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摩樂隊專訪》什麼樣的樂團可讓觀眾對比丘尼比出善意的惡魔角手勢?

達摩樂隊(Dharma)是新成立的死亡金屬樂團,利用死亡金屬兇殘的音樂來演唱佛經,2019年十月與世界知名黑金屬樂團Marduk在台北杰克音樂Live House的演出,也演變成了佛與撒旦的有趣共演。

達摩樂隊的團員大有來頭,有定居台灣的加拿大人Revilement主唱Joe,台灣民謠金屬樂團暴君吉他手Jon與林老屍、台灣黑金屬樂團Desecration貝斯手大牛,由杰克音樂負責人鼓手杰克號召而成。

▲達摩樂隊從左到右:吉他手Jon、貝斯手大牛、吉他手林老師、主唱Joe、鼓手杰克。

從樂團的宣傳品、主題以及都有團員都有其他主要任職的樂團來看,許多人可能會誤以為這是一個玩票性質的惡搞樂團,但這次的採訪卻讓我們了解到這樂團創立的滿滿想法。

▲達摩樂隊鼓手與發起人杰克(照片提供:達摩樂隊)

鼓手杰克十二年前在淘兒唱片(Tower Record)第一次接觸到了喉音的西藏經文專輯,自此引發了經文與金屬音樂結合的想法,加上對信仰的重視,在多年的嘗試後最終在林老屍的協助下總算得到了成果,林老屍近期也因幫台灣民俗電玩遊戲《打鬼》製作音樂而出名。

▲喉音唱法在許多傳統文化音樂中出現

「現在的年輕人多以沒有信仰為榮。」長年從事音樂教學與巡迴的杰克認為達摩樂隊的存在並不是要大家皈依特定宗教教,而是希望鼓勵大家有信仰、不要只看著自己,而信仰不一定是宗教,也可能是社會的、想法的。

▲達摩樂隊演出(照片提供:達摩樂隊)

達摩樂隊的演出場景是非常有趣的畫面,歌迷聽著佛經衝撞、台上除了重金屬樂手外還有師父一起念經,而在人牆的後面則有許多長輩坐在椅子上共襄盛舉,會不會擔心用極端金屬去表演經文被認為像是異端等不好的印象呢?達摩樂隊認為不會,選擇死亡金屬其實純粹只是喜歡這樣的曲風,尤其在二十一世紀許多曲風都已經融合了,其實很難再去仔細區分。

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歌詞內容幾乎完全是經文,目前已經有十二首創作,都是長期念經的聽眾耳熟能詳的經文,甚至在製作時都有如法。非中文母語的主唱Joe也因此花了很多時間不斷背誦經文,也與師父學習經文的意義,為了確保經文的正確,更是採用原始的梵文來詮釋。佛教有所謂護法相,樣貌兇惡卻是為了保護僧人與信徒,這是達摩樂隊對自己音樂表現最清楚的解釋。

▲杰克音樂Live House觀眾席的達摩像

近年音樂祭盛行,但是極端金屬在音樂祭中演出樂團屈指可數的狀況,達摩樂隊的團員也有感而發,音樂祭常客暴君的吉他手Jon認為近年音樂祭有單一化小清新的趨勢,在明年大港開唱、覺醒音樂祭停辦的狀態下,歌迷大量跑到以重金屬、搖滾為主力的山海屯音樂節粉絲專頁許願小清新的樂團,林老屍認為現在獨立音樂風氣盛行,不過歌迷大多不是聽金屬的。

但是Joe則認為台灣有滿好的極端金屬場景,人口比例跟起伏本來在全世界同類型音樂圈的常態,像是台灣現在真正較純正的黑金屬樂團非常稀少,但是Marduk樂團當天的演出卻座無虛席,因此他總是告訴大家台灣其實有非常強健的極端金屬場景。

撰文、攝影:傀儡

影像提供:達摩樂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