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眼下的玩笑與偉大,Harry Styles《Fine Line》扭曲界線上演楚門的世界

結束男團時代後,萬人迷 Harry Styles 起了翻天覆地的化學變化。他沒有用酒醉金迷或頹廢的性,莽撞擺脫「青春男孩」印象,而是順勢妝扮成前衛的桃樂絲,任時代的大風帶他去所有意料之外的綠野仙蹤。他每張個人作都裝載強烈的風格,但不拘一格。他不專為青少年或任何對象而做,而是只想滿足他最大的粉絲——自己。這是吟遊詩人,也是偏執狂,厲害的是還能在無盡穿梭、變形的過程連結出完整性,做出一張張有審美質感的流行樂專輯。

在《Fine Line》的魚眼封面,Harry Styles 隨性試玩哈哈鏡效果,看似毫不費力,卻也凸顯出被放大窺視的勇氣。他想證明的是,在扭曲各種定義的界線之後,其實我們也能好好的,甚至享受。

▲英國歌手、音樂創作人、演員 Harry Styles,2010年開啟音樂生涯,為男孩團體 One Direction 成員之一,2017年發行個人首張同名專輯,除了音樂和電影演出,還以華麗的時尚著稱。

2019年 Harry Styles 發行第二張錄音室專輯 《Fine Line》(搖滾界線),音樂由固定夥伴 Tyler Johnson 和 Kid Harpoon 合作創作與製作,曲風跨越不同流派,涵蓋 progressive-pop、psychedelic pop、folk、soul、funk 和 indie pop,野心勃勃地展演他聲音的無限可能。在〈Fine Line〉和〈She〉一開端,我們立刻就聯想到史詩性的 Pink Floyd,幽深的吉他喚醒了融入暗黑氛圍的性感;於蒼勁與漠然,背景裡也浮現 Arcade Fire 和 Bon Iver 的民謠器樂。

再輕快鄉村一點的有〈Canyon Moon〉,如果說這首歌是從 Mumford & Sons 的專輯掉出來的,也不會有人起疑心。〈Treat People With Kindness〉交織愉悅合唱和行進的打擊樂,宛如50年代朝氣勃勃的廣告配樂,某程度也令人想起 Queen 的〈Bohemian Rhapsody〉。諸如此類有趣的驚喜,讓樂評對《Fine Line》的製作和風格投以高度評價,榮獲葛萊美最佳流行獨奏獎,並憑藉〈Watermelon Sugar〉拿下年度英國單曲獎。2020年《滾石》(Rolling Stone)雜誌將其列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500張專輯中的第491位。

那要怎麼從視覺擴張這張出奇制勝的傑作呢?英國時尚攝影師 Tim Walker 選擇用魚眼鏡頭,帶有性器官想像的裝置藝術,和紅鶴粉、迷幻藍、蘑菇黃等鮮豔色澤,拗折男星的陽剛之氣,強化變形幻獸的玩興大發。唱片封面元素相對單純,只見 Harry Styles 扭身向右,一手叉腰,一手外比。畫面左下角伸出一隻穿戴黑色皮手套的左手,邀請與介紹意味濃厚。

▲Harry Styles 2019年專輯《Fine Line》(搖滾界線)由英國時尚攝影師 Tim Walker 拍攝視覺。

雙面海報就精彩多了,一面是裸體的 Harry Styles 躺在血脈賁張的心臟水池狀裝置上,另一面是他打赤膊,身穿粉紅色緊身褲搭配白吊帶。這種既解放又緊繃的道德界限感,表明 Harry Styles 用魚眼扭曲的界線不只是音樂類型,還包括性別意識,以及身體的主動權。

魚眼鏡頭是現代專輯封面的重要手法,常見於60~70年代迷幻搖滾專輯封面和80~90年代嘻哈MV。這種圓形畫面可以收錄盡可能廣的視角,但也會造成中央特大、非常逼近鏡頭,而周圍扭曲變形的效果。玩笑似的哈哈鏡特效放大了鏡中人的存在感,所有的自信和脆弱,都不可思議地被放得比現實還要偉大。在《楚門的世界》中的魚眼應用,更強化了那種無處可逃、無可偽裝的焦慮感。

▲Jimi Hendrix Experience 1967年專輯《Are You Experienced》封面。

▲1998年電影《楚門的世界》運用魚眼鏡頭表達窺視、監看氛圍。

2018年7月,Harry Styles 和法國金髮模特兒 Camille Rowe 分手,結束一年的戀人關係,他將心碎誠實地付諸音樂,幾乎每首歌都能聽到他的想念與不甘,甚至在〈Cherry〉取樣 Camille 本人的聲音,結尾收錄她幾秒鐘的咯咯笑和甜美溫柔的法語人聲。分手就是這樣,淡然如〈Cherry〉,歡樂如〈Watermelon Sugar〉,最後都得收歸於傷感,聰明的人會用自己殘餘的愛找回一點自知之明。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Voxlatinamericanpostvogue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