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再感到心碎?看 Jon Brion 配樂為《王牌冤家》施展無痛失戀的魔法

0
9821

你也擁有過刻骨銘心的戀情嗎?痛徹心扉到靈魂像分裂成數個碎片,想著若把相愛的記憶抹去,應該就不會感到悲傷了吧。電影《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就是探討愛情與記憶的拉扯,雖已上映近二十年,仍是許多人歷久彌新的經典,更是療癒情傷的電影首選。新奇的非線性敘事題材,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劇本獎的肯定;配樂也不容小覷,除了獲得葛萊美最佳配樂提名,還成為許多歌手的創作養分。究竟《王牌冤家》的配樂施展了什麼魔法?跟隨同樣為愛情所困的主角 Joel、Clementine 展開笑中帶淚的無痛失戀狂想曲。


▲ 圖片來源:Focus Features。

《王牌冤家》講述害羞內向的 Joel 在火車上邂逅性格直率的 Clementine,兩人很快陷入了愛河。然而某天 Joel 去找 Clementine 時,卻發現她竟不記得自己,也忘記兩人正在交往,甚至已有新歡。Joel 傷心地跟朋友訴苦,意外得知 Clementine 竟是去忘情診所消除兩人的回憶。Joel 試圖以同樣方法來消除記憶,但過程中對曾經的美好時光依依不捨而反悔。然而手術已經開始,Joel 只能拚命在腦中拉著回憶裡的 Clementine,不斷編造各種記憶來混淆醫師與診所員工⋯⋯。


▲ 圖片來源:Focus Features。

導演 Michel Gondry 的專業領域雖然是在視覺影像,但其實他來自音樂世家,父親是爵士音樂家、母親是鋼琴手、祖父發明最早的合成器 Clavioline,且 Michel Gondry 還曾擔任過80年代法國獨立樂團 Oui Oui 的鼓手,這樣的背景讓他對電影配樂的節奏和運用更敏銳,於是找到《王牌冤家》原聲帶裡的主要配樂家 Jon Brion。Michel Gondry 覺得 Jon Brion 了解流行文化,也能以管弦樂方式進行古典曲風的配樂,還發現 Jon Brion 對每首創作都非常慎重和用心,不會像市場上許多配樂家創作出許多只有技巧但缺乏情感的配樂。此外 Michel Gondry 認為最棒的是,Jon Brion 的音樂有如夢境般迷幻,置入在《王牌冤家》恰好能增強夢與記憶元素的連結。

果不其然,這次的合作碰撞出許多有趣的火花,有次導演 Michel Gondry 與編劇 Charlie Kaufman 一起去 Jon Brion 的工作室進行《王牌冤家》配樂討論,儘管在某些地方想法有落差,可是三人用各自的想法溝通完後,發現電影配樂又擁有全新的詮釋方式,因此三人對這樣的合作方式都很樂此不疲。


▲ 左為導演 Michel Gondry。(圖片來源:Focus Features)

Jon Brion 在音樂圈擁有多重身分,是歌手、樂手、唱片製作人還是作曲家,在電影配樂作曲領域擁有豐富的經驗,經常與導演 Paul Thomas Anderson 合作,曾為《淑女鳥》(Lady Bird)、《心靈角落》(Magnolia)、《派拉諾曼:靈動小子》(ParaNorman)等電影配樂。為了讓配樂的情感與電影真正結合在一起,Jon Brion 會在兩週內每天看兩次要配樂的電影,藉此找到哪些畫面該置入配樂,使劇情或角色情緒更有張力;甚至還會無聲播放電影並同步進行演奏,當他找到一種感覺、一組旋律能與電影呼應,就知道這就是適合電影的配樂了。

Jon Brion 曾表示與導演 Michel Gondry 與編劇 Charlie Kaufman 合作是種享受,看見導演和編劇展現出的熱情,即使出現難關也不畏懼,甚至認為自己正在參與美好的事情。相較於其他配樂家喜歡獨自埋頭工作,Jon Brion 更偏好與導演一起討論激盪出更酷、更有趣的想法,為的是做出自己認同、覺得有價值的配樂。


▲ 圖片來源:Jon Brion Music Facebook。

Jon Brion 在《王牌冤家》裡的配樂娓娓道出 Joel 內心和現實世界,像是〈Bookstore〉〈Peer Pressure〉柔和的旋律與曲風反應 Joel 、Clementine 注定會產生的情愫;而〈Showtime〉鋼琴與其他樂器互相疊加營造出不安、迷失方向的效果;〈A Dream Upon Waking〉放置在 Joel 試圖在遺忘記憶手術裡逃跑的窘境,重複刺耳的木管樂器搭配緩慢的電子樂為此首配樂的特色,顛倒磁帶的聲響也貫穿〈A Dream Upon Waking〉,意涵著 Joel 的記憶正在逆行。

〈Phone Call〉是電影裡最溫柔且充滿希望的配樂,初登場是在 Joel 與 Clementine 初次相遇的告別時,Joel 答應回家會播電話給 Clementine,爾後 Joel 回到公寓時響起〈Phone Call〉,主旋律為不斷重複的開放和弦吉他,Jon Brion 刻意用舊吉他錄製,營造在老唱片機上播放的效果。這段配樂將愛情萌芽時心跳加速的悸動感,完好如初地表現出來;再次響起〈Phone Call〉時,是當忘情診所的員工 Patrick 偷偷將 Joel 原本準備好的項鍊,偽裝成自己的心意送給 Clementine,旋律用不同的音階呈現,意味著 Clementine 向 Patrick 表達感激與心動是錯誤的,接著畫面一轉來到 Joel 記憶的某層,Clementine 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當時對 Clementine 還保有非常多愛的 Joel,想為 Clementine 接住更多脆弱。〈Phone Call〉的配樂持續播放直到 Joel 記憶即將被刪除之時,他在內心吶喊著:「請讓我保留這段記憶。」音樂變得混亂,最後變成 Beck〈Everybody’s Got to Learn Sometime〉的扭曲版。


▲ 圖片來源:Focus Features。

為了保持《王牌冤家》的配樂風格,Jon Brion 特地重新製作 The Korgis 在1980年發行的〈Everybody’s Got to Learn Sometime〉。這首歌除了為電影奠定基調,前奏和副歌也散布在電影各處,像是:開頭 Joel 躺在床上、兩人分手後 Joel 在汽車上嚎啕大哭⋯⋯直到電影尾聲,Joel 與 Clementine 得知忘情診所的真相,聽著錄音帶裡的言語是如何傷害對方,於是開始討論即使看破未來所有的不美好,那仍要相愛嗎?〈Everybody’s Got to Learn Sometime〉才完整地在電影裡播出,這首歌存在於 Joel 的真實世界,更呼應這段戀情無論是美好或是心碎的記憶,都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王牌冤家》尾聲的經典對白:

Clementine:「我只是個在尋找自己、一塌糊塗的女孩,我不完美。」
Joel:「我看不出我不喜歡妳的地方,現在看不出——」
Clementine:「但你以後會!你會想到一些事,我會感到無趣、被你綁住!」
Joel:「好。」
Clementine:「好?」

電影配樂除了使用 Jon Brion 的創作,還使用其他經典名曲,像是:The Willowz〈Something〉、〈I Wonder〉,導演的下部電影《戀愛夢遊中》也再次使用他們歌曲;充滿朝氣的60年代搖滾樂 The Polyphonic Spree〈It’s the Sun〉;來自印地語電影的〈Mera Man Tera Pyasa〉、〈Tere Sang Pyar Main〉、〈Wada Na Tod〉;深受編劇喜愛、但只在預告片及廣告使用的 Electric Light Orchestra〈Mr. Blue Sky〉等等。

《王牌冤家》原聲帶對流行音樂圈帶來非凡影響,像是:MemoryhouseXXYYXX、馬來西亞歌手 Yuna 都從中採集靈感,同樣也為饒舌圈注入色彩,例如 Kanye West 看完《王牌冤家》也對配樂深深著迷,決定邀約從未嘗試過饒舌樂的 Jon Brion 一起創作〈Gold Digger〉、〈Gone〉、〈Celebration〉,最後完成的專輯《Late Registration》拿下告示牌排行榜冠軍,並榮獲葛萊美獎最佳饒舌專輯;另外,Jay Electronica 在2007年發行的 EP 中,Eternal Sunshine (The Pledge)〉15分鐘的節拍皆取自 Jon Brion 的樂譜。

「時間快到了,這一切馬上就要消失,我們該怎麼辦?」「用心享受。」Joel 的記憶即將被刪除時與 Clementine 的對話,告訴我們不要怕去愛、怕疼痛,要好好感受當下的每分每秒,這也如同 Jon Brion 的音樂,享受創作過程就是他打造出動人心弦配樂的魔法,每個音符都是藉由不斷吸收電影劇情、集結各方想法而碰撞出的結晶,才讓每個觀影者無法自拔地陷入《王牌冤家》的奇幻故事。


▲ 圖片來源:Focus Features。

撰文:Nicole
資料來源:IGNWikipedia-1Wikipedia-2MUBIMICInterView Magazine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重返青春熱血的社團時光,5月23日樂手巢雜誌 Vol.17 正式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7/

《終極追殺令》配樂幕後推手:Éric Serra、Sting,將殺手的孤獨與溫柔流淌至影迷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