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nem《The Slim Shady LP》,痞子阿姆後車廂棄屍事件

這世上每個人都有一個價格,給不給標價由不得你,只看你有沒有種面對。 27歲前,阿姆(Eminem)還是個窮到沒有明天的臭卒仔,首張專輯失利後,他在藥物與酒精之間打滾,不但沒錢買女兒的尿布,連時薪5.5美金的工作都一直砸飯碗,而饒舌圈黑勢力更不爽這隻白鬼成天吃飽太閒踩過界。但阿姆處理它的方式不是放下它,而是用生氣來爭氣,他翻爛字典架出虛虛實實的痞子宇宙,使出黑色幽默踐踏流經的荒謬與殘酷。1999年的《The Slim Shady LP》象徵他翻身前一刻的掙扎,而封面描繪的犯罪現場也暗喻了音樂如何成為落魄靈魂的救贖。

▲美國饒舌歌手阿姆(Eminem)生於1972年底特律,本名Marshall Bruce Mathers III,辭藻豐富、無所畏懼的大痞子挾帶憤怒正面直擊他眼中的世界。

阿姆從14歲開始饒舌,1996年發行首張個人專輯《Infinite》,歌詞敘述他與女友Kim Scott的貧困生活,而女兒Hailie即將出世。此時阿姆已開始用多變的押韻模式與繁複的字彙建立高度個人化風格,不過市場反應卻石沉大海,陷入低潮的他濫用藥物、酒精過量且自殺未遂。然而這張被遺忘的專輯卻對阿姆產生深遠的影響,1999年他告訴《滾石》雜誌:「發完那張唱片後,我寫的每個韻越來越兇,其中大多是回敬給對我的批評。那些混蛋總說:『你是白人男孩耶,你幹他媽的饒舌啊?你幹嘛不去唱搖滾樂?』反正就是一直講那類狗屁開始激怒我。」

《Infinite》也促使他發明另一個自我尋求釋放的管道,1997年Slim Shady(痞子)在《Slim Shady EP》中誕生,痞子作風以參雜大量粗話描述暴力內容為招牌,也因此阿姆被貼上厭女與有害美國青少年的標籤。這個時期阿姆與女友Kim Scott和他們新生的女兒Hailie一起住在底特律高犯罪率社區,房子遭竊無數次,他在女兒生日前夕被打工的餐廳開除,激發他創作〈Rock Bottom〉,歌詞描述:女兒最後一片尿布用掉了,他覺得疲憊、飢餓、營養不良,就算想振作也沒工作可做;〈If I Had〉也唱出窮瘋的狂想:「如果我有一百萬/我要買一座該死的釀酒廠把全地球的人都變成酒鬼」、「如果我有一百萬/那樣還不夠用/因為我還是會去搶劫裝甲車」⋯⋯

▲Eminem與女兒Hailie。

之後阿姆到洛杉磯參加一年一度的饒舌奧林匹克賽(Rap Olympics),並奪下第二名。Interscope唱片的人也去了那場比賽,《Slim Shady EP》被寄回公司,獲得嘻哈製作人Dr. Dre的賞識,人生終於有了轉機。1999年阿姆發行第二張錄音室專輯《The Slim Shady LP》,本作由Dr. Dre、Bass Brothers和他共同製作,LP版收錄EP中一半歌曲,再加上11首新歌,歌詞視角主要從阿姆發明的「痞子」(Slim Shady)人格出發,他細數成長過程的狗屁倒灶,一邊想像黑暗的未來。這張唱片榮獲葛萊美獎最佳饒舌專輯獎,也讓阿姆從地下翻身站上全球舞台成為超級巨星,所屬的Interscope唱片公司甚至幫他創立個人廠牌Shady Records。

▲1999年Eminem發行第二張錄音室專輯《The Slim Shady LP》。

阿姆的歌詞就像真人秀肥皂劇劇本,他在痞子的名號下隆隆發射復仇的砲火,其中有殘酷的自嘲,也有鮮明具體的指涉,大家分不清究竟歌詞是真是假,難以釋懷的人有老母,也有老同學,阿姆的生母Debbie Mathers不滿〈My Name Is〉指涉她吸毒,瞧瞧這段:「我99%的人生/我都在說謊/我剛發現我媽藥嗑得比我還兇 (該死)」(99 percent of my life , I was lied to. I just found out my mom does more dope than I do (Damn));另一首禍事的歌曲是描述被同學D’Angelo Bailey霸凌的〈Brain Damage〉,歌詞如:「我上中學的第一天,那孩子對我說/『就你跟我,今天下午三點整你完了』/我看著我的錶指著一點二十/我已經給你我的午餐錢了,你還想要我怎樣?/他說:『別肖想逃離我,你只會弄得更難堪』」(My first day in junior high, this kid said “Just you and I, three o’clock sharp this afternoon you die” I looked at my watch it was one twenty “I already gave you my lunch money what more do you want from me?” He said, “Don’t try to run from me, you’ll just make it worse”)

他們先後對阿姆提告。

能成為橫空出世的饒舌歌手,不只因為阿姆是相對少數的白人Rapper,也因為在1999年的時空背景,樂迷大多沈浸在極度暴力的黑幫饒舌(Gangsta rap)中,阿姆抒情的內容凸顯了他的與眾不同,〈’97 Bonnie&Clyde〉就是最好的例子,這首歌最初收錄在《The Slim Shady EP》,創作受2Pac的〈96 Bonnie & Clyde〉和Bill Withers的〈Just the Two Of Us〉啟發,阿姆重新詮釋出一則恐怖都會傳說,也將意象化用至《The Slim Shady LP》專輯封面。

〈’97 Bonnie&Clyde〉用冷靜的語調描述開車載女兒一起到湖邊棄屍,後車廂裝著三具屍體,有媽媽、媽媽的新男友和媽媽的繼子,使用的音效需要水聲和女兒的人聲,當時阿姆不知道怎麼跟女友Kim解釋歌詞,於是瞞著孩子的媽說要帶Hailie去兒童餐廳Chuck E. Cheese,事實上是偷偷帶4歲的女兒去錄音室。Kim發現後當然大發雷霆,兩人冷戰了好幾個禮拜。又要怎麼跟小Hailie解釋呢?等她大一點再說吧!就說當時爸爸媽媽相處出了點問題,所以用想像出來的情節舒緩沮喪。

▲《The Slim Shady LP》特別版封面。

當初那個窮到快起肖的怪胎痞子如今是身價超過兩億美金的「饒舌之神」,但他沒有喪失憤怒的能力,他依舊堅定寫詞、且暢所欲言,近期最震撼人心的一次是2017年在BET 嘻哈大獎頒獎典禮上用Freestyle砲轟美國總統川普,阿姆拋卻所有樂器與音效的掩護與裝飾,用赤裸的人聲咆哮自己的觀點。

看過這種不留退路的奮不顧身,還有人要質疑他是為了名利饒舌嗎?

撰文:蔡舒湉

來源:udiscovermusicfubizRollingStonealbumismeminem.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