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酗酒陰霾,Blur 吉他手Graham Coxon:我注定變成酒鬼

Blur 1999年歌曲〈Coffee & TV〉由吉他手Graham Coxon 創作、演唱,而不是樂團主唱Damon Albarn,他在歌詞中描述自己的酒癮,MV則以擬人化的牛奶盒焦急地尋找Graham Coxon。最近接受《Blank》Podcast訪談時,Graham Coxon 談到他過去為何酒精成癮,認為自己這輩子都為焦慮所苦,從一開始的喝酒狂歡、借酒澆愁,後來變得越來越無法自制。在2001年進入勒戒所前幾個月,他開始想:「天哪,我最好為此做點什麼,這有點嚇人。」當時Blur 正在籌備第七張錄音室專輯《Think Tank》,而吉他手也為自己的人生下了重大決定。

回顧過去的酗酒心態,Graham Coxon 認為自己的個性以及無所不在的焦慮感,讓他注定成為一個酒鬼。「我真的相信,可能在我五、六歲的時候就已經是個酒鬼了,蓄勢待發。因為我就是那種人,有那種心智,只要再等個十年讓我找到一個『哇~那太讚了』的東西。我才喝了兩杯酒,那一切就都消失了,我覺得冷靜到不行。」他喝酒的主要動機是為了紓解焦慮感,認為自己一直為焦慮所苦,但起初無法辨識、處理這些情緒,以為「尷尬和緊張的溫和轟鳴就是活著的感覺」。直到青少年時代,某天他發現只要用一瓶酒就能把所有那些討厭的感受通通甩開、關閉,停止負面情緒。

他也有過一段自認是正常且無害的飲酒生活,傍晚六點跟三五好友去酒吧聚聚,打打撞球,酒吧關了就回家。不過幾年之後,他再也無法就此滿足,必須要有別的東西麻痺焦慮、填補空虛。又因為宿醉太嚴重了,乾脆提早到六點之前就開喝,藉此泯除酒醉、宿醉與清醒的邊界,終至越陷越深。Graham Coxon 說:「我以前比較像是飲酒作樂,可以很長一段時間不碰酒,不過一旦我開始,我真的停不下來,可以連續喝好幾天。」

2001年前後,Graham Coxon 發現自己無法控制酗酒的惡習,為了積極改變而尋求勒戒中心的幫助。在執行戒酒無名會(Alcoholics Anonymous,簡稱AA)的12個步驟康復計畫後,他現在滴酒不沾,「我已經不再有喝酒的強迫行為了。」

前陣子Graham Coxon 跨足出版,和Z2 Comics合作的圖像小說《Superstate》已在3月正式推出;近日更將參與Duran Duran的下一張專輯《Future Past》,擔當主打的嘉賓音樂人。

文字整理:Lala/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NMErockolfaroutmagazineaudioboom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訂閱樂手巢,周周更新器材節目:https://www.youtube.com/YSOLIFEchannel/

Blur吉他手Graham Coxon推出圖像小說,原創音樂打造超現實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