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ke小孩先生雙面對視,《Nothing Was the Same》驗證未來的自己

這年頭「找自己」成了一種媚俗,我們都聽見太多個人的聲音,但這些字眼與情緒又都如此相似,看了難免生厭。如果小時候的我們看得見現在的自己,他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Drake在專輯封面做了這個實驗,搭配「一切都變了」的專輯名稱,兩相對照下實在又自戀又具警示性。

▲加拿大音樂人Drake生於1986年,為饒舌歌手、詞曲創作者、製作人、演員,發行多首暢銷饒舌與節奏藍調歌曲。

2013年Drake獲頒第55屆葛萊美音樂獎的最佳饒舌專輯,他在紅毯上表示,第三張專輯《Nothing Was the Same》將是他上一張專輯《Take Care》的延伸,「我認為音樂是我們所有人都要經歷的過程,它是一種進化,你一直在摸索什麼適合自己,例如:你該執導自己的影片嗎?你該深度參與某些層面嗎?我在《Take Care》真的找到了自己,找到了進展。」

這張作品也受Marvin Gaye 1978年專輯《Here, My Dear》影響甚深,過去他曾在Marvin Gaye的錄音室“Marvin’s Room”製作音樂,也希望自己能成為Marvin Gaye,好好在唱片紀錄世界的優勝與劣敗。

▲Drake 2013年專輯《Nothing Was the Same》封面是他的童年人像。

《Nothing Was the Same》專輯封面由南加州藝術家/設計師Kadir Nelson繪製的油畫,他也是Michael Jackson逝後專輯《Michael》之裝幀設計師。封面共有兩種版本,一是Drake的童年,另一個是大人樣。小Drake面朝右,留著圓圓的爆炸頭,茂密的頭髮上插了一隻蓬髮梳(afro comb),而大Drake面朝左,脖子上戴著一條金項鍊,兩張封面背景同樣以相同的藍天白雲做襯托,也同時間在店面銷售,任消費者選擇想要的版本。

「專輯藝術對我的意義是,這是我從現在起最清楚、簡潔的意識呈現,也是我當下最美好的回憶。」Drake說道。

▲Drake《Nothing Was the Same》專輯豪華版封面是他的大人樣油畫。

藝術家Kadir Nelson表示,Drake開出的需求是肖像畫,但他不希望封面看起來像嘻哈專輯,而是更富藝術感,且要更具影響力。因此他畫了許多草圖,再讓Drake挑出喜愛的風格,最後將元素融合在一塊,他也先在錄音室聽過新專輯,從旋律刺激畫面靈感。

▲Drake小時候。

《Nothing Was the Same》封面時常被拿來跟經典嘻哈專輯如:Nas的《Illmatic》、The Notorious B.I.G.的《Ready to Die》與Lil Wayne的《Tha Carter III》做比較,因為主視覺同樣都是以非裔小男孩為主角。單純的孩子雖同樣面無表情,卻也隱隱顯露一分若有所思,並透過背景或衣飾妝點添加符號,引人思考象徵意涵。

▲Nas 1994年專輯《Illmatic》。

▲The Notorious B.I.G. 1994年專輯《Ready to Die》。

▲Lil Wayne 2008年專輯《Tha Carter III》。

每一個蝴蝶都是從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來尋找它自己。

到了一定年紀,童年照片看起來就會像前生。為了鎮靜這種隔世的恍惚,偶爾好好確認自己的容貌變化,看來也是必要的了,也許能催促我們把人生過得積極點。

撰文:蔡舒湉

來源:SPINMTVbuzz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