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創作人4】音樂是種尋找同類的過程、讓老派混搭摩登:專訪郭頂(CN.)

郭頂:最好的創作場合,可以創造出一種氛圍跟聲響

「我不能夠太熱鬧,喜歡在安靜一點時說一點真實的東西;一個人創作、跟自己說點什麼。」2017年金曲獎入圍名單甫一公布,郭頂專輯《飛行器的執行週期》大方拿下六項提名,腦海似乎悄悄想見他躲在飯店裡、打開通往陽台的窗,戴上耳機,繼續他創造音樂的旅程想像。

#合成器OP-1 (可攜式合成器、取樣機和控制器)

這樣的人不可或缺的物件則必定與創作有關:宣傳期的他與我們在台北見面,隨身帶著合成器OP-1,模樣討喜、尺寸迷你,由USB供電,去外地或是旅行都可以隨身攜帶。

126219

「它 (OP-1) 有著鼓和合成器的音色,可以錄下來後再導出音軌,甚至直接在其上編輯,激發創造力……我喜歡老的樂器創造出的音色,但是新的東西方便隨時記錄,很多的歌我都先使用它留下動機和想法。」談及音樂製作郭頂用盡話語向我們解說,介紹音樂器材的方式比較像是介紹一位朋友或重要的夥伴,從不無聊。

IMG_0917

而郭頂喜歡的樂團Bon Iver的Justin Vernon也有一台OP-1,「他是個很瘋狂的音樂人,我受他許多啟發使用合成器來創造音樂;Bon Iver的一首〈666〉,全用數字跟符號寫歌。」

郭頂不強迫推銷,然而別於主打歌〈水星記〉,專輯中他自己最喜歡第三首〈把你的外套留在深巷〉。他說這首歌放入些許偏執,是一場關於釋放情緒的故事,講述該怎麼跟自己的孤獨相處:拿出來說、或者要留在不為人知的地方。

創作起源:記憶裡的黑膠機

郭頂小時候家裡有台黑膠機,唱片只有幾張,其中還有Michael Jackson的〈Bad〉初壓製版本,他天天聽。郭頂的專輯裡,用了很多老的音樂元素和製作方式,就是因為喜歡老唱片裡面的音色和靈魂樂獨有的溫暖。「例如我總想要嘗試ROLAND型號 201的老式回聲和音色,因為那帶有時代的聲音和一層疏離感、以及獨特的和弦進駐方式。老的東西有一種魅力,感覺你和60、70年代物件一起工作。」

_STK7356-Exposure

他喜歡靈魂樂和老搖滾,可以迸發各種情緒和音樂的想法,卻不覺得一定只能製作某種類型的音樂,新穎的電子音樂成就了他歌曲裡新舊交錯。像是寫下幾場無人能替換的時間軸,把不同時間所呈現的音色放進去。

正如郭頂欣賞的James Blake-作電子音樂但卻學古典,音樂內斂而矛盾但卻好聽, 唱歌時產生不同的合音,合音變成不同的vocoder,嘗試寫下未來;有點像是「未來人類的遺留產出的情感」。

「工具和音樂型態,會把人們巧合劃分在同一個領域裡面。我覺得音樂是種在找同類的過程,如果你喜歡,那就得到共鳴,但是你沒辦法強迫推銷,我就只是表達了自己,但也或許期待聽見反饋。」

郭頂後來當製作人的時間多,泡在錄音室裡,和外界互動多半在網路上,因此每次的演出都是很新鮮的;你要說郭頂是新生代,其實他出道已久,卻總飄忽消失,再次出現又像一場對於自己的革新。「喜歡我的音樂的歌迷要有一個特點,就是必須要能忍受我一下子就又消失了,第一次發完片就消失4年,2009年發片後,他們一等就是7年。」

「我不喜歡被某種環境束縛,在那環境太久了對創作或音樂沒有幫助,因為你會考慮太多音樂以外的事情,那對我來說,是很致命的。」

後來的郭頂選擇了自己比較可以負荷的範圍狀態去表演,「我可以用我的方式去演奏,但在那之前必須先去完善自己,『品味決定你的音樂型態。』」他甚至玩笑說自已的例子說不定對想玩音樂的人是種鼓勵,作專輯之前他才真正決定要學習吉他,將吉他的聲音放在音樂裡面,卻謙虛說自己不是很好的演奏者。

專輯《飛行器的執行週期》談論天體運行軌跡,從水星和太陽的相伴,郭頂構築一個偌大的宇宙世界,他自己身在其中漂浮尋找,嘆息著探尋未來和現在,用聲音陪伴你我,那陪伴空曠而又溫潤平和。

他將樂器,當成是傳達自己音樂的一種途徑。

IMG_0981

文字整理:謝濬如Nana

攝影:許庭維Yeida、謝濬如Nana

採訪協力:環球音樂

【新生代創作人2】:饒舌少年的虛擬音樂寶盒 :專訪我念歌詞呆呆的 (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