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聖 LIVE】出道28年,陳奕迅「Fear and Dreams」巡演台北場 自證藝術新高

0
18194

Eason 陳奕迅有兩種經典狀態,一個是人來瘋,一個是如入無人之境。在「Fear and Dreams」世界巡迴演唱會中,你可以看到他毫不保留地用自己的肉身搬演那些未來科幻、文藝復興和超現實主義底下的扭曲與頹唐。震動的詞,騷亂的曲,在他唱來若不是孤獨的行星自轉,就是轟然的隕石爆炸。你感受得到他想在「Fear and Dreams」涵蓋好多、好多、好多的事,但打從啟動世界巡演以來,他從未真正定義什麼叫「恐懼」,也沒說出自己懷抱什麼「夢」。

那些召喚歡呼的濫情口號都被拋進黑洞,連歌與歌之間的距離都被抽為真空。即使他沒唱,身邊的 live band、音樂劇扮相的舞團和巨型電子屏幕,都以飽滿的戲劇性調息著整座場館的呼吸感。八成的粵語歌,大概也有八成的觀眾聽不懂歌詞意思,縱然如此,沒有人捨得將注意力分給螢幕上的字幕,連拍手都怕驚擾這層層墜落的夢境。

「Fear and Dreams」以〈2001太空漫遊〉的經典前奏震撼開場,舞台左方有一名太空人在整首歌旋轉不停,渲染無重力情境。一整面頂天高的大螢幕是本次巡演的重點之一,負責串連一幕幕劇情,當影片中的蟲蟻蜈蚣在陳奕迅臉上竄動,觀眾忍不住驚呼,亦引人聯想卡夫卡的變形寓言。戰爭、海嘯等末日情境,帶出天災人禍的無奈。拼貼的文藝復興風格壁畫,和日本怪談系浮世繪水墨畫,都壯大了演唱會想要抓取的奇幻最大值。

每首歌動輒有十幾位舞群上台聯演,服裝道具組的創意天馬行空,大手筆打造前衛科幻的太空人、《奪魂鋸》陰險感的比利木偶、媲美百老匯規格的飛蛾與禿鷹造型、《發條橘子》或雷內瑪格麗特的黑帽紳士、扮石雕的街頭藝人,以及各種可愛得無以名狀的繽紛毛絨絨。如此大陣仗的造型變化,也讓陳奕迅的 dancer 團隊變得更像劇團,每名舞者都跳脫出自己的個性,並交織出群居動物的深厚連結。這股革命情感也可從後台花絮看出,陳奕迅會在每場開演前與巡演團隊一一擊掌、彼此加油打氣,他緊張地深呼吸,而工作人員總是微笑,畫面無比溫馨。

陳奕迅的服裝造型也很有看點,他癲狂的底氣足以駕馭各種浮誇的造型,像是先知的斗篷元素、大墊肩、大 U 領拼貼銀亮片,或是墨西哥亡靈節風格繁花,表現出非洲未來主義之風。繽紛的花朵與蝴蝶也是「Fear and Dreams」的視覺主題,海報背景是霧霾陰天,前景是背對背遠望的陳奕迅,從正中央迸放萬紫千紅,他頭、臉飛了幾隻蝴蝶,或許還連結了一個莊周夢蝶。

配合演唱會在小巨蛋一樓設置的「塵大館台北分館」免費展覽,也是有趣的設計,門口設置與「塵大師」一同打坐的兩個蒲團,還有工作人員幫忙拍照。館內展出葛民輝設計的 FEAR AND DREAMS 演唱會重量級紀念特集 BOX SET,近出口處還能抽籤詩、蓋紀念章。即使沒搶到票的歌迷,也能共襄盛舉,聰明擴散社群討論度。

連續飆唱兩小時後,場館亮出大白光,一萬多人像飛蛾般奮力振翅,E 神退駕開口聊天。睽違七年再次來台開唱,確認真的是七分鐘賣光七場台北小巨蛋七萬張門票,他雙膝跪地朝拜觀眾答謝,又解釋因為設備規格(香港場是橫71米、高14.5米的巨大電子屏幕)的因素,很難在其他城市開唱,甚至對來自高雄的搖滾區歌迷開玩笑,約定「明年今日要在高雄車站唱給你一個人聽」,語罷又促狹地笑了起來。

不過陳奕迅的惴惴不安在 talking 時亦是如此明顯。他謙卑地問,一氣呵成的演出還習慣嗎?不好意思地說,編制還是以粵語歌為主,但有略調歌單,為台北場多穿插一些國語歌。事實上他的不確定感還有更多社會性因素,原先預計在2019年啟動的「Fear and Dreams」因這幾年來香港動蕩的氛圍暫停腳步,再加上新疆棉、改林夕詞爭議,分裂的意識板塊都盼望歌王能發個聲,「為自己、為世界做些什麼」,但此時此刻,連擁抱恐懼和夢想都難以言喻。

陳奕迅甚至不去形容「Fear and Dreams」是用什麼形式策劃,將術語與自己的期待硬是吞落喉,留待觀者各自詮釋。整場說最白的,可能是那句「我都快50歲了(48)!可是張學友60多了(62)還在唱,我恨張學友!」嬉笑怒罵背後,誰都聽懂陳奕迅希望自己像歌神一樣保持狀態,並且開創藝術性,等到以後沒力氣實驗了,再來唱「陳奕迅經典演唱會」。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E臣(@mreasonchan)分享的貼文

▲ 台灣歌迷暖心應援,在陳奕迅 talking 時,聽從吹哨聲一起掀開色紙,在環繞舞台的二樓觀眾席排出「WE ❤️ EASON ❤️ TW」字樣,陳奕迅見狀感動得說不出話。這畫面也呼應他說的「這個地方給我很多的愛」。

7月15日安可場陳奕迅穿上「Fear and Dreams」周邊 T 恤(是沒賣的桃紅款),回憶1995年在香港贏得第14屆新秀歌唱大賽冠軍後,獲得來台灣發展的機會。當時他還不太會說國語,為了發表首張華語專輯《一滴眼淚》(1996),得先來台灣住幾個月,說到這,他瑣碎地背誦起宿舍街道地址。忐忑的新人某天在公司門口發現堆了幾箱專輯,一開始以為是補貨,沒想到是退貨(卡帶)。

唱罷〈一滴眼淚〉,他繼續講自己的出道血淚。到了第二張專輯,團隊討論也許留學英國的西裝紳士造型,不符合1997年盛行的英搖氣味,於是讓23歲的陳奕迅改做潮流打扮。但,還是賣不好。唱完收錄在《醞釀》的〈預感〉,他忍不住抱怨:「怎麼寫這麼難的歌呢?」像陳昇的〈不再讓你孤單〉,即使在卡拉OK 喝點小酒都不怕破音、走音,清唱一句他1998年翻唱過的流行金曲,E神跟觀眾分享:「唱不上去就捏大腿,肯定會高音。」

在追憶往事中,陳奕迅不斷感謝唱片公司的不離不棄,甚至連台灣的小販都真誠感恩,說「賣地瓜粥、賣麵線的老闆娘都對我很友善」。聊著笑著,簡直忘了今天才第一場,後面還有六場要唱,但他說沒關係,「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最重要的是懂得開玩笑」,而長達三小時的扎實演出,事實上也是向自己發跡的土地證明他的作品與身為藝人的價值。

那個首張專輯只賣一萬七千張的陳奕迅,和今日七萬張小巨蛋門票被秒殺的 E 神都是一樣的,一樣地因為有夢而恐懼,一樣地不瘋魔不成活。

陳奕迅絕對不是完美的人,但他絕對把一首又一首的歌都給完美地唱活了。

「陳奕迅 FEAR AND DREAMS 世界巡迴演唱會」台北站7月15日歌單

2001太空漫遊
人神鬥
當這地球沒有花
謊言
時代巨輪
想聽
兄妹(國)
心的距離(國)
我們(國)
如果這一秒鐘你跟我講你不愛我
紅玫瑰(國)
開不了心
告別娑婆

今日+垃圾(最後三句歌詞)
夢的可能
好久不見(國)
任我行
人生馬拉松
相信你的人(國)
四季
陪你度過漫長歲月(國)
路…一直都在(國)
大人
致明日的舞
讓我留在你身邊(國)
愚人快樂(國)
我們萬歲

PARTY MEDLEY:
閃 / 滑鐵盧車站 / 美麗有罪 /隨意門 / 第五個現代化 / 放(國) / 笑死朕 / 打得火熱 / 重口味

陳奕迅「Fear and Dreams」世界巡演-台北站 限定7場
演出日期:2023年7月15日、16日、18日、19日、21日、22日、23日
演出地點:台北小巨蛋

「塵大館 台北分館」快閃展覽
展覽地點:台北小巨蛋 1樓商店街1-12號店鋪(由「北區4號出入口」進入)
展覽時間:2023年7月15日至7月23日 14:00-20:00(每日限時開館)

撰文:蔡舒湉 Lala
圖片協力:環球音樂

【巢聖 LIVE】伍佰& China Blue「Rock Star」演唱會:他心中有一塊你永遠無法到達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