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Incubus樂團談新專輯「8」與Skrillex的跨界混搭

1991 年,還是高中生的 Brandon Boyd 跟吉他手 Mike Einziger、鼓手 Jose Pasillas 、 Bass 手 Dirk 組了一個沒有名字的樂團;但是玩了一陣子後,因為要在一個朋友的派對演出,只得趕緊擠出一個團名。經過一輪提議之後,Mike 提出了“Incubus” (潛入女人夢境裡的夢淫魔);這個怪字對一群 15 歲的年輕小鬼來說聽起來很酷,於是就這麼開始了 “Incubus” 的樂團旅程。

他們在學生時代利用課餘時間製作很多歌曲,並在 1995 年獨立發行了第一張專輯 “Fungus Amongus” ,與主流廠牌簽約後, Incubus 至今已經發行了八張錄音室專輯,在今年四月推出第八張專輯 “8”。

其中讓樂迷感到好奇的是在專輯製作過程中,吉他手 Mike 曾在 Instagram 上傳了一張 Skrillex 跟他們一起在錄音室裡工作的照片;後來樂團也說明 Skrillex 有參與樂團的製作,起源自吉他手 Mike 的牽線。

2008 年在樂團休息的幾年間,團員都有各自的發展跟生活重心:主唱 Brandon 到藝術大學上課、出版自己的畫冊、籌備個人專輯,鼓手 Jose 當了爸爸、Mike 到哈佛音樂學院進修作曲,也跟其他音樂人展開密切合作,像是與電影配樂家 Hans Zimmer 合作蜘蛛人電影配樂,跟 Avicii 合寫 “Wake Me Up” 等歌曲…這些合作對 Mike 來說,似乎跟他在 Incubus 的角色是兩個獨立世界;但是這樣的分裂感在製作新專輯過程中,因為跟 Skrillex 的合作出現了新契機。

Nothing cool is happening right now…nothing at all. @brandonboyd @djkilmore @skrillex

A post shared by michaeleinziger (@michaeleinziger) on

Mike 在接受 MusicRadar 訪問時提到:「 Incubus 一起做音樂的方式,很難向外人解釋說明白,我們做音樂時深受彼此間的關係影響。如果說感覺就是不對,或是覺得不夠真誠,音樂就沒辦法發生;所以我們沒辦法按表操課創作,即使我們試著規劃,還是會失敗。Skrillex 參與樂團的方式也是自然而然發生的,完全不是事先計劃好的。」

▲Incubus & Skrillex。

Mike 跟 Skrillex 是好友,在 Incubus 專輯製作期後半段, Skrillex 說他很想聽聽 Incubus 的新歌;於是 Mike 就把樂團正在做的歌播給他聽;聽幾輪之後, Skrillex 問 Mike 是否能讓他到錄音室去看看,跟大家聊聊哈拉一下。

於是大家一起在錄音室聽著歌,播放到新歌 “Familiar Faces”時,Skrillex 突然開口說:「我真的很喜歡這首歌,你們會介意讓我胡搞一下這首歌嗎?」 於是他做了一些調整,Mike 說:「你可以感覺到每個人聽到都很驚豔!」那天的錄音結束後,主唱 Brandon 打給 Mike 說:「哇!那真的很威!我沒想到那首歌可以變那樣!」

合作開始起化學變化後,樂團開始跟 Skrillex 一起埋頭調整整張專輯,每個人都對歌曲的新樣貌感到非常興奮。

Mike 說:「整件事很好玩!我很開心能將樂團之外的合作對象帶到樂團裡,讓我終於能夠把一些事情連結在一起。這幾年我在 Incubus 之外以音樂人身份參與很多音樂製作,也跟不少人合作;但那像是一個分裂出來的新身份,能把 Skrillex 帶到 Incubus 專輯中,讓我感受到兩個分離的音樂世界可以整合起來,很順利也很自然發展。」

樂團裡的 Skrillex

其實 Skrillex 不是第一次跟樂團合作,在他踏入 EDM 世界前,本身就是 Screamo 樂團 “From First to Last” 的主唱,他在發行兩張專輯後,於 2007 年離團發展個人電子音樂計劃。讓樂迷驚喜的是他在今年初,重新與樂團合體推出新歌 “Make War”,並一起做了演出。


文字:Hyphen

圖片來源: courtesy of incubushq.com、Los Angeles Times

嗨!Incubus吉他手Mike Einziger器材大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