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人的禮尚往來》電子搖滾舞曲組合Flux,許願池丟傻眼貓咪

Flux的場子叫派對,無論你認不認識Flux、愛不愛電子舞曲,只要〈傑森史塔森〉前奏一下,洗腦旋律如雲霄飛車奔馳,強勢鼓點帶動心臟共振,不喝都能茫~FLUX總能迅速讓人熱血沸騰,但這次先不跳舞,FLUX暢談他們的節慶收禮經驗,有人想收到傻眼貓咪是怎麼一回事呢?

▲電子搖滾舞曲組合FLUX於2012年成立,團員左起吉他手梁恩智、樂團創作中心主唱黃勤鐘、鼓手陸大爆(樂手)、吉他手李政德。

▲〈傑森史塔森〉以好萊塢明星Jason Statham為名,創作如動作片配樂的舞曲。

交替遺憾與陰影,聖誕節的熱血一瞬

幸福的聖誕節都是相似的,不幸的聖誕節各有各的不幸。吉他手李政德回想去年聖誕節和女朋友一起到北海道旅遊,原本計畫參觀夢想中的聖誕市集,沒想到卻遭遇暴風雪,飛機被迫先在東京降落,隔天早上抵達北海道時已錯過聖誕市集,只能殘酷地跟散場的攤販合影,讓他們大嘆:好遺憾啊!

陸大爆回想高二的住校生活,16歲的他和同學偷偷帶酒進校園慶祝聖誕節,當時不勝酒力,喝醉後大家一起在宿舍大唱聖誕歌胡鬧。「可是後來有同學趁我喝醉,一直拿酒瓶戳我,戳哪裡就讓大家自己想像了,雖然有點陰影,但某個程度來說,還是一段青春熱血高中回憶 ! 」

▲團名「FLUX」意指流出、不斷地變動,象徵旋律流動,讓人不停跳舞的音樂元素。

全團死會,過節首選女朋友

2017聖誕節,FLUX二話不說都是跟女友一起過。黃勤鐘與女友共享聖誕大餐,當Boyfriends of Instagram,幫拍美照;李政德在平安夜與女友共度甜蜜夜晚,聖誕節跟大學同學交換禮物。陸大爆則說:「和女友的姊姊登記結婚⋯⋯不是啦~是和女友一起陪她姊姊去登記。」

聊到最想收到的聖誕禮物,陸大爆回歸影像中的酷哥本色,「因為我不喜歡欠人情,所以沒有特別想收到的禮物。」李政德很實際地回答掃地機器人,「因為家裡地板都沒人掃,雖然我和我妹一起住,但我們好像都不怎麼擅長掃地就是了。」黃勤鐘萌萌地說:「我最想收到貓咪。」團員隨即在旁邊瞎起鬨:他想要傻眼貓咪~

▲黃勤鐘的髮色是FLUX中最醒目的,螢光桃紅、螢光綠都駕馭得了,還自嘲是特南克斯。

玩具重精美,小男孩的夢幻聖誕禮

關於最棒的禮物,黃勤鐘回憶童年聖誕節在枕頭旁發現金屬材質挖土機(或耕地機)玩具,爸媽說是聖誕老人送來的大禮,有別於塑膠的廉價感,這台高級挖土機讓他愛不釋手。「記得有次堂弟想玩,我還不給他玩,把玩具拿去房間關起來,結果媽媽追來拿藤條往門縫裡掃,開門以後我就被狠狠教訓一頓。」

陸大爆童年的聖誕節也收過高級玩具,他記得當晚在家裡聽到腳步聲,直覺一定是聖誕老公公走路的聲音,馬上跳下床衝出房間,結果在聖誕樹下看到一整組蝙蝠俠公仔、蝙蝠車、蝙蝠俠基地,「還是方基墨的電影版本!」他強調。

▲陸大爆收過最棒的禮物是1989年版蝙蝠俠玩具組合Batmobile Kenner Batman Returns Dark Knight Collection 1989 Vehicle Toy。

▲陸大爆去年擔任「樂手村 YSO VIBE」大師班鼓手講師,送出參與錄製的專輯CD、前樂團絕版海報、貼紙等好禮。

李政德最愛的禮物是女友親手製作的皮革護照套,因工作關係,李政德常出國,證件亂塞亂放,看在眼裡的女友默默找工藝老師學習製作皮革套的方法。「只為了讓我出國更方便,整個大感動啊!」不過,李政德也收過讓他傻眼的禮物,他在當兵時,交換禮物換到學長提供的萬花筒,「抽到的當下被大家嘲笑,連送的那個人都不好意思,但我自己心裡覺得很棒,還一直安慰他。萬花筒很有趣,沒事可以拿來…恩…看一看…」

聖誕歌單|FLUX篇

FLUX推薦的節慶歌單,有貓狗合唱版經典聖誕歌曲,李政德笑稱:「很可愛又很有過節氣氛!」推薦當禮物的專輯是FLUX 2016年發行的《多元觀點》,絕版更提升收藏價值。

▲《A Dog’s Christmas》與《Jingle Cats》系列以貓叫狗吠演唱經典聖誕歌曲。

▲2016年FLUX發行首張專輯《多元觀點》,入圍第27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及最佳樂團獎。

FLUX心目中最有聖誕老人特質的音樂人,黃勤鐘從鬍子聯想到官靖剛;李政德認為是五月天阿信,「因為他對音樂人大力幫助,像超犀利趴,讓很多人都有上舞台表演的機會。」陸大爆也從貴人角度想到奇哥,「他是我的恩人,因為我之前的樂團(那我懂你意思了)解散的時候,他主動聯絡我,一起進行很多音樂上的合作,也對我的人生提供很多幫助。」

▲「超犀利趴」(Super Slipper)是由「相信音樂」主辦、五月天籌畫的年度大型演唱會。

FLUX在〈來自1960〉唱道:「你說你不習慣 這種電子的音樂/想要回去聽 真實演奏的聲音」,用1960象徵不假外飾、與血肉共鳴的情感狀態。擔心電子音樂無法撼動人的樸實情感嗎?FLUX在歌詞說的故事不多,但從作曲、編曲與演出態度,在在清楚表現出他們背後不常說出口的主張。

去年崑山科技大學學生以FLUX歌曲〈東京大夜逃〉做為畢製動畫的配樂,成果讓黃勤鐘相當感動,他說:「不願成為一樣的人,要花多少力氣去追尋。唯有縱身躍下才能觸及那些可能的可能性。」

「看完影片後,讓我不禁想起《20世紀少年》裡的賢知說過:『我們變成了那個時候的我們所希望變成的大人了嗎?』」

期待FLUX繼續用音樂回應初衷,激盪出下一個精彩。

 

撰文:蔡舒湉Lala

資料協力:Fl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