成員加入,於是繼承了DEEP的DNA,且SQUAD有軍團和伙伴之意, DEEP SQUAD團名就此應運而生,朝著「最強的男聲團體」邁進。

2020年DEEP SQUAD以單曲〈Get With You〉正式出道,而第二首單曲〈Good Love Your Love〉便成為日劇《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的片尾曲。日前他們再推出最新作品〈あなたが迷わずに〉(讓你不再迷惘),也和我們聊聊創團一年半的心情與歷程。

TAKA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DEEP SQUAD(@deep_squad_official)分享的貼文

「DEEP SQUAD團員之間的年齡差距較大,所以不管是當代潮流或是過去美好時代的音樂,我們都有能力跨領域廣泛地針對不同年齡層將音樂散播出去。」身為初代COLOR至今的成員和現任團長,TAKA認為DEEP SQUAD開展了不同以往的娛樂型態,不但深化了合唱的厚度,也更加強調每一個團員的個性。

這次新冠肺炎災難中,過去習以為常的事都不再理所當然,TAKA體會到平凡小事才彌足珍貴,這陣子的居家生活中常自己做菜,也常聽他們自己的歌曲〈AMAZING DAYS〉,「聽這首歌的時候,我會自然的浮現笑容,一整天都會很Happy!」TAKA還被團員們爆料,自從他們唱了《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的片尾曲,他也隨著劇情萌生少女心,竟以日本女性名字來自稱「TAKA子」。

和團員們把握疫情時期提升歌唱技巧,各自重新面對唱歌這件事,TAKA這一年過得相當充實,並希望之後能在台灣開演唱會,也透露自己很喜歡林俊傑的歌聲,盼有機會可以一起唱歌。

YUICHIRO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DEEP SQUAD(@deep_squad_official)分享的貼文

走過辛苦的日子,YUICHIRO慶幸DEEP SQUAD順利出道了!與DEEP時期相比,因為團員人數增加,且採取每個人都是主唱、也都能合唱的特殊形式,他認為這不僅讓合唱更有厚度,而且能夠合唱的選項也增加不少,因此期許團員們面對任何挑戰都能彈性因應,「有所堅持當然是好事,但我想柔軟以對才能夠確實連結到成長。」

在2020年疫情居家期間,YUICHIRO說自己不斷透過美食外送找好吃的咖哩,同時希望能保持健康,2021年要慢慢地開始鍛鍊身體。最近特別推薦的歌曲是放浪兄弟師弟團BALLISTIK BOYZ的〈Animal〉,而對於喜愛的國外藝人,他偏好Usher、Boyz ll Men、N’SYNC、Backstreet boys、K-Ci & JoJo、Justin Bieber和NEXT TOWN DOWN等流行R&B和男孩團體,作曲方面則希望有機會能和DJ Khaled合作。

KEISEI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DEEP SQUAD(@deep_squad_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如果要用顏色的形容我們的音樂,我想那就是灰色了。因為我們常說如果流行音樂是白色,其根源就是黑人音樂。」KEISEI說,DEEP的成員都受到R&B或黑人音樂的影響,但也不想受限於既定領域,所以希望DEEP SQUAD成為能具體實現音樂核心價值的樂團。

2020年全世界都受新冠肺炎所苦,不過KEISEI認為正因身處如此困境,遠距形式的音樂才能夠普及開來,讓DEEP SQUAD得以挑戰線上娛樂型式,藉此將新的可能性納入視野。而在防疫居家生活中,注重健康的KEISEI不喝酒、自己做菜,專注於日常深度排毒,也想嘗試做瑜珈。近期音樂嗜好則是2000年代的美國流行音樂,像是50 Cent、The Game等嘻哈饒舌,以及Usher、NE-YO、Ashanti等人數不清的名曲。而對於Puff Daddy(吹牛老爹)、112、TANK、NE-YO等歌手充滿憧憬的他,希望之後可以把英文學好,跟世界各地的人建立更多對話。

宇原雄飛(Uhara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DEEP SQUAD(@deep_squad_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宇原雄飛認為2020年對DEEP SQUAD而言是非常好的一年,「7月22日我們如願出道,11月21日託大家的福舉辦了第一次獨立演唱會。疫情居家期間,樂團也持續活動,在歌詞創作與試唱錄音方面精益求精。」回憶起剛入團時總是龜縮著的自己,宇原雄飛說因為前輩人都很好,才讓他終於能好好面對大家說話。現在他們6位個性截然不同的歌手,不但繼承DEEP的情歌專長,更能自在地變幻駕馭各種歌曲。

宇原雄飛分享最近聽到平井大的新歌〈題名のない今日〉,其歌詞的世界觀讓他覺得很受用;而夢想的合作對象則是引領他開始聽西洋音樂的Bruno Mars。但當前的目標除了練唱之外,宇原雄飛為更上層樓,也正在製作自己的原創曲,同時想挑戰演戲,希望可以多加閱讀、雕塑體態。

杉山亮司(Sugiyama)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DEEP SQUAD(@deep_squad_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在入團之前,杉山亮司一直以來都有聽DEEP的音樂,所以在加入之後深感人數的增加深化了合唱的厚度。而雖然年齡差距是DEEP SQUAD的特徵,但透過相處,杉山亮司覺得團員彼此的距離縮得更短,與前輩們的關係轉化成像兄弟的感覺,彼此討論著未來的音樂方向,「感覺樂團的向心力更強,方向性也看得更清楚了。」

因應疫情居家生活的持續,杉山亮司除了看超多Netflix,也寫了很多主旋律和歌詞來磨練自己製作樂曲的技巧,並透過大量聽音樂排行和其他歌手的作品探索潮流動向。喜歡嘻哈和R&B文化的他,最近常聽的曲子是Ty Dolla Sign〈Spicy (Remix)〉,也特別喜歡南韓的嘻哈天王朴宰範Jay Park的作品,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和饒舌歌手合作,也希望DEEP SQUAD多元的分唱方法能創作更多貼近人生、打動人心樂曲,成為大家生活中的一部份。

比嘉涼樹(Higa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DEEP SQUAD(@deep_squad_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因為DEEP SQUAD團員們都想做出更好的音樂,且DEEP的三位前輩樂於接受意見或新鮮的創意,比嘉涼樹說自己相比以前,變得更勇於提出想法,大家能交替擔任主唱,讓彼此的個性交融。雖然目前因疫情關係演出機會銳減,但卻相對多了磨練技巧的時間,比嘉涼樹在發聲和歌唱方面的練習一如往常,也重新審視音樂,和團員各自試著作詞作曲。

他向我們推薦最近常聽的歌曲Justin Bieber〈Anyone〉,笑說自己看著MV還感動得哭了。在努力做好音樂與歌手本分之餘,他也希望能在時尚或藝術等方面展開活動,最近還沉迷在改造衣服,讓衣服可以獲得新生,還能夠展現自我色彩,更容易表現個性。

完整陣容創團至今,TAKA、YUICHIRO、KEISEI作為學長,希望三位晚輩們能夠把握眼前的事物,維持動力與柔軟彈性,並且樂在其中,同時抱持感激、謙虛與誠實的心。2021年他們六人的共同目標就是希望能辦LIVE演唱會,推出更多作品和歌迷們見面。同時他們也想來台灣看夜景、品嚐美食,一窺各大景點的面貌,感受我們的友善親切。DEEP SQUAD期待疫情穩定下來,能到台灣和大家一起度過歡樂時光。

文字整理:Anita/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Sony Muisc Taiwan JP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