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音樂節騙局,Fyre 音樂節創辦人 Billy McFarland 提前獲釋

2017年震驚美國的「國王的音樂節」Fyre Festival,因後勤、資金等問題,從一開始宣傳、天堂小島般的奢華活動,漸漸演變成一場失控的龐氏騙局災難。後來創辦人 Billy McFarland 因為虛假宣傳、詐欺等罪被判6年徒刑,在經過不斷的假釋申請後,最近如願提早出獄。

2017年初,全世界數百位知名網紅、名模、饒舌歌手同時在自己的社群專頁上傳一張「橘色方塊」,同時在內文提及即將到來的 Fyre Festival。宣傳影片裡,Kendall Jenner、Bella Hadid 等超級名模漫步在陽光下、伴隨海灘及遊艇享受著,描繪一幅猶如熱帶天堂般的小島假期。當時 Fyre Festival 以奢華音樂季為形象,主打專機接送、遊艇派對、私人島嶼,霎時間引起眾多樂迷熱議。儘管票價高達4萬5千元至36萬台幣,門票仍在開賣後48小時內就售罄。

隨著活動日期越來越近,許多人卻發現從頭到尾 Fyre Festival 的宣傳還是只有這段影片,完全沒有現場照,主要卡司 Blink-182 在表演前夕宣布退出,理由是:「沒有信心該活動能夠達到水準。」直到活動當天,美夢終於被戳破,參加者到了島上才發現,本應奢華的音樂祭竟是一塊水泥場地,浸水的帳篷、流動廁所、粗糙伙食,甚至連舞台都還在施工,無法搭機回家的眾人開始瘋搶資源、搶劫、打鬥。這場只靠社群媒體撐起的音樂節,最後慘淪為一場現實版的「荒島求生」。


▲ 整起事件後來被 Netflix 翻拍成紀錄片《國王豪華音樂節》,在紀錄片中更多細節被曝露,讓人們可以一窺這起初前途無量的 Fyre Festival,如何在一連串錯誤中漸漸失控,整起紀錄片過程精彩刺激,絲毫不輸其他犯罪電影。

而 Fyre Festival 的失敗離不開一位年輕企業家 Billy McFarland,最早他與饒舌歌手 Ja Rule 合作開發了 fyre app,讓人們可以越過經紀公司,直接和藝人敲定私人表演。有天他們在巴哈馬遊山玩水,Billy McFarland 突發奇想地決定要在島上辦音樂節。實際上,這在當時絕對是一個絕佳點子,若能成功舉辦,絕對會是美國音樂節的一大創舉,因此吸引了許多策展圈人才加入。

但是接踵而來的卻是各式各樣的困難,由於開頭公關團隊過度宣傳,賣出了數萬張票,在這樣的人數下,住宿、飛機航班、供餐、人流規劃都比原先預想還要困難,Billy McFarland 更是對這些毫無概念,只是一股腦要團隊解決,並繼續打造自己成功企業家的形象,在外拉攏投資者。可 Fyre Festival 就像無底洞一般,持續侵吞著大筆錢財,為填補財務缺口,音樂節又開始超賣票,甚至要求觀眾「充值」電子錢包,剛投入一筆錢解決問題,新的危機又冒出來,陷入惡性循環。

事件之後,受害者集體控告 Billy McFarland,連曾出現在宣傳中的 Migos、Kendall Jenner、Pusha T 等明星都被以「虛假宣傳」共犯提告,最終Billy McFarland 因詐欺、虛假宣傳等被判刑6年定讞,但他本人早早宣布破產,那些買了票的人們、島上協助活動的居民一毛錢都要不回來;在隨後的審判中甚至還發現 Billy McFarland 在辦音樂節前,就已經幹過哄抬股價、證券詐欺等勾當,還對外謊稱自己有大量 Facebook 股票、作假財報,以此欺騙投資人,這些各自獨立的詐欺事件導致他人損失高達數千萬美元。


▲ 有人說整起 Fyre Festival 反映現代社群媒體的弊端,在過度美化包裝的社會裡,人們只透過螢幕裡的網紅與名模看世界,才導致這場能輕易避免的悲劇發生。

在 Billy McFarland 入獄後,他多次以疫情、健康因素申請假釋,但都被駁回,最近終於申請成功,獲准提前出獄,那些血本無歸的投資者知道後更表示,讓他假釋簡直就是一個笑話。而他的下一步動向、出獄後對 Fyre Festival 事件的說法,也都令人好奇。

文字整理:方方土/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thenationalnewsvoguecnbcwikiABCstandard

Coachella 音樂節怪奇合體,Billie Eilish 稱 Damon Albarn 是改變她生命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