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在含扣!殷振豪創第四金「金狼獎」啟動 MV 文藝復興,演藝圈齊挺拍片仔

0
2279

「我覺得拍 MV 的人其實很像在荒野流浪的孤狼,他就是來了,然後就要走的。」談起金狼獎(GWMVA)的象徵意象,召集人殷振豪忽然露出漂泊的眼神,幫茄子蛋建立浪子宇宙三部曲的導演說,MV 是流行文化中的一種產物,汰換非常快,隨時都在變化美學標準和觀眾口味;對於人才來說也表現出一種流動性,大家一度匯聚到荒野即興創作,隨後又各自回到金馬、金鐘、金曲守備的崗位;而無數懷抱電影夢的小卒仔更像是一匹匹野心勃勃的小狼,「創作力非常地野、非常地 pure,一直在找尋,但還沒那麼快找到所謂的『獵物』。」

殷振豪口中的「孤」也是他自己的故事,清大化工所畢業,卻無所畏懼地闖入大傳系的田野;喜愛獨立音樂,但自稱「社恐的聽團仔」,總是避開人潮擁擠的所在兀自感受與想像,而最終他成功融合兩條路線,成為台灣具代表性的 MV 導演,並進一步挑戰更大的使命感。「2020年我得金曲獎,隔年當評審的時候,我也參與過電影界盛會金馬獎了,當過創作者、被評選者和評選者,這一切都讓我的腦子砰!mind blowing,MV 圈明明都做得到這一切,也真的付出同樣的創作能量,一定可以辦成一個專屬 MV 的大獎!」

於是金狼獎在2024年誕生了,它是某個來自彰化的理工文青、拍片仔和聽團仔做的一個大夢,更促成華語音樂與影劇從業者的一次熱血大團結。


▲ 導演殷振豪擅長捕捉小人物的故事,被定位為台式美學,MV 代表作包括為茄子蛋執導「浪子宇宙三部曲」:〈浪子回頭〉、〈浪流連〉、〈這款自作多情〉,2020年憑告五人〈紅〉獲頒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獎,同年完成個人第一部長片電影《當男人戀愛時》。

獨立創作者都需要一塊敲門磚、一個互相支援的平台

吱嘎一聲推開窗戶,離鄰棟斑駁的水泥陽台只差一步跳躍,清亮的天空竄出神氣揚揚的台北101,這寓言般的場景可以是王家衛的《2046》,也可以是泰勒絲的〈You Belong With Me〉,但事實遠非如此。「有時候剪片不小心開太大聲,會有一個吊嘎阿伯出來『誒!誒!』」殷振豪掄起高音揮拳呼嘯,模仿完驚覺自己剛剛忘記關音樂。

是 Suki Waterhouse。他就愛這種迷幻空靈的聲音,那年參加 Street Voice 的 MV 比賽也是以法蘭黛的〈輓歌〉奪得冠軍。意料之外的成功讓非本科生士氣大振,發現原來憑藉對電影和音樂的熱情也可以自行摸索到榜上有名,贏得評審的肯定和大眾的喜愛。


▲ 殷振豪喜歡獨立音樂,但厭倦去擁擠嘈雜的現場。「我很怕人,可是又很喜歡聽獨立音樂,所以我也不知道這樣算不算聽團仔。」

用 MV 敲開業界大門是他辦金狼獎的初衷,另一個目的則是鼓勵創作者多多交流。殷振豪強調,創作者唯有參加盛會,或是進入某種評選系統,跟各式各樣的人交匯的時候,才可以真正了解風格的差異,同時看見大家正在做什麼。金曲獎設有最佳 MV 獎,在聚焦音樂人的舞台下為 MV 留了個位置;而金狼獎則是想更聚焦 MV 產業,把 MV 拉出來,透過更細緻多元的獎項類別,讓全情投入 MV 創作的幕前幕後工作人員,能有一個專屬自己的舞台。

「有太多獨立音樂人、獨立影像創作者太需要互相接觸了!講白話就是大家都沒錢嘛,這個事實沒什麼好不說的。那是不是你創作出音樂之後,就放手讓我做影像二次創作?我們一起往創作的路上前進,這樣子我覺得就會比較純粹。」

三分鐘說出創作者的聲音,好故事始於共感觸發

MV 是二次創作,殷振豪認為這也是 MV 的迷人所在,可以發展出與歌曲全然不同的敘事模式。「我拍 MV 會先思考這首歌是誰的心聲,他到底經歷了什麼才唱出這樣的氛圍。要說好一個故事,對於生活周遭的人事物要有多一層的感知,你要先多共感、多思考為什麼。我也很看重邏輯性,總是想盡辦法地把故事性跟音樂性做最好的結合,讓觀眾在看 MV 時被吸引和感動,無形中歌曲也慢慢地深植腦海,所以寫出很敘事、很以角色為出發點的腳本。」

能領悟到這套創作心法,浪子導演也是經歷過一番模仿與學習的過程,他有感而發地說,創作者會有撞牆期,那是因為還沒找到自己的聲音。「這也是我跟阿木(陳奕仁綽號)導演聊最多的,重要的是——創作者的聲音是什麼?你要在三分鐘之內展現你的 voice、你的 style。」從敘事結構、鏡頭語言,到關注的人物風格,創作者都可以完全拆解,呈現各種可能性。

只不過比起電影、影集,MV 的醞釀期和作品討論熱度彷彿都倏忽即逝。不同於電影、影集會為了一部作品花費大把心力做鋪天蓋地的宣傳,甚至長達一年的討論,殷振豪認為在社群爆炸的時代,MV 上線 YouTube 後很容易一下子就被洗掉,船過水無痕;再就題材的發揮性而言,MV 通常由唱片公司或藝人委託製作,會因應不同的命題,諸如形象打造、演唱表演、演技可能性、形象轉換等,做策略性規劃。以茄子蛋為例,經紀團隊考量其歌曲富有畫面感、影像性跟故事性,加上是新人樂團不以容貌辨識度為優先考量,因此 MV 首重影像跟歌曲的契合度。

儘管被看見的機會渺茫,乙方創作者們依舊樂在其中,總是不遺餘力地在 MV 投入心血與創造力,而不單是看作一種甲方的產品而已。

𨑨迌「狼」團結互挺,匯聚音樂人與影像人的樂園

如今探討流行文化,孰能忽視所向披靡的韓國模式?殷振豪分析,K-pop、韓劇、韓國電影可以做到徹底的在地化,前提是先大量吸收跟學習好萊塢的經典作品,再融入韓國的文化與社會議題,轉變出非常新鮮的創造,但要成功邁向世界,關鍵還是在於強烈的野心跟團結性。「我只能說韓國的民族性、團結性真的太強了!」繼而感念金狼獎能辦得成也是歸功於眾志成城。

「金狼獎讓我感受到非常實際的回饋就是團結,我倒不擔心賠錢,因為賠錢是必然的,我更擔心的是圈內對於這件事的支持度、態度跟立場是什麼。謝謝川哥(陳鎮川)、阿木等20位以上的 MV 導演,還有蔡依林、小S、Hebe田馥甄、盧廣仲、蘇打綠等超過50位明星歌手、演員都無條件地一口答應表態支持,並且付出實際的行動。」


▲ 殷振豪認為當代 MV 面向相當多樣化,同時也匯集三金高手,值得策辦金狼獎以分類獎項梳理創作觀點、專業技術與流行趨勢。

金狼獎第一屆主視覺主題為「來玩(ㄙㄥˋ)!」以「狼」雙關台語「人」,設計三匹分別代表音樂、影視和 MV 從業人員的狼一起在鏡頭下狂歡,傳達金狼獎是 MV 圈的盛典,有三金人才共創激盪火花,歡迎所有 MV 裡的𨑨迌人一起來玩!本屆共規劃11個獎項、3個會外賽,徵件總量超乎預期地破700件,數量媲美金曲獎最佳 MV 徵件均值700~900件,地區則涵蓋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華人活躍的地區,而品質也高於預期,未來擴大金狼的影響力指日可待。

除了策劃頒獎典禮,金狼獎還推出四場「狼煙大話」MV大師課——陳奕仁X比爾賈「幀與幀大亂鬥!翻玩視覺」、YELLOW 黃宣X章郡「音樂人與MV導演的拉扯」、Birdy NioX順「神之判斷!LIVE MV 拍攝」、黃婕妤 RemiiX林予晞「歡迎加入我的世界觀」,並由殷振豪擔綱引言人,4場票券一個週末就被瘋搶額滿。「現在時代已經不一樣了,創作者不盡然是導演,當大家都可以是創作者的時候,團隊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們讓各據山頭的要角坐下來對話,討論競品概念和彼此的不適應。」

令人好奇的時代現象還有社群短影音的影響、手機錄影和 LIVE MV 等新世代的產物。殷振豪說,如今拍演唱會已經不是以往的大機器和攝影大哥了,幾乎都是由8個手持數位攝影機全場跑的攝影師協作完成。他先是推崇 Birdy Nio 拍蔡依林演唱會的速度感超好看!再讚嘆手持拍攝2024超級巨星紅白藝能大賞 LE SSERAFIM 演出的攝影師神乎其技,引起業界同儕熱議。「他很屌啊!他接近韓國人的拍法了,完全是攝影師走位,還一鏡到底,那個超強!超難!也承受非常大的壓力。」


▲ 第一屆金狼獎入圍證書設計成黑膠造型,結合主視覺「來玩(ㄙㄥˋ)!」用三匹狼象徵 MV 製作是集結音樂人、影視人和 MV 人在音樂的樂園裡共創、暢玩。

穩紮穩打,從門檻最低的創作開始挑戰

正因為知道投石問路的日子很艱辛,現在成為知名導演了,也還在自嘲工作室沒關好的水龍頭「和我們的財庫一樣」,殷振豪誠懇推薦有志者多挑戰拍 MV,「MV 要求的規格不需要多大,甚至一支手機就可以完成,像 NewJeans 的〈ETA〉MV 就是全程用 iPhone 拍的。拍 MV 的門檻才是最低的。」

膽大心細、循序漸進也是首屆金狼獎的方針,殷振豪力求第一屆先求穩住陣腳,因此採入圍公布線上化、影像化、社群化,即將在3月9日舉辦的頒獎典禮也不走線上直播,而是由社群中心整理轉發典禮內容,團隊盡可能把關好每個小細節,小心翼翼地拉拔新生的狼崽。

訪談間,殷振豪不時提起殿堂級金獎,他的出發點與其說是行銷,更不如說是不斷自我提醒一種精神典範與溫暖人性,千萬別因為害怕文人相輕就停下腳步了。

「這次辦金狼獎讓我聯想到參加金馬獎的時候,一說要辦金馬,哇!全電影圈的人沒有人在含扣(來自日文 はんこう 的台語外來語,意指反抗、反擊或回嘴)的啦!每個人的態度都是『我們就一起把金馬的面子撐起來!』那種感覺真的不是比賽而已,就算只是坐在台下,都會感動得很想哭。」

小人物導演對 MV 圈與金狼獎的期許不言而喻。

撰文:蔡舒湉 Lakeisha
攝影:猫形影像製作 Neko Production
資料協力:Spacebar Studio、金狼獎

專屬 MV 的大獎!首屆「金狼獎」入圍名單公布,閃靈、王心凌、陳珊妮角逐年度最佳 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