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R&B 也愛搖滾,阿蘭AC 化身音樂園丁,灌溉多元曲風的《GREENHOUSE》

0
2131

阿蘭AC 以自我介紹式的歌曲〈Air Conditioner〉,在《聲林之王》驚豔四座前,你可能早在不同的地方聽過他:是獲獎無數的 Space Cake 與獲金曲獎提名肯定的唐貓主唱阿蘭,也是人稱「杰倫」的厭世少年前吉他手,並操刀許多音樂製作⋯⋯如今則以個人之姿推出首張專輯,像園丁灌溉樂土,種出溫室花園般風格豐富的《GREENHOUSE》。相約專訪那天,是陰雨不斷的週間唯一無雨的下午,從室內聊到室外,阿蘭AC 奔騰的想法像春季百花,在不經意的草叢盛開,形貌各異卻意外和諧,讓日常街景有了不同顏色。

現在,就讓他用音樂,為你造出一片綠林:「當我埋入土堆,是把 bassline 墊起;當我撒下肥料,是欲以合成器增色;當我剪下枝枒,是將多餘和聲除去;當我摘取花朵,是讓音樂綻放天地;請推門入內,歡迎來到我的 Greenhouse。」

偶像從周杰倫到 Guthrie Govan,獨特的吉他之路

跟著阿蘭AC 回顧音樂歷程,像玩捲軸迷宮遊戲,總有意外驚喜。高中選填社團的第一志願其實是熱舞社,最後甚至被分到十萬八千里之外的棋藝社。八竿子打不著的音樂,是命運般闖進生活的:「那時偶像是周杰倫。有個不認識的學長在學校彈〈晴天〉,突然讓我有想學吉他追女生的想法。」接著高三那年,用簡單的四個和弦創作了畢業歌,意外獲得肯定,讓他對音樂開始更感興趣。

聽華語流行音樂長大,大學加入輔大搖滾研究社才正式學電吉他,cover 動漫歌、唱龐克,也往深處鑽研,阿蘭AC 慶幸遇到不少臥虎藏龍的角色,因而接觸不少包括金屬、Fusion 等演奏類音樂。「當時有個學長叫翁光煒(小畢),現在是台灣非常知名的職業吉他手。那時我問他能不能當我的吉他老師,於是找他學了一段時間,包含他的演奏方式跟基礎觀念,都影響到我後面的東西。」

阿蘭AC 也透露最愛的吉他手是 Guthrie Govan,今年3月初恰巧來台演出,談到這眼裡都是光芒:「儘管我過往玩的曲風較難有所借鑒,但他的音色很前衛新潮,可以把搖滾、Fusion 等等各種東西融合,吉他就是要這樣彈,不一定要限制在某一種曲風。」在學琴路上,阿蘭AC 不斷追溯音樂根源,還曾選修音樂系開的課程: 「我加入 Big Band (爵士大樂隊),一年的時間就讓我成長不少,深深影響我後面的創作。像千禧年代的 R&B 也與爵士樂非常有連結,仔細研究和弦,都能追本溯源,只是可能比較簡化,讓大眾更容易接受。」對音樂的熱忱與態度令人驚艷,大學時除了向內學習,他也認真組團創作,當時玩的樂團 Space Cake 融合 Neo Soul、R&B、Funk 等不同元素,在眾多音樂賽事屢傳捷報,也讓他思考未來走音樂路的可能性。

吉他越彈越少,挑戰卻越來越大

從 Space Cake 再到唐貓,經歷學生時期過渡到出社會的階段,阿蘭AC 認為:「最大的差異就是,從放心玩音樂到專心玩音樂。」自此他積極涉略製作面,說起深入學習音樂編曲的契機,再度交出意料之外的答案: K-POP 音樂。原來他大學打工時的同事愛在店裡放韓文歌:「那時我覺得我是一個搖滾仔,不聽這種東西。」阿蘭AC 自嘲後來卻逐漸喜歡,那時韓國 Hip Hop音樂崛起,同事推薦他 Dean、Crush、Zion. T 等人的音樂,尤其對 Zion. T 首張專輯《Red Light》印象深刻。「聽完就覺得一定要了解到底是怎麼生成的,有機會要去學電腦編曲。」

現在為許多音樂人操刀製作,他感謝樂團 JADE 成員 AJ、嘟嘟及製作人大頭等幫忙,讓他有踏入製作圈的機會。回顧不同身分,阿蘭AC 笑稱當吉他手最為自在,走向製作這條路卻是吉他越彈越少,接觸更多不同樂器,諸如鍵盤、鼓、貝斯等,挑戰很多,卻能感覺他樂在其中。

樂團到個人 Solo,還是最愛和朋友一起玩音樂

走過音樂領域不同面,豐富了視野,也迷惘了心境,究竟如何呈現個人第一張專輯?在《聲林之王》以個人身分登板,少了樂團後盾、一切得自己面對,阿蘭AC 感念節目給予不少成長,也讓他重燃年輕時的熱血。「節目的關係,大家知道我歌手的形象,但既然是第一張專輯,我還是希望保有玩音樂的初衷,就是喜歡 Band、大家一起 Jam 玩音樂的感覺。」

不願舊篇章被草草翻頁,那就全部化為滋養,聽來舒適慵懶卻包藏野心的《GREENHOUSE》誕生了。「你能選擇要市場可以接受的、單一化的東西,或是多樣性的溫室。這張專輯就是在尋找平衡,怎樣保有自己藝術性的同時,又做到市場可以接受的作品。我就像音樂農夫,這些都是我喜歡的植物,歡迎進入溫室欣賞。」

《GREENHOUSE》能聽見阿蘭AC 老戰友、唐貓鍵盤手少瑜帶來的合成器聲響,例如在專輯同名歌曲增添詼諧、獨特的風味。「跟他真的太熟了,真的滿開心花了一整天在他工作室玩這首歌。以前在唐貓,我比較會想控制 Synth 一定要怎麼樣,現在變成音樂夥伴,在這張專輯中,反而願意給更多自由度與發揮空間。」此外還找來雷擎打鼓,阿蘭AC 對成果讚不絕口:「我覺得雷擎就是台灣的 Anderson .Paak。我想要這首歌的鼓 Hip hop 一點,他的小鼓聲音真的超屌,玩的氣氛、變拍都很 Hip hop——不覺得〈GREENHOUSE〉的鼓聽起來很不一樣嗎?很多鼓手都可以打,但他就是可以打得很不一樣,這也是我找他來玩的原因。」

〈GREENHOUSE〉開頭還找來包括樂手、經紀人、造型師在內的專輯所有工作人員,唸出「Greenhouse」的聲音,足見阿蘭AC 整張作品猶如「同樂會」的心意,感謝一起灌溉花園的人們:「沒有他們的話,沒辦法成就作品。所以希望用更直接的方式,讓大家聽見他們的參與。」

你不知道的阿蘭AC:搖滾才是本命,電動玩超瘋?

專輯揉合多元曲風,阿蘭AC 認為跟過往作品不同之處,在於增加很多饒舌元素,〈Air Conditioner〉、〈愛神來了怎知道〉、〈項羽〉等多首曲目都能發覺:「這是我很喜歡的音樂類型,而且饒舌字可以放很多,就能表達更多東西。」

不過談到〈浪起〉,阿蘭AC 卻直率地坦承,搖滾其實才是他的本命。這首他為《聲林之王》魔王踢館賽準備的歌,匯集他所有音樂能量,從擅長的 Neo Soul、R&B,到中段加入 Trap 元素,最後加入最早開始玩的搖滾。「搖滾的力量是最強的,沒有一個曲風可以比。我這樣講好像不是很好,但是事實。那個破音、鼓一下去,所有東西都震撼你的心,所以我也希望未來可以回到搖滾這一塊,因為搖滾是我的本命。」

這次找來鍾濰宇一起製作,互相欣賞的兩人合作愉快,幾乎每首歌都順利製作,唯在 Vocal 上花較久時間調整。阿蘭AC 常不小心在錄音室唱太興奮,例如唱〈浪起〉總想在高音處加點嘶吼,鍾濰宇建議不要以 Live 演唱的方式詮釋,要調整成專輯聽眾適應的唱法。阿蘭AC 巧妙比喻合作關係:「我聽到音樂就很容易 High,他很多時候會把我壓下來。所以我覺得他很像水,我很像火,一般來說可能會說水火不容, 但他要適當地去澆滅,我們沸騰變成水蒸氣的溫度更燙。」

每每一問之下收穫精彩回應,阿蘭AC 私下生活是否仍是滿滿音樂?沒想到他卻透露自己其實超宅,愛打電動、看動漫也收集公仔,信手捻來是一連串前陣子玩過的遊戲,《艾爾登法環》、《戰神》、《最後生還者》、《潛龍諜影》⋯⋯甚至可以玩個兩、三天不睡。專輯中的〈Oh God〉也脫胎自玩《Minecraft》(當個創世神)的過程,描寫偶爾進入虛擬世界、逃避一下現實也沒關係的心境:「也許現實世界不如你的意,但在遊戲裡,你可以打造自己的城堡,也能入侵別人的伺服器偷或打掉他們的東西。」那做音樂也會不眠不休如此瘋狂嗎?他卻立刻一本正經回應:「不會啊。」真誠有趣的個性一覽無遺。

秉持初衷,開出更多彩的花園

繞了一圈,阿蘭AC 的溫室早已百花盛開,看似形象多變,其實僅是守著熱愛音樂的初衷。一如放在《GREENHOUSE》最後一首的曲目,是唐貓時期就有的〈Lonely〉,並以 acoustic 版本收錄,他感性地說:「我用最純粹的樣貌呈現,大家聽到的就是以前寫 Demo 的那個狀態。其實也是想告訴自己:你沒有變,你還是原來的你。」

「以前可能會想證明自己。後來發現根本不用透過音樂去證明什麼,做喜歡的就好。」他希望反過來用音樂帶給大家更多東西,「如果因此有更多人喜歡你的歌、唱你的歌,才是最棒的。」以個人之姿走出花路,這一路有捨有得,阿蘭AC 透露最近剛買一把木吉他,儘管現在較少帶吉他演出的機會,仍期待之後能多彈琴給大家聽;也預告將打破過往形象與聲音呈現,推出多首風格差距更大的單曲狙擊聽者。這座「 Greehouse」還會開出什麼花?就敬請大家期待囉。

撰文:林子涵 Emerald
攝影:劉韋琪 Yuki Liu

跟 HUSH 一起娛樂自己,1月17日樂手巢雜誌 Vol.16 正式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6/

神祕新秀 PONY5IBE 從 Emo 到自癒,開展 Full Band 沉浸之旅《ON THE R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