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長輩圖借力使力,廖小子助攻LEO王《雞腿便當》作戰計劃

《雞腿便當》入圍金曲最佳專輯裝幀設計,讓演唱者LEO王、設計師廖小子、廠牌顏社所有人都驚呆了。因為它是一張單曲,視覺構成不求炫技,也沒有特殊印刷。「這不是基本教義派的裝幀,單就圖面沒有那麼實驗性,但整個計畫非常實驗性,是搭配網路宣傳努力創造的成果!」廖小子說道。

▲設計師、藝術家廖小子,本名廖俊裕,生於1981年嘉義,高雄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為「小子藝術製作」工作室負責人,與三餘書店、讀字書店股東,2018年憑拍謝兄弟《兄弟沒夢不應該》擒下第29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裝幀設計獎。

「要喝茶嗎?還是維大力?」廖小子先把鳥籠放到桌上,接著打開冰箱,遞來他為城市祭典大溪大禧設計的聯名飲料,金黃瓶身印上古錐燦亮的關二爺,討喜無比。他繼續倒茶葉,豪邁地一次沏1.5公升,俠客捧起滿滿的馬克杯啜一口,悠悠講起這個風起雲湧的大時代。

溝通之鑰,長輩圖認同請分享

2018公投結束後,「同溫層」成為全台灣最熱門的關鍵字,許多人震驚「同性婚姻」在不同世代、族群竟然存在巨大的觀念落差。眼看總統大選在即,2019年底小子被顏社找去聊天。「經過慘痛的公投經驗,我們試圖跨出同溫層,幫年輕人跟長輩製造話題,用隱喻、婉轉的路線讓大家了解言論自由真的很重要,要好好保護台灣這塊可愛的土地。」作戰計劃「#行動代號雞腿便當」於焉誕生,主體是LEO王的勸世歌〈雞腿便當〉,他則以長輩圖為手段打造單曲裝幀與網路圖片包,希望用台灣人普遍喜愛的口味和長輩瘋傳的圖片攻破同溫層。

小子深入各社區觀察長輩們的休閒模式,發現叔伯嬸姨們最愛相揪坐遊覽車旅行,因此決定做「雞腿哥遊台灣」,藉由寶島熱門景點引發共鳴。他將炸雞腿修成台灣的形狀,再加上墨鏡、白手套、黑手臂,模擬妙語如珠的導遊或司機,此即靈魂主角雞腿哥。合半開的單光牛皮紙尺寸共劃分12張景點圖,LEO王發想的文案,則表現珍惜選擇、守護民主的核心價值。背面以單色印刷LEO王給歌迷的親筆信,用一封展開的文字收回另一面分散的圖片。

為什麼選高雄龍虎塔當封面?小子抹抹臉頰笑著說:「因為唸書時有很長一段時間待在高雄,特別有情感。龍虎塔下面分別是地獄跟天堂,獵奇的畫風小時候看覺得恐怖,長大後看覺得逗趣。」

就像包便當,單曲外包裝用長輩圖折合,裡頭的CD盒採廖小子典型的紅配綠手法,以桃紅銅版紙夾藏草綠色碟片,CD上有9隻雞腿哥,樂音響起,飄撇的雞腿哥也隨之跑轉。

為了忠實反映長輩圖的樸拙可親,設計過程經過一次大修改。「通常我會先觀察,再放入創作者的脈絡,加入自己喜歡用的元素或技法。但是放到這個案子裡就太炫技了,不像是長輩會做的。」廖小子說換位思考與轉化過程是很大的挑戰,必需思考不同世代的最大公約數。這是場講究速度、經濟與效力的游擊戰,所以再加上QR CODE連結圖片包與標籤「#行動代號雞腿便當」,企圖透過網路擴散效應。

始於尊重,所有美學都是養成的

那陣子長輩傳來的訊息總讓人沒動力點開,年輕人對這種美學普遍抱持訕笑與不耐態度,後來也衍生不少惡搞系列。廖小子釐清自己的創作心態差異:「我會思考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那換作是我可以怎麼做,這個案子上完全是出自尊重和理解。」如今提起長輩圖,每個人腦中都會浮現固定風格的畫面,例如蓮花、佛像、日出⋯⋯等,這代表其中必然蘊藏某種sense,有特定的美感經驗。「所有美學都是養成的,假如沒有任何美學,zero,結果會是隨機的。」

在追根溯源後,他發現原來長輩圖源自社區大學的長青電腦班,鮮豔的顏色對腦部刺激比較大,也符合熱帶民族的天性;而問候語、格言與「認同請分享」訊息則是希望獲得認同與轉傳。「對習慣社群媒體的年輕人來說,可能覺得很可笑;但對初次接觸網路通訊媒體的長輩來說,很希望透過這些圖片獲得認同。他們真的很想學東西,為什麼要貶低這種學習心態?消遣老一輩跟年輕人交流的媒介?」

對走在設計道路上的人來說,創作心態也會直接影響後續的能量。「我自己很注重這種分野,如果你當成搞笑、揶揄,有天退流行時你也不會用它;假如是從學習、提取精神出發,吸收的養分會在你體內繼續變動,未來會再出現在作品裡。」

建立好感,故事留待觀者挖掘

小子的工作室比想像中簡淨許多,玄關牆展示他為拍謝少年繪製的巨幅海湧與兩顆虱目魚頭,大書桌後裸露一道硬中帶軟的紅磚牆,牆面倚一幅2014年他為「我主張。尋找南榕藝術展」揮毫的書法,上頭寫著:「坐船心態與深耕心態/這裡不是一條船 這裡是/一塊固定在地球上的/土地」,飄搖顫動的水墨凝聚成秋海棠輪廓。他像是現代岳飛,不僅身上有象徵父母的刺青(蘭、雄雉),創作背後更承載言論自由殉道者的火熱諍言,人與字畫盡現風骨。然而「庶民、在地、本土」等標籤並非他刻意為之,而是源自忠於自我的生命追尋。

「講設計溝通對我來說有點太⋯太⋯」直爽的小子一時間找不到適當的詞彙,「我不敢誇耀我的作品可以溝通。設計不是讓人家懂什麼,而是提起興趣去接受什麼。我該做的是讓他們看得進去,覺得俗得可愛,又有點扦(tshuann,閩南語:刺),下次看到宮廟、廟會的大仙尪仔,或是鄉下到處跑的野小孩、嚼檳榔騎車的拖鞋阿伯,就不會覺得低俗、討厭。至於背後的知識與脈絡,就讓他們自己去認識就好。」

「很多人說我是台灣庶民元素,我在做時根本沒想到那麼多,而是想什麼東西在我身上是被搶不走也學不來的。我把從小到大看過的東西拆解再重組,只是找到源頭活水,從那些東西出發,變化無限。」

身兼設計師、藝術家、表演者與樂迷等角色,廖小子最欣賞言行一致、無畏強權的創作者。這次跟LEO王合作,他形容第30屆金曲歌王的本質「蠻台的,有點雷鬼、熱帶,屬於很廢的年輕人呢喃」,不擔心彼此對不上頻率。除了各類型音樂,他也愛Podcast。不怕干擾思緒嗎?「完全不會!就像在聽老師說話一樣,不想聽就fade out,反正Podcast又不會叫你站起來回答問題。」

LEO王提出雞腿便當的四大要素「鹽、潤、漬、油」雙關「言論自由」,那廖小子呢?「我最喜歡炸雞腿,以前都會留到最後吃,後來聽說有錢人先吃最喜歡的菜,現在吃便當都會先咬一口。」哈哈笑罷又換上美食家口吻,強調每間店各有特色,看重雞腿與配菜的整體性。說的是便當,其實恰好也反映出自己的處世之道——任何人事物都有缺陷,單一無法造就完美,終究要發揮溝通的力量相互理解,設計如是,而政治亦如是。

成為設計icon後,廖小子對自己的言行舉止更加謹慎,亦保有幽默與閒情,時常在社群曬寵物。為什麼想養綠繡眼?練拳的狠角色說是朋友在公園撿到的孤雛,因為朋友家裡有養貓,就先放他這裡。「不干我事喔!借放而已。牠毛還沒長齊就來了,黑黑綠綠的,所以叫皮蛋,我還拿針筒餵。」小子用指腹順毛撫摸,訪談時房間裡的小狗吠了一聲,他也笑了。道別時,慈父找到皮蛋一起塞在牆角,提醒開門時小心點。陽台空的,不種點什麼嗎?「我不太會種植物,如果要種,最好是有果子的,可以給牠吃。」

正港的鐵漢柔情,不是挺可愛的嗎?

撰文:蔡舒湉
攝影:鄭佩欣
資料協力:廖小子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