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嬉皮民謠中漂泊,Devendra Banhart真摯迷幻的藝術自由

延續1960年代末期美國迷幻民謠曲風特色,Freak Folk(怪異民謠)有著迷離詭異的氛圍,以強烈的實驗風格,挾帶著新嬉皮美學,自2000年代掀起浪潮。而Devendra Banhart作為推動此風潮的音樂家之一,令人困惑的身平背景、遊蕩漂泊的人生,為他增添神祕的個人色彩,也成為音樂及藝術領域中令人著迷卻又看不清的奇人物。

Devendra Banhart是一名唱作歌手也是現代藝術家,1981年出生於美國德州,成長過程經歷委內瑞拉與加州,並到舊金山藝術學院開啟藝術與音樂之路,而後如遊牧民族般遷徙,在巴黎與紐約兩地往返。多元的背景、浪居奔波於世界各地,造就他流利的西班牙文與英語能力,而這也反映在他的歌曲作品。

「Devendra」一字為印度文「King of Gods」的意思,名字中顯露王者猖狂,然而Devendra Banhart總是給人蓄著長髮、濃密鬍子,不修邊幅的印象,自然流露浪漫自由與嬉皮的風情。他的音樂汲取60年代迷幻搖滾的夢幻輕柔,融合民謠、爵士、拉丁樂曲聲響,以及來自東、西方的異國元素;歌詞內容富有詩意,也偶有對世間的揶揄,透露出浪漫理想主義。

2002年他發行了首張專輯《The Charles C. Leary》,但初期踏入音樂圈並沒有受到市場青睞;收錄了早期個人錄音的《Oh Me Oh My》讓他首獲國際關注;直到2004年推出第三張專輯《Rejoicing in the Hands》獲得成功、2008年以Megapuss樂團名義發行的《Surfing》合輯飽受讚譽,期間Devendra Banhart還和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談起戀愛,從單曲〈Carmensita〉的超現實MV中便可見屬於他的幽默怪異,以及娜塔莉波曼當時為愛的出演的模樣。

Devendra Banhart在多種曲風中穿梭,如同他無法捉摸的個人特質,難以將其分類,卻又令人想仔細深究品味。而他作為一名藝術家時也同樣受矚目,如同他本人呈現的感覺,繪畫作品風格獨到、筆觸細膩,更是少不了神秘氛圍。迄今為止,他絕大多數的專輯封面視覺也由他自己設計,其中2010年《What WIll We Be》的封面獲葛萊美獎提名;去年發行的《Ma》專輯則是他首度將自己的油畫作品搬上封面。除此之外,他的畫作曾在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布魯塞爾美術中心,以及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等知名藝術機構展出。

2015年,Devendra Banhart的個人藝術作品合集《I Left My Noodle On Ramen Street》由以高品質聞名的藝術設計出版社「Prestel Publishing Ltd.」發行。受到Paul Klee,Cy Twombly和Henry Darger等藝術家的啟發,此書匯集Devendra Banhart十年間作為藝術家的素描、水彩畫及其他視覺藝術作品。Devendra Banhart表示,書名看來無厘頭卻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因為他當時真的住在「拉麵街(Ramen Street)」。

Devendra Banhart也在同一年與攝影藝術家Adam Tullie合作發行《Unburdened By Meaning》限量藝術書籍,收錄了兩人在Devendra Banhart繪畫工作室中待了一周所創作的視覺作品。而2019年Devendra Banhart則首度跨入詩的領域,發行了他的第一本精選詩集《Weeping Gang Bliss Void Yab-Yum》,用文字來呈現衷於自己的自由奔放。

今年,Devendra Banhart即將推出全新EP《Vast Ovoid》,其中收錄的四首歌曲中,有三首歌在前一張專輯《Ma》製作時期便已完成,但因歌曲主題圍繞在失望與幻滅之間,與充滿母性與母愛的《Ma》專輯實不相合,因此獨立發行成EP。目前已經搶先釋出單曲〈Let’s See〉,而限量的12吋彩膠也將在7月24日正式發行。

文字整理:Anita/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 Devendra Banhartfolk radioPitchforkAnteismDesign Indababandwagon

樂手巢雜誌Vol.8《音樂宅時光》,完整內容線上閱讀:ysoli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