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原點再回到原點的旅程!專訪:獵魔人樂團

對於音樂人而言,如果作品最終的完整呈現是一個成果推出,那在創作和製作過程中所歷經的諸多故事與感悟則是這個成果的昇華。

樂手巢與獵魔人樂團共同創作系列內容,樂團透過鏡頭將這張專輯從製作到完成的整個過程分別進行講述,同時將他們在歌曲創作和理念上的經驗進行分享。

獵魔人從創立之初就與眾不同,他們沒有主唱,音樂中沒有歌詞,是幾個期望用純音樂的語言表達故事與情感的音樂人。自幼成長在北京-這個有著深厚底蘊,與現代文化交融的城市裡。繼2014年成功推出的EP《1》之後,在2017年發行了這張長達58分58秒的敘事性專輯《The fifth day》。對於這樣一支樂隊,這樣一張近乎傾盡心血的專輯,樂隊幾人都在其中註入了各自滿滿的情感。

獵魔人自主完成錄音製作,自主進行唱片發行,隨著數碼錄音技術的發展和音樂市場的變化,這一行為典型的詮釋了獨立音樂人的姿態。《The fifth day》(第五天)這一張專輯也做出範本。

對樂團來說,大家都覺得能做這樣的音樂得到共鳴,是一種幸運。因為覺得很多的感覺沒法用文字表達,怎麼說都說不清,所以純音樂給了大家更簡單的方式。

貝斯手方維寧:「關於啤酒和羊肉串,其實也是這張專輯的一部分,在創作的過程裡,每一個時間都是由吃喝構成的,吃喝也是人生的必須過程嘛,而且這張專輯的錄製也是回歸演奏本身,不停地嘗試,尋找最能打動自己的聲音。」

吉他手隋鼎奇:「有些事情跟錢沒關係。錢誰都需要,可以給你帶來更好的生活,但作為一個音樂人,有些東西是沒辦法用錢來衡量的。不是一場演出費多少錢,不是錄一首曲子多少錢,我們練琴的時間和學習的時間其實都包含在了現在的生活裡。但音樂不同,你能有這樣一個樂隊,做出的屬於自己的一種音樂,一種能充分發揮自己的想法,展現自己內心感覺的作品,是一種特別滿足的事。」

鍵盤手劉鴻亮: 「做這樣一張專輯,除了演奏之外,這也是我第一次嘗試全程參與錄製和後期,當更多的參與其中,就會更關注整體音樂聲音上的平衡,在以後的創作裡,也會更注意技術和音樂的互動,怎麼用最合適的方法來把自己的情感傳達給更多聽音樂的人。」

樂團的整體展現標誌了一支樂隊的整體性,然而在這其中的每一個獨立個體又都各自有著屬於自己的獨特。在錄製中,樂隊的成員也分別都談到了他們各自所受的影響和一些音樂經歷。每一部作品的主題、每一首樂曲的色彩以及每一個音符的演奏,這背後的事情都可以讓欣賞者更好的領會到作品的靈魂。所有的作品也都是一次未完待續的續寫。故事,才剛剛開始!

#獵魔人影音專訪內容,持續更新:

文字整理:樂手巢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