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大師秘技:葛萊美級混音師 Jimmy Douglass 的職人經驗分享

在法國 Studio La Fabrique 錄音室舉辦的 Mix With The Masters(MWTM)混音/音樂製作課程,集結頂尖製作人、混音師、錄音師傳授獨門技巧和觀念。大約在兩年前 MWTM 開始推出網路課程,讓想學習專業技巧的人們付費後在家也可以學習;另外 MWTM 也有專屬的 YouTube 頻道提供免費的公開影片,有相當多值得參考學習的內容,像是其中 Q&A 影片系列,就是讓學生及觀眾們能對這些頂尖好手提問。

今天介紹的混音師 Jimmy Douglass(曾和 Jay-Z、Justin Timberlake…等音樂人合作),在高中時就到大西洋唱片的紐約錄音室半工半讀,並在許多知名錄音師身邊學習;隨著經驗跟技巧越來越純熟,開始與 Justin Timberlake、Missy Elliot、Jay-Z 等音樂人密切合作,他幫 Justin Timberlake 跟 John Legend 混音的專輯,也為他贏得了三座葛萊美獎。

Q:在 2-Bus 軌上的處理手法

Douglass 習慣在 2-Bus 上用 Tube Equipment Corporation 製作的 SR-71 Blackbird Compressor 壓縮器 (一款複刻 Fair Child 的硬體壓縮器),接著是 Solid State Logic XLogic Signature Channel x2。基本上在這兩個組合之間調整,就是 Douglass 最常使用的 2-Bus 處理手法。

Q:常用的 Reference 歌曲是什麼?

不管是要開始做一首新歌曲的混音,或是到新環境工作必須熟悉新的監聽喇叭跟空間聲響反應時,Douglass 會拿當時正流行的音樂來播放做測試。一方面是他對那些音樂很熟悉;一方面也是跟當下市場競爭者做比對。他提到有些音樂是出自個人喜好而聽;但也會撇除個人喜好去聽其他音樂,因為他認為必須要尊重有很多人喜歡那些音樂的事實。

Q:剛成為混音師時,是否會花很多時間想要把混音帶往某個方向?是否會從其他音樂找靈感,還是就跟著正在做混音的音樂走?

Dogulass 開玩笑說:「剛開始成為混音師的時候,我很容易被目標影響—『我要透過我製作的唱片、用美好的聲音來拯救世界!!』一開始我們都是這樣想吧!?不是嗎?所以混音開始變成一件很私人的事了,有時候會達到目的、有時候不行;有時候身邊的人認同我的方式、有時候不行;這樣一來,工作時的動態張力會不斷改變。現在我的做法是,如果我真的聽到某張影響我的唱片,我會試著在做下一張唱片時,把那個影響放進去;但是普遍來說,我不會再執著於預設目標,而是讓音樂帶領我,聆聽音樂裡的內容去做混音。

關於監聽

Q:除了把 NS-10 的低音單體燒掉,要如何確認 NS-10上的低頻是正確的?(註:NS-10 是 Yamaha 製造的監聽喇叭,雖然已停產但在錄音室裡還是相當常見。)

Douglass 一聽到這個問題就大笑著回答說:「操壞 NS-10 低音單體的確是一個確認低頻的方式!另外一個確認方式就是:不管它。當我在用 NS-10混音時,我其實不太在意低頻的狀況。我通常假設低頻自己會控制得當;偶爾我的確會發現一些低頻過多的狀況,那是我在 NS-10上聽不到的。大致上來說,當我會選用 NS-10工作時,就是我沒有要處理低頻的時候。」

讀者可能會很好奇 Douglass 怎麼監聽低頻內容?Douglass 在另外一個問題裡回答了他工作時慣用的監聽喇叭,可以從中找到答案,他除了使用一對 NS-10,還會搭配一對配有 Sub Woofer 的 KRK V8,跟一對配有 Sub Woofer 的 Augspurger 主喇叭切換使用。

Q:要怎麼處理 808 型的大鼓跟貝斯?

Douglass 通常會把低頻讓給 808 大鼓,讓它在低頻領域做比較主要的角色;再把貝斯挖掉一些些低頻頻率,讓彼此不要在低頻互相干擾,但同時會在貝斯上加一點高頻,讓貝斯擔任線條輪廓的角色,讓溫暖渾厚的 808大鼓當線條裡的形狀。

在Q&A最後, Douglass 也分享了他使用類比 Console 混搭電腦環境工作的工作流程,如果想要知道更詳細的內容,他最近在 Mix With The Masters 網站上的付費課程有更詳盡內容。

 

文字:Hyphen

圖片來源:Sonnox

嗨!大師秘技:Dave Pensado 混音時必做的五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