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祭2023》海洋音樂祭超越20年,朱劍輝憶:翁嘉銘是最重要幕後推手

0
10919

「我記得2000年左右,那時候海洋音樂祭好像是學生們一定要揪團、搭火車到福隆去的一趟旅程。」在伍佰&China Blue 擔任貝斯手的朱劍輝(小朱老師),在海洋音樂祭裡是一位資深評審,每一年的夏季在海和沙灘的陪伴下行走於幕後,見證著這場大型音樂祭的起始和流變。若說必須盤點一年中的經歷,「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除了是聽眾重要的夏日回憶,絕對也是這群幕後工作者的生命標配。

「印象深刻的一場表演,就是『原來如此』!」海洋音樂祭有一次將過往海洋音樂大賞冠軍的原住民樂團圖騰、Matzka & Di Hot 及 Boxing 組成了一個超級樂團「原來如此」,舞台上有二套鼓、五把電吉他、一把木吉他、三把貝斯、十五支麥克風,創下海祭歷年來最多樂手同台上陣記錄。「原來如此」其實是朱劍輝所促成,為這些樂團安排歌單和團練:「你也知道他們平時有點鬆散,沒想到彈奏時大家都衝到最前面,可以和一群好朋友一起在大型的音樂舞台演出,熱鬧又有趣。」

演出有時候還歸功於許多不可多得的緣分,有一年團隊的翁嘉銘說希望邀請 Beyond 來演出,沒隔幾週,朱劍輝就恰巧在飛機上遇到了 Beyond 的黃貫中,黃貫中自己開口問台灣有什麼音樂節可以去,朱劍輝順勢推薦:「我告訴他:欸!去海祭好玩!一定要去。後來他真的來了,還帶了太太朱茵一起到台灣。」

「海洋獨立音樂大賞」的誕生

海洋音樂祭另一個看點正是海洋獨立音樂大賞,這裡曾有 Mango Run(安溥)、陳綺貞以及蘇打綠參與,那些年他們不是冠軍,卻在沙灘上被某些人記憶了下來。「這有時跟運動比賽一樣很看運氣,你會碰到不同強度的對手,評審的口味也決定了今年的方向。但海祭一個很好的作用就是聚集了許多的人,比賽雖有勝負,然而接續下去的生活卻不盡相同,在這裡多了一個被發現的機會。包括製作人、唱片公司等音樂產業人士,他們在比賽現場不見得是看第一名,而是從自己需要的角度去挖掘音樂。就像那幾年的陳綺貞,其實常常在不同比賽中只拿到很多第二名。」

海洋獨立音樂大賞創造出了一種朝聖心態,音樂相關從業者也會在現場仔細聽選比賽的樂團,海洋音樂祭的日程就這樣逐漸擴大,從開始時的一天表演和一天比賽,加入國際級演出後演變成三天,甚至有一年辦了五天。

音樂祭幕後功臣眾多,但朱劍輝強調一定要提到成就海洋獨立音樂大賞的資深樂評翁嘉銘:「第一屆海洋音樂祭是沒有比賽的,後來翁嘉銘找到我和伍佰,當時他想,若只是辦一場單純的表演,海洋音樂祭就缺乏一個精神。翁嘉銘為此細細寫了一份文案企劃書,又憑藉他在音樂圈的好人緣,召集了第一屆的評審,一步步推動了這件事。他就是很重要的一個推動者:沒有他,海洋獨立音樂大賞不可能發生。」

海祭:一場年輕人的夢想

朱劍輝對於這些新生代樂團的現場演唱最為好奇,因為 demo 以外的現場才最為真實,這次決選十強他最看好 Hbun河紋樂團和 Mace’pa X Lalan,他們都是以母語創作的原住民樂團:「海洋音樂祭對我來說,能夠看到這些新的東西是很有趣的。除了評選時聽 demo,還是很想要親眼看到現場。尤其海祭原住民樂團輩出,那些歌詞在他們的母語中蘊含各種意義,現在樂團在副歌編排上蠻有趣,和以往樂團會將傳統歌謠唱在副歌不太一樣。」

同時,海祭逐年變得更能容納多國語言、多種樂器風格,多元化的舞台更看見了新生代樂團的優勢和潛力。「有段時間有很多的龐克、搖滾、金屬樂團,但現在的音樂更為多元,甚至加入了爵士樂和國樂,跟過往比起來創作空間很大。新生代創作者的優勢便是得以善用各種工具,在練團室中就可以練分軌、居家也能進行宅錄,雖然錄音是遺憾的藝術,但以往做一張 demo 很麻煩,現在創作則可以做各種不同的嘗試,雖然可能出現的盲點就是就算錄了三天三夜、調整很久,但也不見得好聽,音樂能夠耐聽自然,是很重要的。」

「我覺得組團最重要的就是上台的那一刻,其他的練習都不算什麼,台上的那幾分鐘,才是最爽的!那個 moment,也是支持我一路做音樂到現在的能量,就是為了這個啊!」回顧海祭,朱劍輝說二十多年來仍然維持不變的正是那個向前闖的青春夢想:「樂團追逐在萬人舞台之上演出這件事是一直沒有變過的。組樂團正是為了有天能夠表演,這一直是樂團們能來參加的期待和動力。」而經過二十多年,現在不論是硬體,主辦單位等的實力,都越來越厲害,海洋音樂祭也逐步變得更好了,大家一起前進著。

音樂本身就是樂團的武器

以伍佰&China Blue 團長角度觀察,朱劍輝認為一個好的樂團最重要的仍然是歌曲:「一首好的創作本身還是很重要,那就是樂團的武器。」除此之外也要看樂團默契、技術、音樂品質,及台上的表現,但有時候回歸到作品本身,愈簡單的東西,愈能感覺到它最原始的創作力。而以往只能靠 demo 作為參考,朱劍輝現在在評選過程還會特地到網路上找樂團們的演出片段去了解樂團演出的真實狀態,也能比較客觀的從多元角度去給予樂團評價。

仔細思索,朱劍輝迄今最愛的仍然是首屆比賽第一名的樂團「八十八顆芭樂籽」,「我仔細想,只有一個,那就是八十八顆芭樂籽。記得那年地上充滿了沙和土,評審們蹲在地上,在後台討論良久,最後選出了他們。當年的評審還有黃韻玲和伍佰,作為評審團團長的伍佰,當下就認定芭樂籽就是冠軍。二十多年來,即使有許多樂團可能消失了,但芭樂籽依然在,主唱阿強也從龐克青年變龐克大叔,但他們還是持續演唱著。」似乎也在說音樂祭就是這些生活的匯集,是我們持續滾動的生命歷程。

海祭多年傳承下來的這場原創精神象徵,依然帶領著人們持續前進,許許多多的樂團們經歷了多場勇於嘗試的試煉和決選,終於擠進十強換一次最靠近海的演唱。於是朱劍輝最後想和樂團們說的只剩下這句:「比賽的這一刻,請好好享受!」因為我們已經隨著音樂一起走到了這裡。

海洋獨立音樂大賞決賽10強名單
Hbun河紋樂團
Mace’Pa X Lalan
Resa Club
Tickle Tickle
YILITH
行樂人The Yolo
桑尼Sonnie
烏流oo-lâu
夢岸樂團
障礙未遂

【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
地點:貢寮區福隆海水浴場
時間:112年9月15日(五)~9月17日
大舞台
9/15(五) 16:00-22:00
9/16(六) 15:00-22:30
9/17(日) 15:30-22:00
小舞台
9月15日(五)、9月16日(六)、9月17日15:00-20:00

撰文:謝菌
影像提供: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

重返青春熱血的社團時光,5月23日樂手巢雜誌 Vol.17 正式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7/

搖滾樂迷看過來!海洋音樂祭2023年度亮點大公開!