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her John Misty《Pure Comedy》,諷刺漫畫怪咖大觀園

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當演員,但這世界上倒是不乏勤於演練心痛的人,即使是純粹喜劇,也勢必得安插幾個悲情角色,漫畫家Edward Steed 的荒謬美學即反映出世間百態多麼令人發噱。他畫的唱片封面角色毫無修飾、批判百無禁忌、想像超展開,既是「尋找威利」的勸世版,亦是現代都會的清明上河圖,而怪誕人物和奇特儀式當中就有你與我的縮影。

▲美國音樂人Father John Misty 本名Joshua Tillman,身兼創作人、歌手、吉他手、鼓手、唱片製作人等多重身份。

2017年Father John Misty 發行第三張錄音室專輯《Pure Comedy》,他希望封面能以狂想譏刺當代社會生活,於是找上長期為《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創作的漫畫家Edward Steed,他擅長以簡練線條勾勒悲喜劇(tragicomedy),彰顯各種荒唐、愚蠢的人物個性及社會現象,是力道強勁的黑色幽默漫畫家。

▲漫畫家Edward Steed 慣用黑色幽默譏諷世界的千奇百怪。

接受《SURFACE》雜誌訪談時,Edward Steed 坦言過去沒聽過Father John Misty 的音樂,決定合作後收到音樂人寄來的舊作《I Love You Honeybear》與新作《Pure Comedy》的第一首歌。「他看過我在《紐約客》畫的漫畫,寫email 說想要我的作品,說他喜歡我的作品、我的風格很適合他的新專輯。我們的世界觀某程度蠻相似的,我不用特別調整風格去配合他。」

Father John Misty 構想用同一張圖搭配四種不同色彩的天空,漫畫家先分開構思小區塊場景,表現的諷刺情境與歌詞沒有直接相關,核心主題是地球上人類生活的種種荒誕,完成後再分配到圖面各處。「最重要的是讓人們在聽這張唱片時,有些有趣的東西可以好好瞧瞧。我的創作心態是,如果有天我製作了一張專輯,我會想放在封面的。」

▲Father John Misty 2017年專輯《Pure Comedy》封面由Ed Steed 繪製,共有4種天空色彩。

熟悉西方畫的朋友,是否覺得《Pure Comedy》構圖風格有點像16世紀荷蘭畫家Hieronymus Bosch 的畫作《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人間樂園)呢?

▲16世紀荷蘭畫家Hieronymus Bosch 畫作《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現收藏於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

Edward Steed 在尋找靈感階段的確先到圖書館借出所有有關Hieronymus Bosch 的書籍,參考許許多多中世紀古典繪畫、宗教畫、地獄主題畫。封面右下角的船即以Hieronymus Bosch 的《Ship of Fools》(愚人船)概念為基礎。

▲Hieronymus Bosch 畫作《Ship of Fools》,現收藏於巴黎羅浮宮。

▲《Pure Comedy》封面右下角圖像參照Hieronymus Bosch 畫作《Ship of Fools》。

Edward Steed 找資料與意象花費許多時間,光是草圖就畫了好幾個禮拜,一邊畫一邊發想新創意,之後再用一個禮拜時間正式畫到大型的畫板上,媒材只用到墨水筆。他坦言,要創作這麼大張的畫讓他精疲力竭,直說當初太天真了,眼睛和手都痛了好一陣子,幸好對成果相當滿意,自己最愛右上方的喪禮場景。

《Pure Comedy》豪華版黑膠採用上色的鋁和銅金屬材質,搭配全部4種客製封套設計,並提供折疊海報,與一副封面角色塔羅牌,幫助理解整張圖的意涵。

▲Edward Steed 最愛《Pure Comedy》封面右上角的喪禮場景。

▲《Pure Comedy》主題塔羅牌。

被問及最喜歡的唱片封面是哪張時,藝術家不諂媚討好,推薦了Kevin Coyne 的《In Living Black And White》。「近看時會覺得有點邪惡,我覺得他看起來就像我會畫的那種人。」Edward Steed 說道。

▲英國音樂人Kevin Coyne 1976年專輯《In Living Black and White》。

存在是虛無的,快樂是漂浮的,唯有傷痛清清楚楚、沈重有力。

細細欣賞這張複雜的封面讓我們的玻璃心又裂了幾痕,卻也感受到奇異的快樂,慶幸終於有人在粉飾的太平底下抽了幾條鞭子。

撰文:蔡舒湉

來源:NMEgeniussurfacemagvo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